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节 尼尔庭冬宫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在千年之前,有传奇巫师将某扇跨层之门给彻底毁坏了,这位远古魔神也没有任何的表现。故而,巫师得出它可能早已消失的结论。

不过,所谓消失在岁月中,并非是说它已经死了。或许只是疲惫沉睡,又或许是失望远离,当然,也有可能是不敌时间侵蚀,彻底的泯灭。

远古魔神的气息终究已经消散,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留在跨层之门上的意志与伟力,还长存于世。

“其他人在此休整片刻,所有护卫队的人和我一起开门。”丝奈法的声音传到众人耳里。

这个“开门”,便是推开跨层之门。

想要推开门,需要达到一定的实力。

根据考究,这种推门的限制,其实是远古魔神对表层生物的一种保护。想要推开门,你的实力至少也要达到深渊三层的均等实力,否则进入三层就是找死。

以丝奈法未曾受诅咒前的实力,单人即可推开,如今却是需要护卫队的配合,也足以知道她的实力受损严重。

当门缝逐渐露出,安格尔好奇的将目光投到门缝后面。

不过遗憾的是,门缝之后并没有出现新世界,而是被一层灰蒙蒙的雾墙所遮掩。

虽然看不到门缝后面的世界,但安格尔却是陷入了思索中。深渊因为有层数递进,他原本以为深渊的结构是无限延伸的类地下室结构,跨层就是从一个梯子跃到另一个梯子,表现方式可能是进入天堑深坑一类的。但没想到,跨层的方式会是进门,门后的空间是镜面还是平行?亦或者就是天梯,门是传送的表现方式?

“你看上去很疑惑?”玛德琳发现安格尔眉头紧皱,开口问说。

安格尔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这种跨层,难道是像童话世界的表中里三层空间?”

“并非如此。童话世界虽然分为三层空间,但内里结构和大小,其实是受到表层世界的制约。深渊则不同,每一层的结构都不会受到任何制约,你可以理解为,每一层就是一个世界。这些世界按照某种苛刻的限制规则所排列,既是相通,也是独立。”

玛德琳自己对于深渊的结构了解也有限,她只是将巫师界自古以来对于深渊结构的猜想说了出来。

安格尔还在思索的时候,大门终于推开到了一个宽度。

并且,当护卫队松开推门的力道时,大门又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在慢慢关闭。

“趁着门关闭前,所有人立刻跟上!”

跨层之门自我关闭的速度很快,众人也不敢耽误,一个个的投入了雾门之中。

安格尔也停歇了思考,开着贡多拉,一头扎进了灰蒙蒙的雾墙中。

他们在雾墙里穿梭了半分钟,终于看到了外面的景象——茫茫无边的雪原。

一望无际的四野,都是白皑皑一片,大雪遮蔽了视野,沁凉的气息钻入鼻腔,耳边只余呼啸风声。

“这就是深渊三层?”安格尔仔细的感受了一番,周围的能量跃动的确比此前要更加狂暴了,这也意味着,巫师想要回复魔力会更加困难。

至于其他的地方,安格尔倒是没有发现变化。天色依旧黯淡,气氛也依旧压抑,冷刀子吹来的风,也和之前一样,带着肃杀气氛。

霜月护卫队并没有停下来,还在前方开路。

这一飞,就是大半个时辰。他们依旧在雪原之中,不过却来到了一个栖身之所——尼尔庭冬宫。

那是一座在茫茫风雪之中矗立的废弃神殿,风格极为古怪,外墙的雕刻是各种表情狰狞的魔物,就连守在门口的雕像,都是背生双翼的石像鬼。单从这一点来说,就可以看出这个神殿在没有废弃前,信奉的应该是邪神。

踏入冬宫,冷空气立刻被阻拦在外,暖融融的气息充斥在宫殿之内。

“尼尔庭冬宫是霜月联盟重要的一站,到了这儿,下一步就是各自按照任务的不同路线,去往各个前哨站了。”玛德琳说道。

“也就是说,从这里开始,大家就各走各的了?”安格尔问道。

玛德琳点点头,同时表情开始变得更加凝重:“没错,所以接下来的这段路程,才是最危险的一段路。”

顿了顿,玛德琳话锋一转:“丽安娜不是留给你一瓶昆纱花香氛吗?等离开这里后,你就可以用了。”

丝奈法安排众人在冬宫里暂歇,她则带着几个护卫队的人,离开了冬宫。

安格尔正好奇丝奈法的去向时,马赫尔带着剩余的护卫队,将众人召集在一起后,说道:“丝奈法小姐去联络各地的幻兽了,等会儿会载着你们前往各自的任务地点。”

