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香艳一幕(上)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江南是我的保镖,自然就是我家的!”

    周崽崽小嘴一撇,振振有词的解释,冷冷的白了眼薛慕青,道,“倒是你薛慕青,竟然饥渴到了这种程度,竟然要泡一个保镖,这些年眼睛近视的度数是越来越高了。”

    周崽崽身边的几个女孩顿时掩嘴娇笑,她们这种闲的蛋疼的二世祖最喜欢看热闹了,而这种并无坏心的斗嘴无意就是最热闹的。

    她们这些人涉及的圈子都太小,自然不知道薛慕青的身份。

    恐怕在场的也就周崽崽和付珺瑶两女知道薛慕青的身份,就连举办这次patty的宋子昱都不太清楚,只知道薛慕青的身份和背景隐隐约约和周崽崽是一个级别的。

    “我懒得和你斗嘴,江南在哪?”

    薛慕青很是理智的选择了避开这个话题,跟这个口无遮拦的疯丫头斗嘴绝对是自找苦吃。

    “我们是一起来的,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呀,宋子昱他们那是要干什么?”

    周崽崽话刚说完,有个留着丸子头的可爱女生忽然发现风风火火离开的宋子昱一行人,捂着嘴巴惊呼。

    “那个方向是女厕?他们不会……”

    围在这里的众人全部循声扭头张望。

    周崽崽正好也目睹了这一幕,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嘴巴突然大张,鸣笛般的尖利叫声从舌尖炸响,就跟海豚音似得。

    接着,推开人群,兴奋不已的追了上去。

    “怎么回事?”薛慕青赶紧快步跟上周崽崽。

    “江南和珺瑶姐在女厕,宋子昱想要追珺瑶姐,肯定是知道他们在女厕,所以才赶过去的。”

    兴奋二字已经充斥了周崽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也不在隐瞒。

    她今晚参加这场patty就是想看看江南挫挫宋子昱的威风,宋子昱带这么多人风风火火的去女厕相比就是找江南麻烦。

    两人因为因为自己信口胡捏的东西就要打起来了,这等精彩好戏她怎能错过。

    “江南和付珺瑶在女厕干嘛?”

    付珺瑶眼珠子一转,一脸的不解。

    “我怎么知道,反正江南不让我去打搅他们,否则就打电话让童啸和李跃把我带回去,不让我参加这场patty。”

    周崽崽小嘴一嘟,脸上写满了可怜。

    周崽崽和薛慕青这等激烈的反应让其余女孩微微愣神,短暂的沉寂后,立刻议论起来。

    八卦的天性让她们让她们的大脑都变得灵活起来,犹豫再三后全都轰隆隆的跟了上来。

    而宋子昱一行人此刻已经来到了女厕门前。

    看着站在门前宋子昱,一旁的林岳等人紧握拳头,将其放在胸口,压低声音为宋子昱打着气:“宋老大,加油,推开这扇门就是你的春天!”

    宋子昱到了门前反倒有点怂了,无奈搓手:“这不是我的风格呀……”

    或许早就想到宋子昱会到门前就怂,林岳一个大跨步就来到他的身后。

    话还没说完,林岳就已然伸手猛力将其推了上去。

    咣铛!

    女厕门被跌跌撞撞的宋子昱给撞开…………

    十几分钟前的女厕内!

    付珺瑶俏脸寒霜的盯着上了游艇后就把自己拉到女厕的江南,挺翘的胸口不住起伏。

    或许是因为衣服的关系吧,竟然还带着阵阵明显波纹。

    就像突然看到带着面纱、眼睛很漂亮的女孩,给人一种想要将其面纱掀开的魅惑。

    江南仿若未见,赶紧查看了一下厕所内有没有人,确定只有自己两人后,这才长长松口气。

    刚才拉着付珺瑶直截了当的闯进来,江南还一阵担心女厕里面有人呢。

    女孩单独去女厕,很正常;男孩单独去女厕,会被当做偷窥狂。

    倘若应变能力强的话,可以咬咬嘴唇、做出个暧昧动作,说自己喜欢男人来,最后快速退出来缓解尴尬

    可这一男一女突然闯进厕所,这可就令人遐想非非了。

    “我只是像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你拉着我来女厕干嘛?”

    这句话,付珺瑶几乎是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

    自始自终她的左手都放在兜里,里面是一瓶防狼喷雾。

    经过这段时间一而再、再而三的受惊吓,她偷偷的给自己准备了一瓶防狼喷雾,每天都随身带着。

    刚才她告诉江南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江南就强行拉着她进入女厕,他还以为江南想做什么呢,所以时刻准备着,只要江南敢乱来,喷死丫的!

    “现在整艘游艇的人都在玩、都在闹,也就厕所最安静了。”

    江南脸不红、心不跳的给出合理解释。

    “就没有其他地方了?”

    “有!游艇最底层的仓库,不过里面很暗、也没灯,搞不好还有老鼠,你敢去吗?”

    “你……”

    付珺瑶快要疯了,真的快要疯了!

    要不是大脑还残存些理智,自幼受到良好贵族教育的她现在说不定会扑上来,将江南活活咬死。

    整艘游艇竟然找不到第三个安静的地方,付珺瑶一度觉得这是江南骗自己的,就是想把自己拉在这个令人遐想非非的厕所里。

    “你……出去吧!”

    付珺瑶知道江南嘴巴的厉害,也不想多说什么,想了半天憋出这三个字,伸手一指厕门。

    “出去?为什么?”

    “这里是女厕!”

    “我也不喜欢热闹,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躲躲。”

    江南说的是实话,面对外面那群趾高气昂、牛皮哄哄的二世祖,江南实在和他们找不到半个字的话题。

    “那你去最底层的库房!”

    “我怕黑!”

    “你……”

    杀人都不怕,还怕黑?付珺瑶气的直翻白眼,“那你去男厕吧。”

    “男厕太脏了,尤其是那味道,堪比化学武器,这也是我刚才没把你拉到男厕的原因。”

    娇俏一晃,怒火攻心的付珺瑶差点瘫软下去,好歹是扶住了身边墙壁,气呼呼的瞪着江南:“你……你就是打算赖着不出去是吧?”

    “我觉得这地方挺好的呀,不仅安静,而且没怪味,最关键的是饿了、有水;想方便、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