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节 兄妹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充满波澜的魔鬼海洋上空,掠过一道黑影。

借着明媚的阳光,能清晰看到黑影是一个双手化为羽翼的女子,正是丝蔓。

“丝蔓大人,要不你直接抓着我吧。”说话的是丝蔓背上的海伦,她的脸有些羞红。

“怎么?在我背上不舒服吗?”丝蔓回头,眼神缱绻的对海伦笑道:“还有,我都说了,叫我丝蔓就好。”

“不是不舒服,就是有些……”不自在。

丝蔓突然“嘘”了一声:“好了,到目的地了,我们先下去再说。”

海伦一愣,伸出头往下方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座开满繁花的岛屿。她好奇的瞥了一眼,以往云螺号穿梭这片海域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经过这里,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夏露海岭的真面目。

岛屿不大,但布满了各色繁花。建筑隐匿在花叶间,有一种别样情趣。

“这里就是夏露海岭了。”丝蔓驮着海伦,缓缓的降落在了岛屿外围的小港口上:“等会我先带你去佩夫人那里确定天赋,记住,在岛上除了面对我以外,一定要对所有人保持尊重,尤其是佩夫人和夏露大人。”

海伦点点头,“我明白。”

就在丝蔓与海伦说着夏露海岭的规矩时,远方的小道上突然走出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位雍容华贵的黑裙女子,不过她的脸颊上布满了伤痕,看上去有些惊悚。

丝蔓见到来者,立刻拉住海伦跪下来:“佩夫人,午安。”

佩夫人走了过来,瞥了丝蔓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后的海伦,轻轻点点头:“这就是你带回来的天赋者?”

丝蔓颔首应是。

“看来,你对她十分看重嘛,居然将主人赐予你的凛夜药剂都给了她。”佩夫人微微动了动鼻子,便从海伦身上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剂味道。

丝蔓:“海伦曾经救过我,这也是我对她的回报。”

佩夫人不再说话,略过丝蔓朝着港口处走去,她后面的那群学徒也立刻跟了上来。

丝蔓站起来后,好奇的看着佩夫人行进的方向,一脸疑惑。她想了想,拉住一个比较熟识的学徒,悄悄凑过去问道:“今天有什么事发生吗?怎么佩夫人都出动了,你们现在是去做什么?”

“等会要来一位大人物,我们是被佩夫人拉来迎接的。”

“大人物?”丝蔓好奇的问道:“是谁?”

“不是太清楚,不过听别人说,好像是来自风暴峡谷的。”

风暴峡谷?丝蔓记得岛上还有一位风暴峡谷的尊贵客人,怎么又来了一位?

在丝蔓疑惑的时候,恰好,一道微风从身边闪过。她猛地一回头,却见远方佩夫人的身边突兀的多了一个人,正是此前留在夏露海岭的那位客人。

与此同时,丝蔓也注意到,远方的天空突然飞来一道人影。

见到人影后,丝蔓注意到佩夫人立刻迎了过去,显然她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迎接这位客人。可那人究竟是谁呢?

“许久未见,你看上去倒像是变了个人,比以往干净利落了。”佩夫人看着落在港口的这个女子,表情闪过一丝缅怀。

眼前的女子,戴着一张诡异的笑容面具,一头红发极其张扬,搭配着那件布满铆钉的黑色皮衣,有一种利落且霸道的感觉。

“佩夫人,矮坟位面一别,百年已过。你倒是和此前没有什么区别。”

佩夫人拿出折扇遮住半张脸,笑声从扇面后逸出:“我的脸都毁成这般,在伊莉莎的眼中居然未有变化?”

伊莉莎淡淡道:“样貌这等事情,从来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

“啧啧,瞧瞧你说的话。戴上面具,就把自己当男人了?”

“男人女人对我而言,并无差别。”伊莉莎顿了顿:“再说,佩夫人想要恢复样貌,不过眨眼之间罢了。”

伊莉莎与佩夫人只做了短暂的交流,然后便带着她来到了岛上,原本是想给她安排一个房间,不过伊莉莎却是拒绝了:“不用,我在南域还有一些事情。我来这里只是和红发说几句话,很快就会离开,所以安排房间就不用了。”

佩夫人看了一眼伊莉莎,又看了看另一边一直保持着生人勿近态度的男子,点点头:“那好吧。”

佩夫人也不多待,留下几句寒暄的话,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佩夫人离开后,现场就剩下了伊莉莎,以及一脸冷峻的红发男子。

“跟我来。”男子话毕,带着伊莉莎直接遁入了一片上下混沌的逼仄空间。

对于这片诡异空间,伊莉莎却是表现出一点也不陌生的态度,熟悉的从一个角落里掏出一张椅子,懒懒散散的往上一趟,大开大合间,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

红发男子面色一沉:“伊莉莎,你这些年的修养到哪儿去了?别忘了你是女人。”

伊莉莎看了看自己露出的大腿,面具下翻了一个白眼:“我以为你跟尤丽卡在一起后,稍微放开了些。怎么感觉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古板?”

