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节 红发归来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最终,安格尔将达卢克还有其爷爷一起投放进了梦之旷野。

原本他只打算投放达卢克一人,毕竟其爷爷看似外表凄惨,但其实身体内部并没有伤势。

只是让安格尔没有想到的是,达卢克的爷爷性格急躁且刚烈,他见自己的孙子始终下不定决心,心底着急的很,再加上浑身瘙痒难耐,于是他产生了一个念头:如果我死了,孙子就不会纠结了。

当这个念头生出时,瞬间便膨胀了起来。所有理性、感性的思维都被排空,脑海里全是这个强烈的念头。

最终,达卢克爷爷一咬牙直接撞向了旁边的花坛。

头颅上立刻撞开一个大豁口,生命开始迅速的随着鲜血一起流失。

本来年事就高,如此冲动之下,一时间连挽回的办法都没有。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在达卢克的爷爷陷入弥留之前,用启梦术将其投入了梦之旷野。达卢克爷爷进入了梦之旷野,达卢克肯定也不会再有异议,安格尔也将他一并带了进去。

事情最终如此散场,安格尔也是始料未及。

不过,至少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爷孙俩在梦之旷野,也算是平安团聚了。

将他们的尸体处理掉后,安格尔重新来到了海洋剧院的门口,花了两分钟,释放出梦海螺中的神秘气息将海洋剧院彻底包裹起来,拖进了梦之旷野里。

然后,安格尔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海月城。一艘货轮缓缓的停靠在了维希海港,港口的哨笛已经响起,来自城里各个商行的人已经候在一旁,准备第一时间拿下远港物资。

最先下船的是船上的乘客,不过这一批的乘客,并不太多,但各个打扮的都有些古怪。

譬如大夏天,还把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露在外面的手不似人手,倒像是枯木;又譬如,看上去明媚漂亮的女子,脖子上却缠着两只青红细蛇,还在发出嘶嘶声响;还有类似于飘着行走的人,坐在一只俏丽红狐上的金袍人……

这些人看上去唯一比较不那么特殊的,大概是一个戴帽子的胖子青年,除了体型宽度比别人胖了一倍,以及总是笑眯眯,肉挤到一起看不到眼睛外,这人是最正常的一个。

这时,又有一人出现在了乘客当中。

那是一个红发的冷峻青年,除了发色张扬外,这个青年也比较正常。可偏偏,他的出现,让前面所有的乘客全都纷纷靠边站,为他让开了一条路。

并且,当红发青年下船的时候,所有人都恭敬的低下头,甚至有人全身在瑟瑟发抖。

唯独那个戴帽子的大胖子,笑眯眯的说了一句:“真是荣幸,这一路上有红发阁下的护佑,让我很有安全感呢。”

红发青年轻轻瞥了他一眼,最后目光停在了他的手背上。

白嫩圆润的手背上,有一枚淡金色的鱼鳞,在正午的阳光下熠熠闪烁。

“深海之歌居然也走这条航线来招收天赋者了么?倒是稀奇。”红发青年淡淡回了一句,便不再理会,只留下一抹黑底金纹的披风,闪过胖子的眼前。

胖子依旧笑眯眯的,面露恭敬的看向红发青年离开的方向。等到红发青年消失在了维希海港,他才暗道:“修伊斯居然在边缘岛下了船,上回他站在篮子巫婆那边,难道说,他得到什么消息,边缘岛有什么猫腻?不对,如果有猫腻的话,篮子巫婆自己会亲自过来,那修伊斯来这座什么呢?”

胖子想了想,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跳入了大海中。

岸上的人吓了一跳,纷纷找人前去救援,只是当那些熟谙水性的泅水员跳进海里后,却发现水里根本没有胖子的身影……

红发青年,正是里昂口中的“导师”修伊斯。

他下了船以后,第一时间便朝着格鲁镇的方向飞去。只不过才飞了一会儿,他的眉头便蹙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紧张,下一秒便消失不见。

安格尔此时,刚刚离开沃特福德。

正拿出贡多拉,准备回返格鲁镇时,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一股庞大的血气刹那间迎面而来,这种血气和当初面对尤丽卡一样,纯粹是血脉等阶的压制。安格尔的手一顿,差点跪倒在地。

