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白三十八章新门派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女孩跟在张燕冲的身后,从侧面看到了张燕冲此时那有些阴沉的脸色。

“怎么啦?难道我穿这身衣服难看到让你这么难受?”女孩问道。

张燕冲勉强笑道:“不管你的事,你穿上它很漂亮。”张燕冲说此话时,心中却想起了范莹莹身着此衣时的样子,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将这些深深埋藏,但是却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触动就会使这记忆=轻松的占据自己的脑海。

因此张燕冲此时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之中,但是这时候的张燕冲似乎已经和以往不同了,那时候他孤身一人,但是此时他的身边却多出一个热情的过分的女孩。

女孩忽然挽住张燕冲的胳膊,说道:“不是因为我,那我想想,嗯,你一定是因为没钱吃饭才不开心的,走,我去还你一顿饭去。”

张燕冲扭头看见女孩那张可爱而洋溢着笑容的脸,忽然感觉似乎真的有一丝的阳光照到了心里,那令人难过的阴暗似乎也因此而被驱赶一空。

张燕冲忍不住笑了,他虽然不知女孩究竟有着怎样的目的要接近自己,但是张燕冲已经打算放弃心中的那份警惕,而肆意享受这难得的温暖。

女孩显然很熟悉本地,在这错综复杂的没有规则街道的青木城中,只是片刻便找到了一处宽敞的酒店,女孩和张燕冲坐到了一个角落,女孩点上了一大桌的菜肴。

张燕冲原本食欲不错的,但是当他只是吃了一点点时,他便再也吃不下去了,因为女孩现在又展现出了她那无人能比的食欲。

因此张燕冲虽然是来接受别人还一顿饭的,但是,最后依旧是看着女孩一个人将一桌饭消灭了个干净。

女孩有些歉意的看着张燕冲,道:“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这是从小就有的怪毛病,我食量总是这么大。”

张燕冲笑道:“没关系的,不过你的吃相还真有些像小猪呢。”

女孩的歉意变为怒意,道:“你才是小猪呢!”

张燕冲看着女孩,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莫非这是新的爱慕之情?张燕冲不由的想到。

这个想法使得张燕冲有些恐慌,他在前不久还在谴责爱情的脆弱,而此时,他自己的心竟然也动摇了。

张燕冲忽然有些理解范莹莹的做法了,当一个孤独的人遇到了另一个关心自己的人时,总是难免使得情感的大坝被冲毁的,就像范莹莹明知对方是劫持走她的人,却依旧和那人在一起了,那一定是因为朱英在范莹莹最脆弱时给了她最需要的关心,就像是现在张燕冲明知女孩是怀有其他目的来接近自己的,但是依旧难以抑制心中那异样感觉的滋生。

忽然女孩推了一下张燕冲,张燕冲才从那思绪中醒转,接着看到女孩冲着门口怒了努嘴,张燕冲看去,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冤家路窄,张燕冲此时不得不深信这句话,早上刚刚遭遇的那名青年此时正和一名相貌平和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张燕冲见到中年人不由的脸色一变,暗道,“筑基修士!”

中年男子已经看到了张燕冲这里,因为女孩已经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向了中年人。

女孩来到中年人的跟前,怯怯的道:“师父......”

中年人道对女孩点点头,然后来到张燕冲的面前,说道:“道友想必就是劣徒所说的那个来历不明的修士吧。”

张燕冲道:“不是。”

中年人没想到张燕冲竟然会否认,因此一时表情有些奇怪,张燕冲忽然笑着说道:“不过若是说一个大有来历的人的话,那在下倒是勉强符合要求的。”

女孩在一边听见此话,忍不住笑了一声,不过在他的那个师兄和中年人的不满的目光下,女孩只好忍住笑意,中年人因为张燕冲的此话,脸色变得有些不悦,说道:“是你就不错了,那你就有必要知道,我青木门虽然比不上道儒佛三家,但是好歹也是修真界大有名气的门派,而你在大庭广众之下竟无视我青木门的威严,欺辱我门下弟子,那么道友总应该对我师门有个交代吧。”

张燕冲看向一旁的青年,青年立刻挪开了目光,根本不敢跟张燕冲对视的样子,张燕冲此时才明白原来这人来此是专门仗着师父来兴师问罪的,而且早上的事情一定被青年添油加醋的将错误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好在张燕冲根本就没打算做出软弱的姿态,于是张燕冲懒洋洋的说道:“呵呵,什么青木红花的,我只听说过道儒佛三家呢。”

中年人平和的脸也有些发青了,他说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向我的徒儿道歉,要么,你就别想完整的走出青木城!”

说完,中年人竟然直接拂袖而去,青年立刻跟着离去,好像深怕落单后被张燕冲给吃了一样,而那女孩则是一脸歉意的看了看张燕冲,便也随着两人离去了。

只是女孩离去时,她的身后无声的飘落了一张轻飘飘的纸片。

张燕冲待他们走后才走过去捡起纸片,纸片是一张奇特的符篆,张燕冲惊奇的发现了这一点,很快张燕冲便知道了这符篆的用处,张燕冲看了看四周有些怜悯的看着自己的人,心中万分奇怪,他不知那所谓的青木门究竟有怎样的势力,但是张燕冲更在意的是,此时他若离开,会不会有人问他结账,因为女孩虽然说是来请自己吃饭,但是她走时却根本没有来得及付账。

身无分文的张燕冲只好逃单了,而且张燕冲真的成功了,他走出酒馆时,竟然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只是那些围观者看向自己的目光,仿佛在看死人一般,这使得张燕冲多少有些不爽的。

张燕冲回到自己的木屋中,看向对面时,却没有见到女孩的身影出现,张燕冲猜想或许女孩已经离开了那里吧。

接着张燕冲拿出那道符,这道符竟然是罕见的传音符,张燕冲曾在那本游记中见到过这种符的描写,因此此时才能认出来,并且知道此符的用法。

于是张燕冲默默催动法力,忽然符一下爆裂开来,化作一朵红火,红火的温度温和,并且从火苗中传出了女孩那清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