第三百零三章 价值10亿的谈判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第三百零三章价值10亿的谈判

……

“这是我们保利准备在京城举办的‘夏季公益拍卖会’的邀请函,时间是八月二号,如果王先生有时间的话,欢迎您参加!”

接过来简单看了一眼后,王铮笑道:“楼总都把邀请函送来了,我自然不会拒绝。不过区区如此一件小事,又何必劳烦楼总亲自跑一趟?一个电话,一张传真件不就行了。”

“呵呵,如今王先生可是我们保利拍卖行的白金客户,身份尊贵,我亲自跑一趟也是应该的!另外……!”话声一顿,楼南方脸上露出一丝犹豫。

“楼总有话不妨直说!”

“既然王先生如此直爽,那我就直说了!……不知王先生对白石先生的《山水十二条屏》有没有兴趣?”

王铮目光一闪,暗道一声果然后,“白石先生山水画中的巅峰之作,我当然有兴趣。不过这幅画不是在刚刚过去的春拍中被贵行给卖出去了吗?”

“王先生只怕是误会了。如今这幅齐白石先生的山水巨作仍然在我们保利的保险库里。”

“哦?”

面对神色惊讶的王铮,楼南方连忙解释道:“本来这幅画应该是作为今年保利春拍的压轴,但中间出了一些变故,所以最后撤拍了!”

“变故?”王铮心中暗暗一笑。

所谓的变故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如今中国的拍卖市场在经过前几年的爆发式增长后,如今都在走下坡路。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固然是人人追捧的顶级艺术品,再过几十年,也是板上钉钉的国宝。但十亿的估价仍然超过了全国几乎所有艺术品投资者的心里价位。所以,也没人愿意掏这么一大笔钱为它买单。

因此,保利拍卖行评估一番,用这幅画为保利准拍赚足了眼球后,很自然的就把这幅画给撤拍了。如果没有意外,这幅画会静静的躺在保利拍卖行,或者它原本主人的保险库里等待着未知的命运。但王铮的意外出现带来了改变。

在五六月份全世界的拍卖行业内,王铮这个名字犹如彗星般横空出世,近50亿的艺术品投资在全球所有艺术品投资人中独占鳌头。尤其是1.8亿美元拍下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更是成为2015年全球春拍中最亮丽的风景线。

这桩创造了单件艺术品最高成交价的交易,至今风波不绝,很自然也给保利拍卖行的掌舵人带来了更多的想法。

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估价10个亿,堪称国内艺术品拍卖有史以来的最高,但比起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1.8亿美元的天价,还差了两亿多华夏币。王铮既然舍得花1.8亿美元去购买毕加索的油画,自然也会舍得巨资竞拍齐白石的山水画。最难得的是王铮还是一个喜欢投资艺术品的中国人,天然比外国人有更大的可能为齐白石的山水画给出高价。

想到这种可能,保利拍卖行内这帮精明的商人自然心思活络起来。一旦这笔买卖成交,先不说因此给拍卖行带来的声誉,就是佣金,也必然是一笔数千万,甚至上亿的巨额收入。没有人能够拒绝这种名利双收的买卖,保利拍卖行自然也不会。

王铮没有追根究底的问楼南方所谓的变故是什么,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关心画作本身。毕竟这可是一幅顶尖的馆藏级顶尖艺术品。

“白石先生的画我自然有兴趣,尤其是这种艺术精品。不过……!”王铮面带可惜之色的轻轻摇了摇头。

“王先生有什么疑问但说无妨。”楼南方眼睛一亮,连忙道。

虽然他只是公司派来试探王铮口风的代表,但这桩拍卖一旦成了,自然也少不了他的好处。所以楼南方也格外的上心。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疑问。只是我前段时间积累的资金都在六月份各大拍卖行的春拍中花的差不多了。白石先生的《山水十二条屏》估价太高,只怕短时间内我抽不出资金来购买它!”

“这样啊!”楼南方眉头一皱,略作思索后,“如果给王先生一个月的时间,不知道王先生能够筹集多少资金?”

“一个月?”王铮目光一闪,想了想后,摇了摇头,“一个月的时间太短了,而且我不可能把公司的储备资金全部抽走。”

话声一顿,看着眉头紧皱的楼南方,“如果贵拍卖行能够宽限半年的话,这幅画我答应买下来。”

“半年?”楼南方苦笑着摇了摇头,“半年的时间太长了!”

“哦?卖家规定了交易时间?”王铮一皱眉。

“是的,卖家给了我们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三个月内无法成交,那么这幅画就要还给对方!距离签订拍卖合同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所以……!”

看着摇头的楼南方,王铮心里也颇觉棘手。经过前段时间在拍卖会上的花销后,如今他手里也没什么钱了。虽然百味居和桃源记日进斗金,猴儿酒的销售也是财源滚滚,但花钱的地方也一样不少。

一个月的时间,一两亿也就罢了,十个亿王铮根本拿不出来。

“不知道白石先生遗作的卖主是谁?”

