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残躯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啪!

    江南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昏暗的房间逐渐恢复光明。

    因为怕引起什么意外,并没有打开房间的照明系统。

    房间虽小,但还算华贵,各项设施更是应有尽有。

    如果不是空气中弥漫的刺鼻的药草味和那种类似于医院的气味,这里搞不好还会被人们幻想为豪华宾馆。

    看来牧雷在这里住的地方还算可以,可惜,空气中的气味已经暴露了他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的糟糕。

    此时此刻,牧雷已经沉睡过去。

    再加上,江南的动静很轻。

    所以,他对江南的到来并不知情。

    看着床榻上熟睡的身影,江南心头莫名其妙的涌上内疚、歉意、悔恨种种情绪。

    跟江南印象中的精壮比起来,此时的牧雷变得憔悴了很多。

    而且,有些消瘦。

    嘴唇泛白开裂,皮肤暗淡无光,容颜疲惫枯瘠。

    浑身上下,有多处伤口。

    至于整个脸蛋,更是全是疤痕,有的是刀疤,有的是淤痕,有的是拳头、棍棒打击过的痕迹。

    总之,如果不是江南对牧雷还算是熟悉。

    不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床上的这个人就是牧雷。

    脸上全是疤痕,他已经没有以前的样貌。

    不过,对他熟悉的人,依稀还是可以辨别出来的。

    而他的身体上下,则大大小小的伤口有十几处。

    甚至,几十处,只是江南暂时看不到。

    整个上身完全被纱布缠了起来,下身的情况也很糟糕。

    因为,江南在床边看到了一个简易的拐杖。

    由此可以推断,牧雷的腿脚已经有些不灵活了。

    看着这幅几乎只剩下半条命的残躯,完全可以想象到牧雷这段时间遭遇了什么。

    江南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晚来一天,牧雷会变成什么样子。

    或许,明天就回天人永隔!

    或许是心理原因吧,江南无论怎么看,都觉得那里极度不自然。

    刚刚推门而入时,脸上硬挤出笑容。

    在看到床榻上的残躯后,顿时消失。

    缓缓吐出一口气,江南来到床边。

    轻轻的捧起牧雷的右手,有些冰凉。

    但,江南毫不介意。

    或许是想感受那份凉意和虚弱,有或许是想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对方。

    看着紧闭双眼、连最起码的警惕意识都消失的牧雷,向来桀骜、向来冷漠、向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江南此刻双眼却被泪水拍湿。

    要知道,身为特种队员,即便是熟睡的时候,都会保留一份警惕之心。

    如果是以前的牧雷,刚才自己在外面发出的动静,已经足以吵醒他了。

    可是现在……

    先前准备好的道歉一股脑的涌上喉咙,却卡在那里,被沉闷的哽咽淹没。

    事已至此,道歉又有何用?!

    而且,牧雷需要的不是道歉!

    房屋之外,皇甫素衣等人焦急的等待着。

    残的性格比较粗狂,忍不住来回走动。

    这一次潜入救人要的就是快,因为时间太过于紧迫。

    否则,等彼尔姆家族的人发现之后,一切就都晚了。

    毕竟,这里是彼尔姆家族,是守护森严的彼尔姆家族,是有无数战将、高手坐镇的秦家。

    一旦发现,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虽然焦急,但谁也没有去敲门打搅。

    皇甫素衣着急的想去敲门,却被行孤魂伸手拦住。

    无奈之下,只得压下焦急,耐心等待。

    过了一分钟,或是两分钟,又或是三分钟。

    沉睡中的牧雷的睫毛微微晃动了下,或许是感受到了有人在握着自己的手,缓缓的睁开了眼。

    望着眼前的江南,眼中有迷蒙、有失神、有激动、更有不敢相信。

    还伸手捏了下脸蛋,想试试这是不是做梦。

    或许是感受到了手掌不断传来的温暖,这才终于回神。

    下一秒,眼眶竟然有些湿润。

    一个大男人,竟然落泪了。

    如果设身处地,恐怕就算是用黄金打造的战士也会情不自禁的落泪。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兄弟之情,旁人是无法理会的。

    “老子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终于,眼珠还是忍不住的滑落下来。

    但,牧雷疲惫不堪的脸上还是展露出了笑容。

    是那种有心而发的笑容,会心一笑。

    只不过声音有些沙哑,让江南一阵心酸。

    “你是我兄弟,我怎么可能不救你?”

    江南视线再度变得模糊、朦胧,但脸上同样露出笑容。

    你是我兄弟,简单话语,但确实容易让人感动!

    或许是第一次听到江南这么称呼吧,牧雷的笑容更加灿烂。

    很惬意,很开心。

    以前不论是训练的时候,还是演习审核的时候,两人总是斗嘴。

    反正,用关晴的话说,就是两人谁看谁都不顺眼,可心里却心心相惜。

    但这么长时间,江南还从未承认过牧雷是自己兄弟,牧雷同样如此。

    这一次,绝对是第一次。

    且,发自肺腑。

    “我带你!”

    时间紧迫,江南轻声道。

    “好!!!”

    牧雷轻轻地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也没时间让他去询问其他问题,只得听从江南的安排。

    只有,那轻柔的笑容和滑落的泪珠不曾间断。

    而目光,则自始至终都定格在江南身上,没有离开过。

    或许只有此刻,她才能感受到那份兄弟情义。

    自从被抓到这里后,遭遇了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为了逃走,为了顺利找到隐藏在边疆区的江南,伤势好的七七八八,他就决定越狱。

    虽然失败了,但也算是给了彼尔姆家族一次不小的打击。

    之后的日子,便是牧雷最为艰难的日子。

    每一天,休息的时间都很少。

    最少的时候,连续两天只是休息了四个小时。

    接下来的时间,除了吃喝拉撒,就是被彼尔姆家族的那些人打来打去。

    说好听点事陪练,难听点就是抗揍的。

    反正,他不能还手。

    一旦还手,他将不能得到吃的喝的,还会招来更毒辣的胖揍。

    在这个期间,他什么兵器都尝试过。

    为了能够活着见到江南,他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但他知道江南一旦知道自己的消息,肯定会过来搭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