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节 屹立的门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然后呢?”玛德琳好奇的问。

布鲁芬耸耸肩:“蒙奇阁下来过之后,直接说,这里不能建造据点城。并且下了一道命令,我们可以经过这里,但绝对不能在此久留。”

“至于蒙奇阁下发现了什么,他并没有告诉我们?”

“后来也有很多人在这里探索过,不过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玛德琳皱起眉:“这就是你说的不止于此?还不是和之前一样,说了和没说一样。”

“当然不止于此,除了人消失外,其实还有一个细节,刚才那个古西亚的同伴也提到了。”布鲁芬顿了顿。

安格尔忆起之前那个中年男子说的话,低声问道:“大人指的是,癔症的幻觉?”

古西亚说,他一开始只是听到有人在呼唤他。但后来,古西亚又道,他看到了那个呼唤他的人。

如果当时丝奈法就判断出古西亚的情况,肯定会询问他,看到了谁。可丝奈法什么都没有说,可见霜月联盟的人是知道这个“呼唤的人”。

布鲁芬点点头:“没错,古西亚的这种情况,我们称之为不可逆的诱导标记。我们曾经对诱导标记的人进行研究,发现被标记的人,几乎没有办法逃脱消失的命运。而,这些被标记的人,在消失之前都曾看到呼唤他们的人。”

“经过一些研究发现,他们在消失之前看到的人,应该是一个穿着黑乌鸦斗篷的人。根绝考证,这个黑乌鸦斗篷的人,在深渊原住民的口中被称为苦朗多,是来自无底深渊的死亡引路人,简而言之,就是他们所信奉的死神。”

“无底深渊指的就是深渊的里层,那是我们还不敢去涉足的区域。而那位苦朗多,根据推测,可能是某个执掌死亡的魔神,其门下的教徒。”

布鲁芬说完以后,从空间里取出一瓶黑麦朗姆酒,大口的灌下肚。

玛德琳深思之后,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你的意思是,这个寒古遗址极有可能与深渊……魔神有关?”

布鲁芬摊开手:“谁知道呢,反正那里很危险就是了。既然蒙奇阁下都让我们不要久留,肯定有他的道理。”

安格尔也忍不住问道:“那里难道还真有一个遗址?”

布鲁芬深深的看了眼安格尔:“也许吧,不过最好收起你的好奇心,知道的越多,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其实这些事,都不是什么特别隐秘的事,但霜月之所以要隐瞒着,其实就是担心某些超凡者过于膨胀的好奇心。

好奇心虽然对于巫师而言,是一种必备的美德,但也务必铭记量力而行。

因为好奇心不仅可以害死猫,还很有可能害死一群猫。

事关无底深渊,事关魔神,就绝非小事。

他们没有再就寒古遗址的话题询问下去,而是说起其他的事,仿佛之前的话题根本不曾谈论过。

纵然嘴上不提,安格尔的心中却是对这片寒古遗址,生出隐隐的忌惮。

同时,也对那些能在深渊这种处处危机开辟出据点城的先贤,心怀敬意。

玛德琳和布鲁芬聊得话题天南地北,偶尔提起一些秘幸与传闻,让安格尔大开眼界。不过,当他们飞出寒古遗址的地界时,谈兴便开始下降。

寒古遗址因为某种不知名原因,几乎没有魔物会去那儿。可一旦离开寒古遗址,接下来的路程就很难说了。

在经历了一段无声的路途后,玛德琳突然问道:“羊魔人都出现在了最表层,难道说,霜月已经开始了大动作?”

玛德琳的问题,让布鲁芬一愣。

“我只负责搞研究,这些我可不知道。”布鲁芬耸耸肩。

“哼。”玛德琳鼻腔里嗤了一声,似是不信,又似是讥讽。不过布鲁芬却面不改色,一点也不觉得被冒犯,反倒是笑眯眯的道:“无论有没有大动作,对于你而言不都是没差,你来深渊的目的,反正也不在此。”

玛德琳眼神一凝,深深的看了眼布鲁芬,两人默契的不再继续接着此话题聊。

一路上,所有人都提心吊胆,在丝奈法实力大减的情况下,若是遇到类似羊魔人的这种强敌,他们恐怕很难招架。

不过幸运的是,从寒古遗址离开,一直行到灰度叠层区,都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偶有魔物入侵,都是小虾米级别的。甚至学徒抱团,都能清理干净。