“这个?……抱歉,王先生。我们跟卖家签有协议,不能够透露对方的身份。”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求。”王铮点了点头,随即一笑,“楼总喝茶,不然凉了可就辜负这顶级雨前龙井了。”

拿不准王铮心思的楼南方此刻那里有心思喝茶,随便应付了一下后,“王先生,如果一下子拿不出太多资金,我们可以帮您跟卖主商量一下,分期付款!”

“分期付款?”

“是的!”

楼南方点了点头。

国内富豪虽然众多,身家超过百亿华夏币的也有几百人,但愿意拿出近十亿华夏币投资一幅画的却没有几个。在连续接触了很多对艺术投资感兴趣的富豪,却接连失败后。保利拍卖行为了做成这笔交易,便想出了分期付款的招数。

当然,保利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王铮是他们做成这笔交易的最后希望。如果王铮再拒绝,估计这幅画就真的只能再退给卖主。错过这次名利双收的机会。

“不知道是怎么个分期付款法?”王铮饶有兴致道。

“成交价12亿华夏币,佣金15%,首付款百分之三十,尾款在半年内付清。尾款付清后,画作会交到王先生手里。”

楼南方说的铿锵有力,流畅无比,显然在他来之前,保利拍卖行内部就早就商量好了谈判的先决条款。

面对目光炯然的楼南方,王铮淡然一笑,“首付30%没有问题,尾款也不需要半年我就能够付清。不过,12亿的成交价太高了,15%的佣金我同样无法接受。”

他又不是傻瓜,在明显没几个人愿意接手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愿意拿出如此高价?

楼南方也知道这个价格王铮无法接受,不过做买卖本来就是讨价还价的事。一开始把条件定高点,接下来也有讨价还价的空间。

“那王先生愿意出什么样的价格?”

“白石先生的山水画历来是拍卖市场上的抢手货,所以我也不会让贵方吃亏。”微微思索一番后,“5个亿,佣金3.5%,首付百分之三十,尾款三个月付清!”

“王先生,这次我们交易的可是白石先生的《山水十二条屏》!”楼南方不禁苦笑道。

料到王铮会砍价,却不曾想他会砍的这么狠。别人都是拦腰斩,他这是斩了又斩。

“要不是白石先生的《山水十二条屏》,我才不会出这么高的价格!……楼总,白石先生的精品画作虽然难得,但现在可不是三年前了。如今的拍卖市场是什么行情,相信你比我更清楚。”

楼南方点了点头,“王先生,虽然现在拍卖行业不景气,不过白石先生的精品可是有数的,错过了这次,以后您再想买下这套《山水十二条屏》的机会可就微乎其微了!另外,我们可是跟卖方签有保底条款,价格太低,就算我们同意,卖家就未必同意了。”

“正因为如此,我们双方才要彼此拿出点诚意来!”王铮微笑道。

“这当然!”点了点头,楼南方考虑半响后,“成交价11亿华夏币,佣金12%,首付款百分之三十,尾款在半年内付清……。”

“这不可能!”

王铮毫不迟疑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成交价超过6个亿,佣金超过5%,我无法接受。”

“成交价低于11亿,佣金低于10%,我方同样无法接受。”

涉及数亿的巨额交易,没退一步对双方都是一笔常人无法想像的巨款,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就成了王铮和楼南方锱铢必较的战场。

不过,如此巨额的交易显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定下来的。但一个下午的争执也不是没有丝毫成果。就成交价而言,已经被双方限定在了7亿~10亿之间,佣金也下降到了10%以下,谈判空间相比开始已经缩减了近一半,但同样,双方退步的空间也在缩小。最开始,下降或者添加一个亿能够被接受,现在一千万也成了相互争夺的战场。到后面,就算是几百万,也要争夺。大家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锱铢必较是理所当然。

不过,王铮实在头疼这种‘扣牙缝’似的商业谈判。眼看时间已经到了傍晚7点钟,他果断的停下了跟楼南方的争执,“楼总,我看一时半会我们也没办法达成一致。不如今天就到这里吧,剩下的谈判明天再说如何?”

楼南方知道想要在今天把合同谈成困难的很,而且来之前,他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所以,在王铮说完后,他也没反驳。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搅王先生了……!”点了点头后,楼南方站了起来。

“楼总客气了。”王铮看了看时间,“恰好现在是吃晚餐的时间,如果楼总晚上没有安排的话,不如我做东请楼总吃顿晚餐,尽一下地主之仪!”

“王总一说我还真有些饿了。”

“呵呵,楼总请!”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笑着,两人一起出了别墅,直奔距离最近的‘百味居’分店。

王铮的肥水可是从来不流外人田的!不过,在王铮和楼南方刚在百味居曲江分店的包间里坐下的时候,却意外接到了沈冰来的电话。东人说很抱歉,最近一直没来得及更新。不过,各位也不必担心烂尾。除了不可抗拒因素之外,东人还没有烂尾过。桃源山庄一样也不会。只是这段时间家里的私事耽搁,更新一直断断续续。我会尽量调整,争取早点把更新恢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