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最后的疯狂(二)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不好,赶紧退!”

    亚尔弗列得根本没想到帽毡男毒液现在这么果决,竟然无视自己攻击,一心一意只想斩杀杰思敏。

    紧绷的身体迅速踏步冲去,试图拦截在帽毡男毒液面前,为杰思敏抵挡一击。

    他知道杰思敏现在的身体状况,看的很透彻,知道其若再遭受重创,可能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帽毡男看到了亚尔弗列得从旁侧闪出,没有放弃,继续以撕裂的势头轰下拳头。

    亚尔弗列得死死咬紧牙关,脑海只有一个念头,用自己的身体替杰思敏抵挡一击。

    一来可以救杰思敏一命,二来可以亲自试一下现在的帽毡男毒液一拳的力量有多重,从而判断接下来要不要继续战斗。

    谁成想……

    眼前一花,一道身影竟然拦在了他的面前。

    这道身影他很熟悉,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现在想要再动身护在她的身前,已经根本不可能了,因为帽毡男毒液的拳头已然临近。

    拳头重重落在胸口,同样的位置,只是这一次大刀没有来得及会在胸前。

    劲气进入到身影的体内,开始肆无忌惮的流窜,席卷浑身各处的经脉和器官。

    咔嚓!

    震耳的胸骨碎裂声炸响。

    体内的胸口遍布裂痕,毫无悬念崩碎。

    无数骨头渣子向着四处乱窜,刺穿了多个器官,还有多处皮肤,鲜血随之渗透而出。

    这一次,帽毡男毒液使出了比刚才更强劲的力量,完全毕其力于一处,威力可想而知。

    中招的身影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可她已经不在乎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继续战斗下去只是徒劳,临死之前能够护在首领身前足以。

    只愿……

    这份心意可以被首领感受的到。

    基地里的每个人几乎都知道她对首领有点意思,唯独首领不知道。

    或许知道,只是不想去触碰。

    她没有办法,只能一直守护在首领身边。

    默默陪伴,不是有句话叫做陪伴是最长的告白,并为其排忧解难,处理各种事物。

    可能是太喜欢了吧,他与任何一个女性说句话,她有时候都会吃醋,只是没有太大表现,更多时候自己一个人憋着,可还是被基地里很多人看了出来。

    “你疯了,谁让你护在我前面的?”

    亚尔弗列得脸色微变,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杰思敏。

    话音刚落,杰思敏被鲜血染红的身体已经朝着他狠狠砸来,猩红的鲜血从嘴巴里不断咳出。

    没有发出尖锐的惨叫声,因为杰思敏还没有立刻死去。

    可能还有话要说,可能还有不放心的,她凭借着顽强的毅力和最后一口气活了下来。

    这次的效果远超帽毡男毒液的预料,可他没有想到杰思敏竟然还是活了下来。

    这个女人难不成阎王爷不敢收不成?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这么做你还可以活得!!!”

    亚尔弗列得被砸的七荤八素,可还是紧紧抱住了杰思敏的残破身体,不想在让其受到一点点的磕磕碰碰。

    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不断地质问着怀里的杰思敏。

    “我的身体我知道,刚才中了那一拳,我就知道我活不成了……”

    话刚说到一半,杰思敏就再也忍不住的哇哇的吐出更多的粘稠淤血。

    淤血流淌到亚尔弗列得的身上,他一点儿也不在乎,反而抱的越来越紧。

    “你太傻了,只要有一口气,就一定能活得,一定可以!”

    亚尔弗列得又生气又心疼,心疼大于生气,也就没有发火,只是抱怨。

    “咳咳,你爱过我吗?”

    杰思敏突然蹦出这么一句,一脸的平静,可是个人都可以感受到她眼神里的迫切和期待。

    “我……”

    “这个时候你都不愿意认真回答我……”

    杰思敏终于坚持不住,脖子一歪,缓缓的死在了亚尔弗列得怀里。

    “爱过!”

    亚尔弗列得终于说出了这两个字,也不知道杰思敏有没有听到,或许她在天堂可以听到吧。

    至少能够躺在亚尔弗列得的怀里死去,对于她来说,很满足、很庆幸、很幸运。

    “啊啊啊!!!!”

    感受到杰思敏的气息散尽,亚尔弗列得顿时发出竭嘶底里惨叫,响彻整个基地。

    因为扯开嗓子大幅度吼叫,导致身体多处伤口不断加剧的扩大。

    可他不管不顾,任由剧痛席卷着全身。

    或许肉体疼痛一点,心里就会好受一点。

    基地里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扭头往来,刚才被鼓动起来气场再次变得低沉起来。

    连杰思敏都死了?

    基地里只剩下了首领和德尼丝两人坐镇,这还能坚持的下来吗?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亚尔弗列得将杰思敏的身体缓缓放在地上,轻轻为她合上了眼皮。

    紧盯着不远处的帽毡男毒液,强忍剧痛,厉啸不止。

    彻底的暴走失控,双臂疯狂舞动,紧绷的利爪朝着帽毡男毒液狠狠肆虐而去扣住。

    此时此刻亚尔弗列得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一切,杰思敏的惨死让他大脑里只有一个念想:杀掉帽毡男毒液。

    痛苦早已经被这个念想所淹没,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不知道疼痛的战斗机器。

    猩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流淌下来,让他非但没有感到一丝丝的疼痛,反而将其衬托的更加狰狞与生猛。

    速度、力量、敏捷、反应等等的一切都变得比之前快的不止两倍三倍,完完全全的彰显出了首领应有的姿态和气势。

    “早知道杀了这个女人,你会彻底认真起来,我应该早动手的。”

    帽毡男毒液不说还好,这一说让亚尔弗列得更加愤怒。

    手掌一振,一股威压像山洪奔涌,朝着亚尔弗列得窜去。

    临近刹那,手掌疾速的开始旋转起来。

    似乎想要用双手将亚尔弗列得的拳头给蹿握起来,随之将整个人给甩飞出去。

    可惜现在的亚尔弗列得早已经不是之前那样,冷哼一声,强行用拳头生猛的震开帽毡男毒液的手掌,避开了死亡女神的爱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