不过这道血气来得快,消失的也快。

等到安格尔抬起头后,却发现刚才让他差点趔趄的人,却是一个披着黑底金纹风衣、白衬黑裤的红色短发青年。

安格尔有一瞬间的怔愣,脑海里闪过很多的画面。

对于眼前的这个红发青年,他一点也不陌生。

当初跟着摩罗离开旧土大陆时,在维希海港见到过他。后来,在镜姬大人给他的《美男图鉴》里,他又一次见到过此人。

甚至在不久前,他炼制海洋韵律的时候,还用了此人的面貌。

安格尔一想到海洋韵律幻境里那个**男性人鱼,表情便变得有些心虚。

“修伊斯大人。”安格尔恭敬的低下头,向来人打起招呼。除了有些心虚外,还有一些忐忑,他从里昂那里边知道了修伊斯肯定会回到帕特庄园,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如果修伊斯回来了,那依照他对乔恩的上心程度,到时候他的计划会出现变故吗?

“你看上去似乎认识我?”修伊斯自然注意到了安格尔的表情变化,从惊讶到心虚,其中有什么环节,他难道有所不知?

修伊斯这次突然从海月城跨越到沃特福德,自然是开了位面夹道而来。

他是因为感知到神秘波动,才特意赶了过来。在他的认知里,出现在边缘岛上的神秘波动,只有可能是尤丽卡偷走的那件古曼王的秘宝。

他以为尤丽卡出了什么意外,而且神秘波动的位置又恰恰是格鲁镇的方向,于是他忍痛拿出了一路上都没舍得用的珍贵施法材料,跨越了位面夹道来此。

他一出场,就想要通过措手不及的施压,来改变“局势”……结果,当他离开位面夹道才发现,他面前根本没有尤丽卡,而是一个他这段期间听过无数次,甚至妹妹伊莉莎也赞不绝口的少年——安格尔。

他知道安格尔和自己预定的徒弟里昂是兄弟,所以,当他看清来人时,立刻就收起了气势。

正如妹妹伊莉莎所说,安格尔是一个未来预定的炼金大师,他又和里昂是亲兄弟,完全可以借着这层关系,让他们得到一个未来炼金大师的友谊。

而且当初安格尔炼制的那个血色王权,还在他的手上。也正如伊莉莎所说,这个血色王权几可乱真。

正因此,就算伊莉莎不说,修伊斯自然也有自己的考量。

只不过,修伊斯有些疑惑,未等他开口说话,怎么安格尔就出现心虚的表情?

安格尔咳嗽两声:“四年前我前往繁大陆的时候,在维希海港与大人有过一面之缘。”

四年前?修伊斯想了想,他的记忆力虽然不能和桑德斯那种近乎超忆相比,但四年前的事他还是能记得的。

回想了片刻,修伊斯便想起当初从紫荆号下船的时候,看到一个三级学徒,是个胡子老头,他的身边跟了三个小孩,两男一女,其中有一个的确和安格尔极为相似。

“原来如此。”修伊斯点点头:“没想到,短短四年,你居然从一个凡人,变成了南域巫师界的风云人物。”

修伊斯的话,反倒让安格尔有些惊讶了。

“大人知道我?”

“我这段期间,可是没有少听闻你的传言。半步神秘的名号,从天空机械城已经传遍了整个南域。”

“半步神秘?”安格尔一脸呆滞,这是什么鬼名号,他绝对不认同!

修伊斯似乎看懂了安格尔的心思,轻笑道:“你一直隐而不出,天空机械城对你的名号传播,只能以你曾经最高的事迹作为代表,只是为了方便称呼罢了。”

顿了顿,修伊斯眼底闪过晦暗:“你如果对这个名号不满意,可以炼制一个神秘作品,将这个名号给彻底取缔。”

“神秘作品哪有这么好炼制!”安格尔言语中带着浓浓的气愤,前段时间捷波还和他说,名号到时候可以自己争取,怎么短短半年外面的风向就变了?

安格尔却是不知道,半步神秘的名号,在外界虽然有传,但也没到修伊斯所说的那般传遍南域,还有类似‘音乐盒术士’、‘幻境掌控者’、‘狮心荆棘’、‘牛奶男爵’……当然最后一个牛奶男爵的名号也不知从何而起,叫的人是最少的。

“刚才我感觉到一股神秘波动,我过来以后见到了你,还以为你准备将‘半步神秘’的前半缀给去掉。看来,并不是这样。”修伊斯轻描淡写的将话题转移到了之前神秘波动上。

安格尔自然也明白修伊斯的意思,几乎每一个发现他身上有神秘波动的五十,似乎都要过来撩拨一下。

他只能如之前面对斯利乌、尤丽卡那般,无奈的将梦海螺拿了出来。

“大人所感知到的神秘波动,应该是我在试验它的时候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