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节 没有公平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接下来时间,莉迪雅开始软磨硬泡,想要从安格尔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 但安格尔就跟闷葫芦似的,始终没有吭声。

就在莉迪雅忍不住想要对安格尔动手时,道女声突然从莉迪雅怀里传出:“莉迪雅,你适可而止吧。不告诉你,自然是有道理的,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你加入野蛮洞窟,我亲自给你说。”

说话的是镜姬。

先前在树灵大殿,桑德斯告知其他人,他的处理方法是:让安格尔前往暮色。

至于为什么,他没有说,树灵与镜姬互觑了下也没有问,只是看向安格尔的眼神中多了丝探究。

时间已晚,树灵与镜姬又不便离开野蛮洞窟,莉迪雅便自告奋勇的送安格尔前往夜魔城。不过,虽然只有莉迪雅与安格尔两人上路,但树灵的能量庞大到没地儿用,所以路上他们这边的画面,树灵与镜姬都能看到。

“好吧,既然连镜姬大人都如此说,那就算了吧。”莉迪雅哼哧声,不再说话。

接下来段时间,是长久的寂静,安格尔只能听到红背飞蜥穿梭云雾时的破空声,以及高空寒风的呼呼声。

个小时后,红背飞蜥停了下来。

接着,在莉迪雅的指挥下,红背飞蜥从处类似地渊的天堑中往下降。

当降到最底部时,莉迪雅指着悬崖侧的平台道:“到了,这里是离地心世界最近的路,巫师平时都走这里。”

莉迪雅吩咐红背飞蜥在外面巡弋,则带领着安格尔走入了平台深处的洞窟。

这条路安格尔还是第次走,随着莉迪雅,在洞窟中穿梭了不到五分钟,就进入了夜魔城所在的地心世界。

如今,他们还在夜魔城数里外,周围全是茂密植物,但依旧能看到远处被浓雾深埋的夜魔城。

透过流动的灰白色的浓雾中,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宏伟磅礴的城区建筑群。

“这浓雾有点古怪,绝对不是自然生成。”不知何时,树灵大人的半衤果幻影出现在两人身边,随着她们起往夜魔城走去。

“根据特比丘所说,浓雾出现后,就出现了变异的情况。所以,寄生物肯定就是潜藏在浓雾之中。”莉迪雅道。

“可惜无法真身前往,否则就能辨别下其中蕴含的物质了。”树灵感慨。

在树灵与莉迪雅谈话的时候,安格尔直沉默着。那灰白色的浓雾,看上去和普通的雾气没有什么差别,但安格尔却隐隐感到丝熟悉与亲切。

如果他没有猜测的话,这些浓雾说不定和当初他打开魇境与魇界通道时,涌出来的云雾成分样。

想到这,安格尔就感觉阵棘手。

似乎,夜魔城与暮色深井的沦陷,好像真的与上回他不管不顾打开魇界通道有关。虽然先前桑德斯没有明说,但安格尔此时心中却有些不好受。

事情波三折,看上去目前的情况是暮光自找的,但所有切的源头都是他的冲动。

安格尔有些愧疚,对夜魔城数百万子民以及暮色无辜的凡者的愧疚。

但也仅有愧疚。如果在暮色大拍的时候,他不那么做的话,当场死的人就是他。

他有道德底线,这是乔恩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但乔恩同时也教会安格尔另件事,人在危急时做出任何自救行为,都是本能。更遑论,安格尔当时在做出那决定时,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也根本不知道会引起这些后续。

道德感,固然能够让人类活的更好,能够让世间拥有更多和平,但道德感并不是人类天性,甚至它本身就是驯服人性本能的枷锁。在远古时期,道德感更多的是统治阶级维稳的种手段,虽然慢慢的,人类现了道德感的好处。

安格尔欣悦自己拥有道德感,但如果前提是要以自身生命来成全道德感的大爱,那他是不会做的,就连教导安格尔三观的乔恩,也不会允许。

随着莉迪雅走了约莫十分钟,他们来到了夜魔城外的处农庄。

农田长势极好,不过守田的佃户却已经死了。不是他杀,而是自杀。枯瘦的老人,穿着灰败的衣袍,被根白练吊在房梁上,悬空的脚下有个被踹开的椅子。

“死亡时间就在近日,而且从其穿着来看,应该没有被寄生。”莉迪雅也走了进来,看到死亡的老人,站在旁分析道:“毕竟这里在浓雾之外,没有被寄生也属于正常。明明身体正常,却选择死亡,显然是心理承受力太差,凡人就是凡人。”

