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节 确定图纸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在娜乌西卡心念失落的时候,一旁的巴鲁巴也收了笔,他的眼神中带着惊喜、庆幸,还有一丝疑惑。尤其是当他看到安格尔留下的草稿纸时,他的眼神晦暗了许多。

安格尔书写的通用文,就像规矩的方块,没有主流花体字的那般浮夸花哨,带着内敛的工整严谨。

巴鲁巴看着这张草稿纸久久无言,眼里带着一丝失落,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呢喃道:“原来是你。”

接下来的日子,安格尔进入了真正的繁忙期。

能量稳定器在次日凌晨,就被安格尔鼓捣出来了。因此材料考虑的不周正,失败了三次,直到天要蒙蒙亮的时候,才将能量稳定器给做出来。

能量稳定器和安格尔设想一样,小巧精致,携带方便,被他嵌入了实验桌的内部空间,只留出两个拉长的管道,左边的管道放魔晶,右边的管道出魔力。

原本能量稳定器还有其他的作用,但安格尔目前只需要拿它当魔力制造机,所以能量稳定器连见天日的机会也没有,就被塞入了暗格内。

能量稳定器制造出来后,安格尔没有立刻去休息,而是马不停蹄的赶出一个音乐盒。

他的魔力在制作能量稳定器的时候,早就消耗殆尽。所以在制作音乐盒的时候,全程都是靠的能量稳定器制造出来的魔力,也是为了实验能力稳定器的效果。

花了大半天,安格尔将音乐盒制造出来时,整个脸都黑了。

普罗米当时说使用“能量稳定器”制造稳定魔力时,用了一个词:烧钱。

安格尔当时还不觉得,直到他真正上手后,才真实的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烧钱。1个魔晶中的魔力含量其实很多,但绝大多数都是不稳定的原始魔力,稳定的魔力被导出来后,只有一丢丢,顶多释放1个0级戏法的量。

安格尔制作音乐盒,一共花了37个魔晶!这不是烧钱,这是什么?!

心中带着一丝伤痛感,安格尔默默的拿着音乐盒回到卧室,将它放在托比的小床边上。

安格尔接近两天没有休息了,这一觉醒来的时候,隐隐听到客厅传来天空之城的音乐声。

走出来时,才看到托比呆愣楞的坐在客厅桌子上,音乐盒摆在一旁,单纯放着音乐,却没有释放幻境。

外面夜色幽幽,这一觉又睡到了晚上。安格尔拿出干粮放到托比面前。

“叽咕叽咕。”托比没精打采的比划着翅膀,眼神里毫无光泽。

“不用担心,我打听好了,无眼男被浴火红莲莉迪雅大人拍下来。等你、我都成长起来后,无论是去抢或者去买,也会帮你把无眼男给弄回来。”

接着,安格尔将那天在拍卖会上发生的事说了出来,隐瞒了魇境,只说是桑德斯救了他们。

“我们俩和暮色关系现在已经降至冰点,虽然别人同意赔偿10万魔晶就算,但我看暮光那女人估计不会放过我们。所以,我们以后估计不能去暮色深井了。”安格尔感慨一句,紧接着露出哭丧表情:“这半个月,我要想办法还那10万魔晶,你就乖乖的待在家里,别再出去调皮惹事了。可以吗?”

托比飞到安格尔肩膀,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安格尔脸颊。

托比点点头:“叽咕。”谢谢你原谅我的冲动。

安格尔看了一眼音乐盒:“你的那个小伙伴,也别一个人去找他,等半个月后我把这边忙完,我们再一起去找他算账!”

托比眼神一暗,最终还是点点头。它现在明白了当时的冲动,带来了怎样的下场。它不再是格蕾娅捧在掌中呵护的宝,安格尔的实力在巫师界也完全垫底,它已经没有任性的资格。

想要恣意,就如安格尔所说的,必须成长起来。无论是力量,亦或者心态。

托比突然想到,它醒来时是睡在安格尔的房间,旁边有干粮、清水以及音乐盒。虽然安格尔没有足够的力量让它恣意妄为,但安格尔却将他能带给它的所有东西,全都放在它面前。而且,安格尔也没有因此怪罪过它。

它继续磨蹭着安格尔的脸颊:“叽咕叽咕。”能遇上你,是我最大的美好。

托比的心理变化,安格尔没有料到,但难得它如此听话,安格尔索性将格蕾娅的事情也说了出来:“上回,我隐瞒了格蕾娅大人失踪的消息,是我的私心。以后,我都不会再瞒你了,但你也一定不要冲动。”

提到格蕾娅,托比的动作僵了僵,然后点了点头。

安格尔笑着将它放在掌心,埋下头与它平视着对话:“我从桑德斯大人那里得到一个消息,格蕾娅大人可能没有死”

安格尔将菲丽希娅前往光耀界,邀请预言系大巫师前往圣堂位面的事说了出来。

虽然这个消息是他偷听到的,当时桑德斯以为他融合魇境在昏睡中,才与芙萝拉说道此事。但安格尔虽然在昏迷,但实际上却能听到外界的所有信息。正因为是偷听到的,安格尔才觉得这个信息十分可靠。

托比的反应,正如安格尔所料惊喜与不可置信,原本恹恹的精神,也瞬间恢复到了饱满。

在安抚下托比后,安格尔继续投身到炼金大业中。

制作完能量稳定器后,安格尔算是有一定把握完成“消亡序曲”的刻画。为了践诺,也为了赚钱,安格尔将制作刻画“消亡序曲”炼金武器的任务放在了第二个排序上。

不过,在制作前,安格尔找到了戴维。

在戴维的带领下,安格尔来到了普罗米位于学徒镇边缘的洞窟内。

踏进这个明晃晃的洞窟,安格尔一眼便看到了普罗米,他戴着金边眼镜,正拿着笔伏案写着什么。

除了普罗米外,安格尔还注意到一旁堆积的废弃炼金武器,其中的“手弩”,让安格尔挑了挑眉。

虽然只是一瞥,但那“手弩”的外形,绝对和他的“机括腕弩”差不离多少。

对此,安格尔只当没有看到,瞄了一眼就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普罗米身上。外形相似又如何,普罗米走的是调合之道,与他的附魔大相径庭。而且他的“机括腕弩”内部是机械炼金,拥有精巧的机关。普罗米炼制的“手弩”,却是纯粹的弩,没有机关加成,伤害力与初速度都无法与“机括腕弩”相提并论。

普罗米放下金边眼镜,笑着向安格尔打起招呼:“咦,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