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面包与爱情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你懂什么呀,婆婆都只是次要的,关键是我对那个秦克楠真的没有感觉。”

    薛慕青满脸愁容,将一个饺子放在嘴里。

    似乎想借助吃饺子来发泄心中的浓浓不满,化悲愤为吃的力量。

    “没感觉?你还见过他?”

    “你这不是废话嘛,虽然他常年待在部队,但我们还是见过几次面的,太死板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们有钱人的想法和我们穷人的想法永远都是相反的呀。”

    江南无奈的叹口气,继续道,“你们有钱人富得流油、吃喝不愁,自然追求的逼格就高了,在婚姻上宁愿撞死在爱情上,也无怨无悔;而我们穷人就简单多了,要么凑活过吧,要么一方有钱就成。

    向钱看,这是现如今大众发展的趋势呀,懂不懂?”

    “爱情和面包,选择爱情有错吗?”

    薛慕青质问,紧盯着江南的眼睛。

    “选择爱情没错,可如果没有面包,所谓的爱情又能坚持多久?”

    江南淡淡一笑,看着貌似比自己还要大的薛慕青,道,“你又不是小孩子了,童话故事里王子与公主的那种爱情看看也就得了。

    还有电视剧里、电影里和里描写的那些**丝与富家女相爱,到最后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这些只能算是人们对那种生活的一种憧憬、一种向往,说难听点就是意淫!

    就是为了骗骗观众的眼泪,增加点击率与知名度罢了,千万别当真。回首看看现实中的那些**丝与富家女,有几个是因为爱情可以一直白头到老的,就算有,也只是个别例外。

    反观那些整天秀恩爱的,或是明星,或是名人,或是默默无闻的,就算其中一个长得再挫、再丑、再不堪入目,可他们特么的还是走到一起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有很大的物质基础呀。

    即便如此,那些出轨的明星还是一抓一大把,周一见这几年甚至可以成为天天见。”

    江南苦口婆心的为薛慕青这个即将嫁人的刁蛮女将着大道理。

    所谓选择爱情还是面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份观点罢了。

    但总的来说,只能分为两类,年轻人首当其选必是爱情,然后坦言将来一起奋斗、努力。

    而那些见过太多太多、有了一定阅历的必定选择后者呀。

    一个憧憬爱情、相信爱情,一个看透看清、甘愿面包。

    当然了,两者皆得是最好的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薛慕青,江南叹了口气继续道:“更何况你生长在这种家庭,我记得我曾周崽崽那丫头片子说过一句话,正好也可以用到你的身上。”

    “什么话?”

    “生在富贵家,平凡就是罪!”

    江南指指薛慕青,解释道,“你们小时候还好,无忧无虑,可长大了就必须承担一部分责任,这部分责任来自于背后的家族,为了家族,有时候必须要选择牺牲自己呀。

    小时候,家族给予了你衣食无忧的生活,这种生活普通孩子恐怕奋斗一辈子都无法得到,长大后,你也必须为了家族放弃做出牺牲,而这份牺牲正是你们所向往的普通孩子长大后的那份生活、那份爱情、那份自由。”

    “这些话老爹给我说过!”

    “有舍有得、有得有舍,老天爷是公平的。”

    “你会选择什么?”

    薛慕青突然认真的看着江南。

    前所未有的认真,只是埋头大吃的江南根本没有在意。

    “当然是爱情喽,这年头谁人不想拥有一份美好的爱情,或是惊天动地,或是细水长流,或是世人皆知,或是彼此享受。”

    说完这句话,江南突然想到了付珺瑶。

    貌似严格来说,自己目前也是也是个**丝,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女,将来的发展……有点儿不太光明呀。

    “所以呀,我老爹给我说的那些话我都没听进去,还从家里搬了出来,过年回去的时候怕听到他的长篇大论,一整天都会憋在自己房间里。”

    “你老爹内心深处更多的是一份愧疚,对秦克楠父亲的愧疚。

    人家当初替他挡了一颗子弹,说好的将来会把女儿嫁给他儿子,可到最后秦克楠父亲都归西了,都没能看到儿子迎娶媳妇呀。”

    “他不能把他的愧疚强加到我身上,更不能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决定我将来该要嫁给谁!”

    薛慕青有点儿气愤,这个话题绝对是她脾气点燃的导火线。

    江南耸耸肩,不再多说什么。

    吃得差不多了,江南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周崽崽她们都不知道你娃娃亲的事情?”

    “不知道啊,圈子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包括我最好的闺蜜!我们两家也没有刻意的对外瞎传,所以知道的人只有我们两家,还有就是和我们两家关系较好的一些人和家族。”

    “难怪!”

    江南点点头。

    以周崽崽那个丫头片子大嘴巴的程度,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恨不得告诉别人呢,江南一直奇怪周崽崽为什么没有跟自己说起薛慕青订婚的事情,现在全都明了了。

    “好了,吃饱喝足了,我也该走了!”

    江南擦了擦嘴,缓缓起身。

    “你要走了?”

    薛慕青赶紧跟着起来,有点慌乱。

    “对呀,我刚才不都告诉你这次来沪都是做任务的嘛,到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呢。谢谢你昨晚出手救了我,还有给我提供了休息的住所,谢谢。”

    “都是朋友嘛!”

    “我们是朋友?”

    “不是吗?”

    “好吧!”

    江南深深看了眼薛慕青,开口道,“既然我们是朋友,那我现在告诉你哈,关于你娃娃亲的这件事,我感到很无奈。

    但将来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或是选择屈服、和那个秦克楠结婚;或是选择任性、继续相信爱情,我都支持你,我都站在你这边。

    以后有什么困难,我随叫随到,尽我所能,为你帮忙。”

    “真的?”

    薛慕青有点儿惊喜若狂。

    “当然!”

    江南很认真的点点头,披上大衣,就要离开。

    薛慕青眼珠子一转,急忙走到门前,双臂一张,拦住江南去路,嘻嘻一笑:“既然咱们是这么好的朋友,那你这次要做什么任务不妨告诉我呗,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