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莫名的情愫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张妍心最先从飞机上冲下来,也是率先跑到江南身前的。

    在江南还没有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张妍心已经一把将他抱住。

    可能死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把,所以抱得很紧。

    江南眨眨眼睛,一脸茫然。

    大脑陷入短暂空白,不知道是该推开张妍心,还是让她就这样抱着。

    还有,熊峥嵘不是说所有学员不是都离开了嘛,那他们三个是怎么回事?

    冲着黄泉和大愚挑挑眉毛,又伸手指了指紧抱着自己的张妍心,似在询问你们三个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江南一脸不解、茫然的表情,一向冷言寡语的黄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咧嘴道:“这场野外生存游戏刚开始不到二十四小时,第一名学员就向营地求救了。

    游戏刚开始的第一天,天气就突然变冷,当晚还下了一场大雪,很多学员刚刚进入到野外,还没找得到避寒避雪的地方,所以很多学员都在那场大雪中想营地求救了,这场游戏从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长。

    我是十天前想营地求救的,本以为是最后一个,没成想你竟然坚持到了现在,整整二十八天!

    看这样子,如果不是熊教官主动联系你,你还能继续在这里生存下去。”

    “so?”

    江南张了张嘴,摊了摊手。

    这些熊峥嵘刚才在对讲机里都告诉自己了,黄泉只不过更详细讲解了下罢了。

    “so……因为你一直没有发求救信号,再加上你的定位仪偶尔在训练营的仪器上消失,我们都以为你发生了意外,然后我们三个就留在营地里和其他人一同展开搜救了。

    搜救是在我发出求救信号的第三天清晨展开的,我们在大-兴安岭整整找了你五天五夜,可却毫无发现,甚至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花指导员推测你是不是被林子里的野兽给吃了,身上的定位仪也被野兽叼了去,所以定位仪才会若隐若现,可老韩和熊教官说就算被野兽吃了,也应该留下尸骸,所以搜救一直在进行。

    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战区的几个首长知道了,从昨天开始就一直给熊教官打电话,把熊教官训斥的呀,真成一头憋屈的狗熊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江南听得膛目结舌。

    难怪熊峥嵘刚才在对讲机中那么急迫,还一个劲的骂娘,原来上面都开始调查这件事了。

    可自己只是一个大头兵呀,上面的几个大佬未免也太关心了吧。

    要知道炼魔计划进行到今天,有不少学员是在训练中挂掉的,上面都没有这么劳师动众的调查。

    “那啥,让你们担心了,抱歉哈!”

    江南满是无奈,满嘴苦涩,扫了眼黄泉和大愚,又垂下目光,看眼仍抱着自己的张妍心,充满歉意的道。

    张妍心扔紧紧抱着江南,脸蛋趴在他的肩头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些天……你到底去了哪里了……”

    “你是在担心我?”

    虽然看不到张妍心此时脸上的表情,但江南可以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并能感受到她那微微颤抖的身子。

    突然之间,江南心头涌动出一抹异样的感觉!

    张妍心是那种冷冰冰的性格,总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可谁让人家是目前这些学员中枪法最高超的狙击手,还是个女狙击手,确实有高傲的资本。

    平日里张妍心都很少和其他成员谈话交流,说话最多的恐怕也就是江南了。

    最重要的是,经过之前两人同居同床的那些事,两人之间无形之中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虽然张妍心不想承认,江南也懒得去搭理,可这种莫名感情确确实实在两人之间存在着。

    记得当初两人在龙焱训练营集训结束后的生存游戏中吻了一下,那个吻有点仓促,有点短暂,有点猝不及防,但确确实实的存在。

    或许从吻上的那一刻,那种感情就悄然出现了!

    只是江南并没有怎么在意,因为从小混迹社会的他都不知道和多少女孩滚过床单了,亲个嘴自然没什么,也不会太放在心里,可那份情愫在无形里已然埋在了张妍心的心里。

    只是冰冷的性格让她不善言辞和表达罢了,这次集训的同居同床让两人的那种情愫得到了一次升华!

    “谁担心你呀,臭美!”

    张妍心的头仍埋在江南的肩头,别人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不过说出来的这句话,多少有点撒娇的意思。

    “行了,现在可不是你们谈情说爱的时候,江南,说说你是怎么在野外生存了二十八天吧?”

    黄泉扫了眼江南,随后将目光放到远处,并不太想看两人的拥抱。

    反倒是大愚从下飞机后,就兴致勃勃的打量着两人。

    他们不会将两人的事情告知教官,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更何况训练营只负责对学员进行特训,并没有特别规定学员之间不能谈恋爱,教官在这方面放得很开,不会刻意去插手学员的私生活。

    虽然两人还没发生什么,但现在多少已经有点苗头了!

    张妍心本来没有什么,可黄泉这么一说,就有点不好意思继续趴在江南肩膀上了。

    快速地松开江南,利落的退让到一旁,与此同时,将头扭向别处,让江南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江南深深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转回头黄泉和大愚身上,想了想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是我比较幸运吧,在离开营地的当天我就找到了一个山洞,不仅避寒还避过了几场大雪。

    之后还找到了一个湖泊,平日里就是靠捕鱼来生存!”

    江南简单说了下自己这段时间的生活,不留痕迹的将海东青给忽略。“捕鱼?”

    “没错!偶尔狩猎,碰到什么就打什么,有时候会猎到野鸡,有时候会猎到狍子、野兔什么的。”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江南确实也狩过猎,因为有了海东青这个帮手,海东青恢复的七七八八,差不多可以协同狩猎了。

    “那你真是太幸运了,走吧回营地,熊教官可是想让你根据这段时间的生存写一篇报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