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意识的转变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金石冲知道田野既然肯当着他的面跟王艾说这些话,就代表着田野已经真的想要跟王艾挑明这件事了,这也同时说明了田野已经真正的从原来的那个有点自卑的胖子要走出来。金石冲一面听着田野的话心里也真的为田野感到十分的欣慰,另一方面也仔细观察着王艾脸上的表情,他知道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的话,王艾绝对是听到田野的名字才有那么一点表情上微弱的变化。

但是令金石冲十分无奈的是尽管田野说的这么深沉富有感情,但是王艾的表情却没有了像刚才那种肉眼可以观察到的表情变化。难道真的是金石冲刚才看错了吗,或者只是金石冲的错觉,就连金石冲现在也开始怀疑这一点了。但是他仍旧愿意去相信王艾刚才的面部变化是真实存在的,他甚至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这种信心,但是他就是知道王艾肯定不会就这么简单的被击倒,这一点都不符合王艾的性格。

“王艾,你要是有种你就赶紧醒过来,咱们当着小雪的面聊聊这件事,好吗,让她告诉你她究竟对你和教练做了些什么,其实之前是你误会她了,你想知道当时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吗?那你就醒过来啊!!!”田野说了那么多见王艾并没有什么反应,心一横就想到了林雪瑜之前曾经跟他说过的一些话,虽然林雪瑜并没有跟田野细说,但是田野也不傻,从各个途径打听了许多关于王艾和林雪瑜当时分手的情况,要不然田野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跟林雪瑜好上,完全不管王艾的感受。

就在田野也准备放弃的时候,金石冲再次看到了王艾脸上的表情变化,好像是皱了一下眉毛。金石冲兴奋的大喊道:“他眉毛动了动,我看到了,他并没有完全的失去意识,我可以肯定!!!”田野虽然没有仔细注意王艾的脸,但是从金石冲的反应来看他说的是对的,王艾的意识还是可以跟外界沟通的。

俩人激动地差点抱在一块,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田野心里还是十分的看重王艾这个兄弟的,但是他刚才说的那些也是他的心里话,他再也不想接着成为那个整天躲避在王艾背后的人了,一直到现在他才想明白其实王艾跟他爸爸又有什么区别呢,这个想法刚开始在他脑海里出现的时候他也是使劲拍了自己脑袋一下以为他自己傻掉了,自己让王艾占便宜。但是他随后仔细一想其实这么想并没有什么错,他一直以来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家里的真实情况无非就是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是凭借着他家里的势力,但是跟王艾在一起也是王艾一直在保护他,只是换了一个保护人而已,他一直没有办法面对的是他的内心,他最真实的内心。一直以来田野都没有办法完完全全的接受他自己,包括他的身份,他的面容身材。他的面容身材让他十分的自卑,甚至有时候会想他这种人就算说出去他家里的真实情况,也只会反而给家里丢脸罢了。

直到田野跟林雪瑜在一起之后,他才发现他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因为林雪瑜曾经跟他说过,一个人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她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会喜欢上王艾。然后田野问林雪瑜:“那你现在还喜欢小艾吗?”田野满心期待着林雪瑜说不会,但是林雪瑜只是笑了笑看了眼田野没有说话,这无疑深深的伤害到了田野的心,田野知道林雪瑜是什么意思。所以那一刻起田野就下定决心要重新做自己,他要让林雪瑜看到他田野也是顶天立地的一个男人。

“胖子,你接着再说,我去跟医生说一下这个情况,看他们有没有什么药物可以辅助一下治疗之类的。”金石冲说着就出了门,没有等田野回答他。

田野看金石冲走出了门,走到门口把门锁上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锁上门,或许他只是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吧。让后田野走到王艾面前,摸了摸王艾的脸,心想:这张脸仔细看还真的是越看越觉得好看,怪不得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呢。要是我从小就跟你一样长成这模样,学习还好的话,我可能会比你更加厉害吧现在,你说呢?

“小艾,我必须要跟你说实话,我承认刚开始甚至到现在我心里还是有一种声音在告诉我要是你永远都醒不过来对我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呢,我知道我这么想很无耻,但是就像你曾经跟我说的那样,你一向最喜欢我的就是我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绕弯子,不是吗??那我现在跟你这么说的话,你还会喜欢这样的我吗?”田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非常狠辣的眼光,盯着一动不动的王艾说道。

王艾这个时候仍旧是在无尽黑暗中漂流着,只不过他能感觉到有一种力量在靠近他,越来越近,这种力量对他很是熟悉,熟悉中透露着一种亲近感,让王艾感觉到十分的舒服,舒服到可以让他几乎忘却他现在正处在无尽黑暗的漂流中。其实无尽黑暗之所以非常恐怖除了身体上可以感受到的那种疼痛感,更多的是那种孤独感,孤独到怀疑一个个人存在的真实性。

但是有了这种熟悉的力量从远处不断的传过来,王艾的身体竟然逐渐开始变得暖和了起来,王艾第一次可以在无尽黑暗中感觉到他手部传来的反馈,他有点模糊的感觉到了他的手可以微弱的张开了,手指传来的感觉让王艾十分欣喜,他急忙想睁开双眼,看一下这个所谓的无尽黑暗究竟是什么模样,因为一直以来王艾都只是像只有意识一样,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控制自己的双眼,但是这一刻王艾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同,他知道这种改变跟来自远方那个不断靠近的力量分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