说完后,莉迪雅示意安格尔离开。

安格尔沉默了会儿,转头离开。

就在他们即将踏入浓雾之中时,安格尔突然听到耳边传来阵熟悉的低音炮。

“安格尔,你个人进来。”他们已经进入了夜魔城范围内,桑德斯可以用“远声术”直接定位传音:“至于红莲,你在城外等候,不要跨进浓雾笼罩范围内。”

“为什么?我还有活着的眷族在里面,必须进去救援。”莉迪雅不满道。

“你还未踏入真知之路,无法抵御被寄生。若是你坚持要进,没有人会阻拦你。”桑德斯声音淡漠而不近人情。

这时,镜姬的幻影也跳了出来,就站在树灵身边:“莉迪雅,桑德斯说的没错,你自己也看到了,暮色三大家族除了戴德威亚人避免被寄生,其他人全都中了招。你进去的话,很大可能会出事。”

莉迪雅烦躁的抓了抓头:“我来夜魔城可不单单只是为了送他,我和摩雅族签订了契约,若是他们灭族,我必然会遭受契约反噬。”

“刚才古德旁边的小影仆,你不是说是摩雅族的吗?”镜姬疑道,如果是灭族才会反噬,那个小影仆只要活着,就不算灭族啊。

莉迪雅摇摇头:“他不算在内,他体内有摩沙族的血脉。契约上提的是,纯正的摩雅血脉。”

莉迪雅如此说,众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进入夜魔城,很有可能被寄生;但不进入夜魔城,则很有可能被契约反噬。

契约反噬虽然不至于死人,但有时候对巫师而言,死去并不是最差的选择。

莉迪雅突然问道:“桑德斯大人,安格尔进入夜魔城不会被寄生吗?”

莉迪雅的问题,也让镜姬与树灵十分好奇,虽然桑德斯说让安格尔来是目前最优办法,但具体是什么办法,桑德斯也没有说。而且,听桑德斯的语气,安格尔似乎并不会被寄生。除了真知之路的巫师外,安格尔凭什么资格不被寄生?这也是他们想知道的。

就连安格尔自己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莉迪雅问出这个问题后,空气中陷入长时间的静默。

半晌后,桑德斯才简明扼要的答道:“他不会。”

莉迪雅其实更想知道的是,安格尔为什么不会被寄生,但桑德斯既然如此简练的回答,想必也不会将真实的答案说出来。

想了想,莉迪雅转头对安格尔道:“交给你个任务,帮我把摩雅族的人带出来,哪怕只带出个也可以。”

安格尔看着莉迪雅,又看看周围的树灵与镜姬,他咽下嘴中的***扛住正式巫师的压力:“那…我有什么好处吗?”

莉迪雅眼睛眯,闪着危险的光芒:“敢跟我谈条件?……不愧是桑德斯的弟子,你是头个以级学徒的身份,敢与我谈条件的人。”

莉迪雅肆意释放着威压,剧烈的压迫感让安格尔几欲跪下。在旁的镜姬和树灵也带着兴味的表情,并没有打算掺合。

安格尔咬着嘴唇,道鲜血从唇边滑落。

“好,我答应了。”莉迪雅倏然收起了威压:“你想要什么好处?”

安格尔大喘着粗气,他在说出“好处”时,原本心中是想趁机提出“将无眼男交给他”为前提条件,但他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地位。

这切的前提,是镜姬、树灵或者导师愿意帮他说话。但刚才的情况说明了切,哪怕现在夜魔城出现危机,他的存在被众人迫切需要,但依旧没有人将他摆到同等的位置。

这就是现实,力量卑微者的现实。

“我希望…呼呼……”安格尔冒着冷汗喘着粗气,“我希望,红莲大人能给我个机会……呼……”

莉迪雅听到这,差点耳光扇过去。宵小之辈,也敢觊觎她?

就连镜姬与树灵都惊诧的互觑了眼,这安格尔胆子也忒大了吧,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敢调戏莉迪雅?

“…呼…我希望,能给我次买回无眼男的机会。”安格尔终于喘着大气,将话说完。

众人:“……”

莉迪雅刚才要不是感觉背上被股冷漠的眼神盯着,她都忍不住杀了安格尔。听完安格尔的话,她那暴郁的情绪才稍微松了下来。

“无眼男?我知道了……当初你在暮色大拍搞出系列的麻烦事,就是因为他吧?”莉迪雅思忖了片刻:“可以,只要你带出位活着的摩雅族人,我给你次公平买回无眼男的机会。至于价格,3oo万魔晶,只要你拿出来交给我,我便同意将无眼男完好无损的卖给你。”

3oo万魔晶,十倍于当初拍卖的价格!

这个条件极其苛刻,很多正式巫师,连3oo万魔晶的百分之都拿不出来。莉迪雅却将这样的价格,开给安格尔。

这种为难所有人甚至巫师的价格,安格尔却毫不犹豫的点头:“好!我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