直到进入灰度叠层区,布鲁芬才松了一口气:“这才是正常的预期嘛,毕竟这是我们开辟了数百年的安全路线……遇到羊魔人应该只是意外。”

此前的六批物资补给队,从最表层到最前线,都没有遇到任何问题,而且当时带队的还只是普通巫师。

如今有了丝奈法,反倒出了一点小变故。

“难道这就是幸运守恒法则?”布鲁芬嘴里低声嘀咕,“拥有什么实力就该承担什么变量?因为丝奈法实力太高,正向变量达到极值,引出了羊魔人……如今丝奈法的实力降低,反倒让路程变顺了。”

布鲁芬口中的伪知识科普,被玛德琳和安格尔直接无视了。

如今安格尔更关心的是,灰度叠层区,究竟是什么样的?

他之前看过很多资料,知道深渊分为表里两域,表三层又被称为深渊外围,是普通魔物以及原住民活动的区域。至于里层,很少有人类踏足,所以资料很少。他们要去的前线,指的其实就是在深渊外围靠近里层的地方。

而如何跨层,安格尔所了解到的其中一种方法,就是通过灰度叠层区。

不过书中得来的,终究只是一句话。真实的情况,必须要躬体力行,亲眼见识才会知道。

刚一进入灰度叠层区,安格尔便感觉到周围的空间能量极为的活跃,按理来说,过于活跃的能量肯定会撬动物质界。

但这里的空间能量很奇怪,它虽然能让你感受到它的活跃,但它又仿佛被什么束缚着,让它不至于成为脱缰的野马,不至于因为不稳定导致空间裂缝丛生。

最大的特征,就是地表的植物。

这里的植物居然比起寒古遗址还要多,而且长势还一点也不差。如果真的在空间不稳定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有植物。

“如果是空间系的巫师,在这里估计会有很大的收获。”安格尔低声嘀咕。

“其实不然,空间系的巫师想要收获,至少要解析空间能量。这里的空间能量看似随处可在,但你无法去解析它,因为它们是被跨层之门收束着的。除非是空间系的高阶巫师,也许能强行解析,但下场就是这里的跨层之门彻底消散。”玛德琳听到安格尔的自喃,向他解释道。

安格尔有些不好意思,果然他还是太想当然耳了。

收起心中的赧然,安格尔问道:“跨层之门,就是我们进入深渊二层的地方?”

“并不是深渊二层,而是直接去深渊三层。”玛德琳顿了顿:“深渊表层很大,恐怕比起南域也不遑多让,进入内层的方式很多,其他地方有进入二层的方式。而这里的跨层之门,是可以直接去三层的。”

玛德琳说到这时,突然指着前方的山脉。

“翻过这个山脉,应该就能看到跨层之门了。”

一路行到山脉顶端,还没翻山,安格尔便感觉到庞大伟岸的气息从山脉的另一头传来。这种伟岸气息,和巫师界的世界意志极其相像。

“束缚住空间能量的源头,就是那里了。”

当抵达山脉顶端的时候,安格尔往下一望,眼神中闪过惊色。

跨层之门,他以为只是一个修饰的手法,说是门,其实是其他的东西。结果,还真让他有点意外,这个跨层之门还真的是一扇“门”。

这扇门高达十数米,矗立在一个峡谷的云雾之中。

门的整体颜色是黑色,材质看不出来,但有种骨质的光滑感。门面上有各种奇异魔物的刻绘,崇火祭祀的原住民、闭目蹲守的石像鬼、铺天盖地的深渊龙……

最为奇特的是,在门的顶端,有一双笼罩在黑色雾气中的独眸,注视着这片天地。

“这……就是跨层之门。”玛德琳带着感慨的语气说道,无论多少次看到这扇门,都不得不为其庞大的威势所折服。

安格尔也感觉到极为震撼,不过,他心中其实更多的是疑惑。

“这扇门为什么矗立在这,是谁矗立的?上面的气势,很像世界意志,难道是深渊的世界意志安设的?”安格尔心里的疑问一个接一个。

对此,玛德琳的回答是:“为什么会有门,这个我不知道。至于是谁矗立的,根据一些资料考究,应该不是世界意志,而是深渊的一位远古魔神。门上面的独眸,就是那位远古魔神的标记。”

“没错。”布鲁芬这时也站出来补充道:“在深渊外围,不止一扇跨界之门,上面都有这位远古魔神的标记。”

“那我们进入跨界之门,岂不是会在他的注视下?”

“不会,因为这个远古魔神早已经消失在岁月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