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刺杀风暴 5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好歹也是黄金高手,周信国立刻感到不对劲。

    眉头慢慢皱起来,奇怪的向里屋走去。

    嘴中嘟囔着:“难道吃了晚饭,出去遛弯去了?

    这母女俩有晚饭后遛弯的习惯,可我告诉过她们,这两天城里不太平,不要出去乱跑啊。”

    直到走到客厅中央,整个房间里仍旧没有一定动静。

    这时候,周信国忽然浑身一个激灵。

    没有任何理由,心脏就是一阵狂跳。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异常的强烈。

    没有多少迟疑,周信国快速从后腰摸出抢来。

    紧握在手,准备上膛。

    可在这时,寂静的房间中忽然传出一声破风声。

    轻巧!尖细!

    如果不是黄金高手感知力强悍的缘故,几乎都感受不到。

    周立国精神一振,刚要转身。

    噗……

    噗……

    “啊!!!”

    破风声之后,是凄厉的惨叫声。

    周信国浑身剧烈颤抖,手枪直接脱手,掉落在地上。

    凝神望去,一把匕首已经划破了手腕。

    幸亏不是最为致命的地方,否则,一定会割破静脉,惨死当场。

    匕首划破皮肤后,顶在了墙壁上。

    顺着刀刃,鲜红粘稠的血液滴答滴答的低落下来。

    笔直滑落而下,从墙壁上一直延伸到地板。

    阵阵刺痛更是顺着手腕处开始蔓延,很快席卷全身。

    虽然是个高手,但这种来源于神经的疼痛,还是让他浑身忍不住剧烈颤动。

    “周信国,你可真是让我一顿好找啊。

    呵呵,不得不活,你得身份的确神秘,可惜再神秘也逃不过我的情报网。”

    伴着一声长笑,已经脱掉清洁工衣服、随手从保镖身上拔下深黑色西装并穿上的坟依然现身。

    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处,对着周信国微笑。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什么好朋友呢。

    不得不说,这件西装还挺合身。

    话刚说完,周信国还没来得及说话。

    就在这时,楼梯旁边的房间房门从里面打开。

    然后,从里面走出来四名看上去年纪并不是很大的孩子。

    他们满脸冷笑,容貌各异。

    走出来后,随意的那么一站。

    可恰恰是这么随意的一站,让周信国更加的紧张。

    他们四个的气息各有不同,但竟然连成了整片。

    胡乱的擦杂在一起,肆意的融合。

    随意一站,站立在四个角落,将周信国的生机完全给封锁。

    一时间,一股犹如实质的杀气顿时弥漫整个房间。

    好似一把枷锁,将周信国给牢牢压制。

    感受着这股可怕杀气,周信国暗自心惊。

    心中涌动着一股不好的预感,再持续的猛增。

    因为完全被不安的预感的所笼罩,以至于他连手掌的刺痛都不再察觉。

    强压下心中的惊怒与焦急,周信国凝视楼梯口的坟。

    冷冷哼声:“你是谁?你们是谁?”

    “哎呀,差点忘了自我介绍。

    那啥,我叫坟,坟墓的坟,不是分手的分。

    来这里呢,只是想给你送一件礼物。”

    坟说完之后,从衣袖里的黑色令贴给甩到了的周信国脚下。

    坟?!!

    周信国嘴里嘟囔着,眼睛微眯去打量黑色令贴。

    下一秒后,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后退两步。

    瞪大双眼瞪着黑色令贴,还慌张的扫了眼坟。

    那种感觉,仿佛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头野兽。

    看着脸色大变的周信国,坟的脸上露出一抹邪邪的笑意。

    一步一步,沿着楼梯向下走去。

    “周先生啊,看来你认识这张令贴,也知道这张令贴是什么意义。

    你也是个黄金高手,对于黄金高手我都是很仰慕的。

    今天不打招呼的过来拜访,实在是我的不敬,还请周先生能够见谅。”

    坟每说一句话,就向前走一步。

    冷冷的盯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坟,周信国的心中掀起滔天大浪。

    黑色令贴?

    真的是黑色令贴!!!

    他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自己别墅四周的那些暗哨保镖呢?

    他们都进入别墅了,那群暗哨保镖怎么没有丁点的反应。

    难道……

    目光紧盯着目光阴冷的坟,一个可怕的称号骤然跳进脑海中。

    九神令!!

    这个人是九神令的人!

    或者说,这群人都是!

    他并没有见过九神令的所有人,但是听说过。

    之前暗刺小队出过不少任务,放出去了不少九神令。

    当时,一度让这些社团人员人心惶惶。

    对于九神令,他们什么也不清楚。

    只是猜测这是一个强大的杀手部队,每次杀人都要留下特殊的黑色令贴。

    身为道宗会的核心人员,周信国都这些还是了解的。

    既然九神令出现在了自己的家中,那么……自己今晚恐怕凶多吉少了。

    因为对九神令根本不了解,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将其与前来协助黑血帮的部队联系起来。

    没办法,暗刺小队之前按照江南命令,杀得都是一些社团人员。

    久而久之的,整个边疆区的人们都以为九神令是专门挑选社团人员下手。

    这一刻,周信国也没有多想。

    “别在我面前如此假惺惺,老子不吃这一套。

    我大意了,低估了你们的胆量。

    没想到这种时候,九神令的人竟然敢于深入阿穆尔共青城,还来我的家里。”

    “哎呀呀,看来周现身火气很大啊。

    我今天过来只是奉命行事,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一来嘛,是看望一下前辈。

    二来嘛,是想让周现身帮帮我这个小辈。”

    坟一脸笑嘻嘻,一副笑里藏刀的样子。

    “帮你?帮你什么?”

    周信国眉头紧皱,另一只手捂住还在流血的手腕。

    淡淡问道“你有什么需要我来帮助的?”

    “有,当然有,你好歹也是一个黄金高手,当然需要你的帮忙。

    而且,这件事情也只有你能够帮忙。

    呵呵……怎么说呢,其实我很是为难的。

    但是这是我们上面的意思,所以我只能厚着脸皮来找你帮忙了。”

    “你到底想让我帮忙干啥?”

    “其实也没有啥,就是我借你的人头一用。

    很遗憾的给你说一声抱歉,我这次借走,可就不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