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节 踏入黑城堡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

半晌后,安格尔离开了溶洞。

从花花口中,他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她忘记了很多东西,对于生前的记忆,她只记得自己有一个哥哥。以及,生活的地方很寒冷。

除此之外,其他所有的记忆都已经消散,包括她为何会出现在里层世界,为何会死在这里,她都一概不知。

是真的忘记了,还是不愿意想起,他也无意去追究。

不过,除了地处寒冷外,安格尔也不算完全无消息,至少那只长着孔雀翎羽毛的小鸟,也算是一条线索。这种鸟应该是在地独有品种,他以前并没有见过类似翎羽的鸟,或许能从鸟的外形推断出花花曾经生活的地方。

推开墓园的大门,安格尔走了出去。

蜿蜒的长路,直通远方山顶的巍峨城堡。路两边是黑影绰绰的森林,时不时能听到幽泣声。

带着血腥湿气的地面,有一排排浅浅的脚印,一路延伸到尽头。如无意外,这是暗影的足迹,他的选择和安格尔一样,都走的是这一条最近的路。

沿着路走去,越是靠近山巅,越发感受到一种压抑。天空黑灰密布的变幻云层,雷蛇隐匿其中,时不时的露出白光巨颅,看上去就是风雨欲来前的沉闷征兆。

安格尔越走越有一种不安的预感。

那电闪雷鸣之下的漆黑城堡,仿佛化身一位举着三叉戟的残暴魔神,正用贪婪嗜血的眼神,注视着他这位踽踽独行客,磨刀待霍。

本就心跳加速,伴随着两边树林里越发密集的哭泣声,安格尔的压力更甚。

烦闷的让他甚至想冲进森林里与那些亡灵直面对战。

当他到达城堡外的铁栏前,他的不安达到了顶点。虽然铁栏里看上去并无异常,但这种无风无浪的平静,让他更加难受。

安格尔甚至有转头逃跑的冲动。

可正当他转过头,他的心脏咯噔一下,他走过来的路,已经布满了亡灵,一眼望去,亡灵数目岂止百千,末尾数绝对以万计!

亡灵全是赤**性,哪怕她们没有发现安格尔,但那种冲天的怨气,让安格尔不寒而栗。

咔嚓——

突然,他背后传来一阵金属碰撞的响声。

安格尔背脊一凉,缓缓转过头。城堡外围铁门的大锁,不知被谁解开,落在了地上。

难道他被黑城堡的人发现了?

安格尔试探性的后退了一步,结果一阵带着怨毒的阴风传来,亡灵竟然开始往黑城堡前聚集。

与此同时,城堡的铁门无风自动,“飒”的一声,大打开来。

他被发现了,毋庸置疑。

安格尔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当初树灵大人想要找到开启无边静寂的他,也费了一番功夫……莫非,黑城堡也存在一个类似树灵大人这种可以观天视地的伟大存在?

想不通,索性不想。既然被发现了,那就顺着主人的意,进去吧。

当他做出这个决定时,安格尔原本忐忑的心突然莫名的定了下来。既然暗影这种小心翼翼的人,敢做出独闯黑城堡的事,想必他说的话大半该是真的。

现在,他只能相信暗影的判断,黑城堡巫师级以上的人不会动手。

想到这,安格尔踏入了铁索大门。进入铁门后,是一段十米左右的小道,连接着城堡的正厅大门。

安格尔的眼神在地上巡弋着,想看看有没有暗影的足迹。

很快,他在小道右侧,看到了一排熟悉的脚印。脚印的去向未知,但绝对不是正厅大门。

安格尔想了想,也偏离了正道,决定跟随暗影脚印去看看。

在经过一个大树的树荫时,安格尔顺势解除了无边静寂,思维里一道模型闪过,魇幻之气充盈其中,另一个“安格尔”就这么从他身上脱离。

当“幻象安格尔”出现的刹那,安格尔再一次开启无边静寂。

以幻象构成的安格尔为诱饵,他自己则躲在幻象的后方。他不知道“无边静寂”的效果是不是被发现了,但他总觉得应该不至于被发现。据他所知,黑城堡的掌权者就是伊莎贝拉,她不过是普通的二级巫师,还未踏上真知之路。以伊莎贝拉的能力,应该不至于远距离就看穿了无边静寂。

他只能猜测,或许是某个细节让他露出马脚,被人捕捉到了身影。那么,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那他靠着幻象诱饵来吸引人眼球,他自己重新进入无边静寂中,应该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隐蔽。