“我跟尤丽卡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有共同的利益罢了。”

“你觉得我会信这番鬼话?”伊莉莎没好气的道:“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别理你的领带,眼睛能不能别乱瞟。”

红发男子沉默了片刻,“你不信就算了。”

“好吧,我信。其实是你单方面恋慕别人,对吧?要不然为何还让我在外帮你在各地放出血色王权的赝品呢?”伊莉莎挑起眉:“外界若是知道,大名鼎鼎的修伊斯,居然背叛古曼王,和被你通缉的污血影刺混到一起,估计八卦杂志会从今年写到明年吧?”

红发男子正是修伊斯,和伊莉莎不仅同是风暴峡谷的巫师,也是亲兄妹。

修伊斯懒得理会伊莉莎的浑话,有没有发生的事,外人只能臆测,他自己很清楚。

“古曼王那边的消息,现在怎么样了?”修伊斯问道。

一说到正事,伊莉莎立刻收起之前戏谑的表情,将古曼王现在的情况说了出来。

“古曼王目前看起来还很平静,但你也知道,血色王权遗失让整个南域巫师界都暗潮涌动……”

“……他可能已经怀疑你出问题了,听说已经派了其他巫师前往边缘岛,你最好早作应对。”

伊莉莎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全部说完后,修伊斯沉默了半晌,消化着伊莉莎说的这番话;好一会儿才回道:“你知道古曼王派了谁来吗?”

“不知道。”伊莉莎耸耸肩,不过下一秒她突然想起什么,凑到修伊斯耳边道:“不过我有一个消息,或许对你有用。”

“消息,什么消息?”

“这是我无意间得到的消息。血色王权上,刻画有一个血源回溯的魔能阵,这个魔能阵可以让心血与物品相连,无论物品在哪,都能够感知到具体的位置。古曼王之所以每次都能判断出尤丽卡所在的准确位置,也因为这个关系。”

伊莉莎顿了顿:“不过,你也知道。以古曼王的性格,绝对不容自己心血有失,所以血色王权上的心血我猜测并非是他的,很有可能是前代古曼王。之所以他能感受到,是因为血脉相连的原因。”

修伊斯皱起眉:“你的意思是?”

“拿着这个,说不定能诱导古曼王。”伊莉莎手上倏然多了两样物什。

一件是血色王权的赝品,另一件则是个装了几滴鲜血的瓶子。

修伊斯接过来后,仔细观察着血色王权的赝品,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这个赝品做的很逼真,不过……你给我干嘛?”

伊莉莎:“我知道你是让我放赝品出去干扰古曼王的视线,但我之前说了,古曼王能感应到真正的血色王权位置,赝品放出去没有。”

“那你还把它给我?”

“这个赝品不一样,它上面刻画了血源回溯的魔能阵。刚才我给你的瓶子里,装的是古曼皇族的心血,如果古曼王是通过血脉来感应血色王权,你说不定可以借此来诱导他。”顿了顿,伊莉莎突然露出遗憾的表情:“原本我是想让制作者赋予它神秘特性,把它包装成真正的血色王权,到时候操作空间就更大一些,甚至可以彻底的解决后患……可是,神秘特性也不好赋予啊。”

听完伊莉莎的话,修伊斯考虑起这件事的可行性来。

“你确定血色王权上刻有血脉回溯魔能阵?”修伊斯询问道。

“我很确定,炼制者虽然还不是炼金大师,但在某些方面,尤其是附魔炼金上,很多炼金大师也比不上他。”

修伊斯沉思着,如果伊莉莎说的这一切是真的,似乎的确有可操作的空间。

“知道了血色王权上有血源回溯魔能阵,那能不能直接抹去其上中的心血关联呢?”修伊斯问道。

伊莉莎突然一愣,然后有些讪讪道:“呃,我忘记问了。”

修伊斯定定的看着伊莉莎,好一会儿才叹气道:“这两件东西我先收着,等回到旧土大陆后我实验一下。至于你,回去问一下那个炼制者这个问题。”

说到这时,修伊斯突然问道:“对了,难得见你如此夸赞一个炼金术士,这个炼制者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