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兄弟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原来的零号站在原地,在犹豫。

    江南却有些迫不及待,掀开门帘,还冲着对方挥挥手。

    微笑着笑道:“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至于你的这条右臂,要不要没有关系。

    半年时间,我可以让你恢复到巅峰,甚至不用半年,就可以比现在更强。

    这个青狮会会长为了钱、直接贩卖你,这是他的损失。

    改日恢复巅峰,我带你杀回来,你给我狠狠的扇他那张逼脸。”

    反正牛逼已经吹出去了一个,江南也不差这一个。

    这番话说出来,原来零号早已堆积在眼眶前的泪水就止不住了。

    两行浊泪夺眶而出,就像是决堤的洪水。

    原来零号定定的凝视着江南所在的包厢,终于动容。

    再不动容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因为青狮会会长明显都有些动怒。

    在自己的地盘,被别人这么羞辱,能不气嘛。

    如果不是忌惮对方是不是和老鬼医有这某种关系,他真的会下令将其轰出去。

    而且,人家目前还是买主。

    最关键的是,在空白支票上还没有签字呢。

    迈出双脚,一步一步的走上高台。

    台阶只有几十步,他走过无数次。

    最快的一次,几秒钟就走完了。

    可这一刻,却格外缓慢。

    像是千里之遥,看不到尽头。

    一步步向前,一步步略显沉重,一步步的离开生活了两年之久的塔木黑拳赛场。

    这里是他噩梦的深渊,今天终于要离开了。

    如果说江南之前说的话只能温暖他的心窝,那刚才所说的就是一团烈火。

    直接席卷了他的全身,驱散着他周身的所有恐惧。

    最明显的就是刚才一次次喊价声音,是那么的坚定。

    对方只要一喊,就紧紧跟上,一秒钟也不拉下。

    那一声声的坚定、果断喊价,已经印刻在了脑海。

    那些声音,注定是要铭刻终生的。

    原来零号刚走到包厢里,江南就注视到了对方的眼神里有些激动,也有些忐忑。

    宽慰道:“不要害怕,不要紧张,不要客气,随便坐。

    我叫江南,你也不用称呼我什么老板那些。

    客气的话,可以唤一声南哥。”

    “南……南哥……”

    原来零号的声音很轻,还是有些紧张。

    不过,看到江南那明朗的笑容。

    心头微微一暖,多多少少还是缓解了一些。

    “帅哥,咋们现在砸求办?”

    神精兵在空白支票上签字后,看向江南。

    江南刚才的那些小伎俩,顶多逞能一时,不能永久奏效。

    一旦那个包厢里的皇甫素衣反应过来,肯定不肯善罢甘休。

    要死对方追上来,免不了一番恶战。

    对方现在可是彼尔姆家族的人,招惹不得。

    而且,还不清楚对方身边有多少人呢。

    “走一步看一步!”

    “帅哥,恁说滴真轻巧,不是额有意打击恁,恁考虑过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吗?

    为了这个孩子,咋们不仅得罪了彼尔姆家族,还得罪了老鬼医。

    就在刚才恁滴那番吹牛逼后,肯定也得罪了青狮会。

    恁今晚刚来到这里,就惹了这么多滴仇家,还混不混了呀?”

    神精兵现在叨叨不休,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掏了将近一千万,心头在滴血的缘故造成的。

    “反正人已经拍卖来了,总不能退回去吧。

    而且……你绝对青狮会会长塔木会给你退钱嘛?”

    江南无所谓的看着神精兵,耍起了无赖。

    “造孽啊,这一趟额真是不应该来呀。”

    神精兵欲哭无泪,心头拔凉。

    “那个……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原来零号听明白了,所以鼓起勇气柔弱的说道。

    见三人扭头来看他,又变得有些紧张,赶紧惶恐的垂下头。

    这副模样,让江南有些无语。

    也不知道是一时的,还是永久的。

    要是永久的,自己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帮助他恢复巅峰呀。

    或许,只是长达两年遭受折磨带来的后遗症。

    “没事,我一身滚刀肉,啥也不怕。

    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个毛线。”

    江南拉着原来零号坐在旁边,尽可能的安慰着对方。

    这货现在心情很不稳定,最好是安慰,而不是责怪。

    “说的真是轻巧啊。”

    神精兵撇嘴嘟囔。

    最后扫了眼签好字的支票,一阵不舍。

    冲着外面招招手,一个青狮会的小弟很识趣的赶来。

    神精兵也不出去,直接将支票给递了出去。

    在递出去之前,还在支票上亲了一口。

    有点儿恶心,让江南和李浩强一阵起鸡皮疙瘩。

    可能是因为今晚的拳赛太快就结束的缘故吧,又或者是塔木赚了将近千万,心情大好。

    最后,又举行了几场拳赛。

    江南也不客气,时不时问问原来零号上场的是什么人。

    或者为其递过去水果,或者清茶。

    总之,尽可能的让其在短时间内恢复自信。

    举动太体贴、太绅士了。

    让原来零号感到阵阵温暖,多次感动。

    神精兵一直翻着白眼,觉得说不出的别扭,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自己钱花了,到最后什么也没有落下。

    反倒是这个江南,得到了个大活人。

    自己娶媳妇的钱就换了这么一个断臂孩子,亏本了呀!

    “帅哥,恁平时也不这样呀,能不能别装了。”

    神精兵实在受不住了,提醒了一句。

    “我平时就是这样啊,只是你没心没肺,感受不到。

    而且,人家刚才经历了那么多的起落,心情肯定不好,我对人家好点不行嘛?

    人家不仅心情不好,身体也受伤了。

    你一个劲的翻白眼是什么意思,那么冷漠干啥?

    这是咱们的兄弟,在人家遭受这些之后,咱们要安慰,懂不?

    真是没有同情心,我鄙视你!”

    江南振振有词,说的义愤填膺。

    如果被不知情的人听到了,说不定真的一起跟着鄙视神精兵。

    神精兵满脸黑线,心里那叫一个气呀。

    可原来零号却再次感动了,忍不住的再次哭了起来。

    泪水止都止不住,吧嗒吧嗒的滴落而下。

    兄弟?

    他刚才称呼自己兄弟?!

    原来零号清楚的补住到这两个敏感字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