“幻象安格尔”作出“反正被发现了,那我就不隐藏身形”的表情,解除了无边静寂,然后大大方方的观察着暗影足迹,朝着黑城堡的另一侧走去。

安格尔则一直隐于幻象的身后,就算真的有类似树灵那般“观天视地”的伟大存在,他就算发现了他,估计定位也会因为他与幻象重叠,而判断出现误差。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只要有这一点误差,他的可操纵性空间会大很多。

循着足迹,安格尔来到黑城堡旁侧。

说起来,自从他进入黑城堡后,那种压抑的气氛虽然依旧存在,但心理的压力却似乎少了很多。安格尔也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没有亡灵在旁啜泣的原因?

足迹的尽头,是一道从上至下的排水管。安格尔抬起头,发现排水管的上方,大概第三层的位置,靠近的一扇窗户似乎是打开的,素金的窗帘被风撩动,发出烈烈的声响。

足迹就在这里消失,难道暗影是爬着排水管上去的?

不过一般而言,巫师居住的地方,一砖一瓦一片垒土,都是拥有防御效果的,不可能这么轻松的让人排到三楼去啊?

安格尔试探着,让幻象轻轻触碰了一下墙壁。

微弱的魔力反馈回来。

墙壁内部有魔能阵的反应,但魔能阵的效果很弱,只有残存的一点点魔力。似乎魔能阵被人为的关闭了?

安格尔犹记得暗影说过,他这次来黑城堡窃取东西,其实是他的导师与伊莎贝拉约定好的一个考验,黑城堡的所有巫师级机关全部关闭,可动用的巫师级力量也会隐匿下来,只剩下几个学徒作为他考验的障碍。

按照这种说法的话,墙壁内的魔能阵被关闭也说得通。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安格尔决定让幻象先一步爬上管道,当幻象慢慢爬到第三层靠近窗户的地方时,安格尔才跟了上去。

看着窗户洞开的三层走廊,安格尔隐约察觉到了一丝能量的波动。

似乎有生物躲在窗户边上,不过能被他察觉到,要么是自身层次太低,要么就是故意示之以弱。无论哪一种,他都要谨慎应对。

用幻象开路,是最优选择。

桑德斯的魇幻一脉,只要自身融入了魇境,幻术的功底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譬如安格尔给花花编织的美好幻境,甚至可以让她觉得一切都是真的,窗外的风,怀里的玩偶,有趣的童话书……哪怕她只是灵魂,都能感受到安格尔所要给予的讯息。

这就像是安格尔看到的全息平板里那些网游,全息模拟的世界,所见所感都仿若真实。不过,里的全息模拟,甚至可以让官能都得到刺激,譬如味觉、嗅觉,更甚者青楼勾栏的渔水之乐,都能完全模拟出来。安格尔目前还没有达到那种水平,顶多只能让人感受到触感。

不过,他又不是要制作虚拟世界,靠着他的幻象用来以假乱真,以之探路是没有问题的。

“幻象安格尔”一个纵跃,跳进了窗户中。就在他进来的一瞬间,一个浑身浴血的女子突然从旁钻出,拿出一把大砍刀,对准“幻象安格尔”就是猛地砍下。显然已经做好了将他拦腰斩断的准备。

“幻象安格尔”突然对着女子微微一笑,在对方的一愣下,他的身影从刀口猛地消失,出现在了走廊另一端。

“怎么这么快?是术法还是身法?”女子惊讶的看着站在另一端的幻象安格尔,她拿起大砍刀尖叫一声,就冲了过去。

幻象安格尔又是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然后出现在了女子的背后。

就在这时,安格尔本人也跳进了窗户,与“幻象安格尔”合二为一,一道蕴含着魔力的手刀,击中了女子的后颈。

女子惨呼一声,趴倒在地。

解决了女子后,安格尔真身从幻象中慢慢退出,隐藏在走廊的黑暗处。

幻象则走到女子身前,观察起这个古怪的女子。

先前在战斗时没有注意到,现在安格尔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着的?而且浑身都是鲜血。

难道这个女人与外面的**亡灵有关?

安格尔皱着眉,如果真与外面的亡灵有关,那么这女人或许也是受害者。

一边这么想着,安格尔一边检查起女人的伤势。

可当安格尔将每一寸皮肤都检查完,甚至连不可描述的地方都看了,除了后颈部肿起来的血块外,她身上没有发现任何外伤!

难道,她满身的血,并非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