顿了顿,马赫尔拿出一张表格单:“这次的补给去向,有八个前线方位。分别是械之门附近的双塔哨岗、暗洋深涡附近的科多港口、潜恶之洞深处的崖壁避难所……以及,临界森林外围的守望要塞。”

马赫尔开始对学徒接到的前线任务进行分类归纳,根据需要,会安排他们到不同的地方进行前线建设。

至于正式巫师,马赫尔却是没管。正式巫师既然来到深渊前线,肯定有各自的安排,或者说各个巫师组织的安排,他没必要去管。

安排完毕后,各自歇息等待幻兽的到来。

安格尔也趁着这个时间,对各个前哨站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前哨站全都在各个里层入口的附近,安格尔即将去往的前哨站,是守望要塞。根据布鲁芬的述说,这个要塞是所有前哨站中最危险的一个,因为通过临界森林进入深渊里层的话,会抵达一片黑水流域,在这附近就有一座恶魔城。

如果恶魔城中有恶魔要进入深渊表层,临界森林绝对是首要选择。

“虽然守望要塞是最危险的一个前哨站,但同时,那里也是真知巫师最多的地方。幻魔大师、如夜、以及冰镜阁下都在那里。”布鲁芬顿了顿:“如无意外,丝奈法估计也会去守望要塞。所以,整体实力还是有保证的。”

“丝奈法也去守望要塞?她难道不去找蒙奇阁下解除冰谷的诅咒?”玛德琳疑惑道。

布鲁芬叹了口气:“不是丝奈法不想去,而是蒙奇阁下在数年前就去深渊里层了,一直没有定所。只有他联系我们的份,我们很难联系到他。”

玛德琳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秘幸,她一直以为蒙奇阁下会待在霜月的大本营。不过这样的话,那丝奈法的诅咒该怎么办?

“只能等下次返回巫师界,到时候找其他人来帮忙了。不过,就算要返回巫师界,也只有等能量潮汐过去以后,才能再次跨界。”

在布鲁芬感慨的时候,冬宫的外面突然传来巨大的呼啸声,同时还伴随着尖利的鹰鸣。

布鲁芬听到那声鹰鸣后,眼底闪过恍然:“果然,来的最快的还是葛洛什。”

与此同时,马赫尔的声音也传到众人耳中:“葛洛什已至,前往崖壁避难所的人,准备出发!”

安格尔随着众人的步伐,也走到了冬宫的外面,见到了被称之为葛洛什的幻兽。

那是一只足以遮天蔽日的巨大神鹰,头生白冠,在风雪之中就像是冰之女神的侍者,从天而降,掀起大量的雪尘。

这只神鹰的背部极为宽阔,上面甚至建了一个防风的堡垒,此前离开的霜月护卫,便有一人在堡垒的门口前,打开门示意去往崖壁避难所的人赶紧上来。

五十余学徒,以及六位巫师踏上了神鹰背部。

伴随着一声鹰鸣,葛洛什张开双翅,飞上了天空。

葛洛什来的快,去的也快。安格尔还在震惊于神鹰的巨大时,它已经化为黑点,消失在了风雪深处。

葛洛什离开没多久,大地出现一阵震荡。

一只比起葛洛什更为巨大的独角红蝎,对天长嗥,飞驰而来。

“洛加米丹也来了。”布鲁芬淡淡道,和葛洛什一样,洛加米丹也是载着学徒去往前哨站的一只幻兽,而它去往的地方是械之门附近的双塔哨岗。

时间逐渐推移,各种恐怖且巨大的幻兽出现,将尼尔庭冬宫里的众人纷纷载走。

人数越来越少,原本喧闹的冬宫,重新变得寂寥起来。

玛德琳这时,转头看向正在感慨上一个幻兽的布鲁芬,眼神里带着疑惑与嫌弃:“马赫尔都离开了,你怎么还没走?”

布鲁芬腆着脸笑道:“难道我之前没说过,其实我也是去守望要塞的吗?”

“你去守望要塞做什么?”玛德琳眉头皱起,布鲁芬作为一个技术型巫师,一向是被霜月珍而重之看待的,怎么会突然跑到最危险的守望要塞去?

布鲁芬笑眯眯的道:“你猜?”

玛德琳眼神一凛,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突然变得阴冷:“你……难道是为了她去的?”

布鲁芬耸耸肩,没有回话。但玛德琳几乎已经确认了布鲁芬的意图,想想布鲁芬的专业,再想想那人的爱好……

玛德琳看向布鲁芬的表情越发的阴狠。

布鲁芬却道:“你要做什么,你自己看着办,我又不会阻拦你。”

“最好是这样!”玛德琳冷冷的看了布鲁芬一眼,撂下这句话便不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