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节 地下管道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桑德斯眼睁睁的看着安格尔遁入黑暗中。

刹那间,桑德斯只觉发指眦裂,他猛地一抬头,面色阴冷的看向天空。

桑德斯按捺住怒火,如今第一时间不是去发泄,而是要探察安格尔的情况。想到这,桑德斯收回视线,戴着手套的双手再次跃动起来,之前感知到的信息一道道的融入他的思维中。

虽然他能看出来,安格尔之前选择的那条路,是当下最安全的路,换做是他,估计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但,那只是那一刻最安全的选择,之后安格尔的情况,却是难料。

半晌之后,桑德斯的心情稍霁。

在那种危机的情况下,他甚至都准备强闯进去回收安格尔的死魂了。但如今他的精血未散,这也意味着安格尔的情况还比较稳定。

只不过他现在联系精血的时候,似乎被一层隔膜阻拦……能感知到它的情况,却很难与之联络。

这种状况,不像是之前安格尔跟着法夫纳时,因为法夫纳能级太高,影响了信息传递。反倒是像,安格尔进入了一个天然屏蔽探察的地方。

桑德斯默默的看着不远处安格尔坠入的那个深坑,如今强闯进去也不是好时机,他思忖了一下,花费了一些力气,包裹着一丝带有探查性质的法念,缓缓的探入紊乱的能量中。

桑德斯计算的很精准,当这一道法念来到深坑的时候,恰好包裹在外的能量被消解。

只是一瞬,探察法念便被紊乱的能量撕裂。

不过也就这一瞬间,桑德斯看到了深坑下的情况。

一个有开口的管道?

管道的材质,让桑德斯一愣,他抬起头看向远方被尘埃遮掩的虚空巨塔,那青灰色的石壁,和深坑中的管道材质几乎一模一样。

他现在有些明白了,看来安格尔是落入了虚空巨塔的地下管道中。

哪怕虚空巨塔的铭文枢纽被关闭,但它本身的材质也是带有强大的防御措施,所以他才会感觉与精血联系时,有所隔膜。

桑德斯思忖了片刻,倒是没想到,他们之前傀儡无法探入虚空巨塔,反倒是在这里有一个隐蔽入口。

虽然地下管道中的情况如何,桑德斯无法得知,但他的精血并没有触动防御底线、也没有异动,从这可以推断,安格尔相对而言还是安全的。

桑德斯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有些无奈。如今法夫纳和科莫多越打越激烈,甚至都擦出一丝真火,现在闯进紊乱能量场,面对的就是两个半步传奇的攻击。

所以,桑德斯却是没办法在这时进入其中。

在这种无力的情况下,桑德斯只能暂时将目光从安格尔身上移开,然后他抬起头看向了天空浮冰。

他可没有忘记,造成这一切的祸首。

之前破坏音符的那道怪异能量,虽然进行了某种包装,让人无法判明其属性,但桑德斯可以确定,那道怪异能量肯定是从浮冰之上传来。

在浮冰之上,与自己有仇的很多,但如此迫不及待的要动手的,只有那几个。

要么是重力森林,要么就是和重力森林背后的……深海之歌!

想到这,桑德斯的眼中却是闪烁着一股阴寒气息。

……

另一边,安格尔蜷缩在一条阴暗的地下管道中。

周围安静极了,外界一切的喧哗声都无法传到这里。

安格尔此时全身无力,他能感觉到眼耳口鼻中都在淌血,不是外伤,而是之前用脑过度产生的后遗症。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值得庆幸的是,过了这么久,身体依旧没有崩解,他确定自己已经逃离了外面紊乱的能量场。

安格尔蜷缩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从手镯里取了一瓶萤绒药剂,缓解一部分伤痛。

当散发着绿色光芒的萤绒药剂入口,安格尔能感到大脑的刺痛,在逐渐消失。毕竟不是什么大伤,好的也算快。

只不过疼痛感消失后,安格尔迎来的却是深深的疲惫,以及许久未曾感知到的倦意。

虽然很想一睡了之,但如今情况还未分明,却是不能就这么睡下去。

安格尔从手镯里取出一个装有黑褐色混合黏稠液体的瓶子,他的表情有些迟疑,似乎在想着要不要使用它。

但感觉到大脑越发昏沉,安格尔还是用一脸嫌恶的表情,扭开了瓶盖。

刹那间,一股难以描述的味道,便从瓶子里传了出来。

极臭,且极浓郁。

哪怕只是闻了一小口,但那种味道却从鼻腔直直的冲入上脑。霎时,之前的倦意一清而空,提神效果比起特制的兴奋剂还要有效。

但后遗症,却是胃里的酸液反噬。

安格尔忍住发吐的**,将瓶盖盖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丢回了手镯中。

紧接着他连续使用了好几次清洁术,但就算如此,他依旧觉得那股浓郁的臭味,弥漫在他四周。

这种臭味也许不是安格尔闻过最臭的,但绝对是最让他犯恶心的。

“这么臭的味道,谁会相信,这东西居然是香氛的材料!”安格尔在长吁一声,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这东西叫做黑豚腺液,其实是某种深海黑豚发情后分泌出来的体液,而且因为排泄管道的原因,其中还混合着这种海洋生物的排泄物。

黑豚腺液的味道极臭,但经过无数倍的稀释,再辅以其他材料,可以制作成非常上等的舒洛蒙香氛。

臭与香,就在一线之间。

安格尔虽然知道很多香氛的原材料都很臭,但他还是无法想象,那些最初制香的巫师是怎样发掘出这些材料的。还有,那些女巫明知道原料是什么,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喷在身上。

细思极恐。

抛开不必要的思绪,在经过黑豚腺液这么一熏陶,至少安格尔感觉思维清醒多了。他这才有空去思索问题,以及打量周围的环境。

他最先关注的是封印托比的冰封咒,还好,之前他一直用魔力之手护佑着,并没有出现异样。

然后安格尔才打量起周围环境。

自己所处的地方,似乎是一条昏暗的狭窄小道。地面干燥,空气有流通,可见这里不是死路。

安格尔抬起头看向唯一的光线来源——头顶的入口。

想来,之前他便是从这个入口落下来的。

这个入口处隐隐有一股奇异的能量,这种能量形成了一张混沌的灰膜,安格尔尝试着去观察这张灰膜,他发现正是这个灰膜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气息,甚至包括声音。

安格尔不敢轻易的探出去,他很清楚,外面肯定是紊乱的能量,如今探查出去就是作死。

而且,安格尔也无法肯定入口处的这层灰膜就是安全的。很多类似的能量膜,都是进入简单,出去危险,说不定这种这层灰膜也是如此。

虽然不知道外面情况,但至少现在情况还算安全。

安格尔又尝试着拿出桑德斯的精血,想要联络一下外面,可精血完全没有反应,估计入口处的那层灰膜,也屏蔽了这种信号的传递。

安格尔叹息一声,只能将精血收了起来。

在昏暗的小道里,安格尔暂时不能出去,思维便开始跑马。

先前因为情况危机,没有去思考险境的源头,如今沉下心后,安格尔便回想起之前一切造成他陷入险境的源头——天外而来的古怪能量。

正是这道古怪能量击碎了桑德斯传来的音符,这才导致他落入险境。

如今回想起来,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恰好在最关键的时候,天外恰好落下一道能量,还恰好的击中了音符……

可见,这道能量绝对是有预谋的。

可谁会想要致他死地?总不会是法夫纳吧。

以法夫纳的实力,想要让他死,根本不需要如此谋划。

安格尔有些想不通,索性将这个问题抛开,而是思虑其如今的情况,以及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

与此同时,才被安格尔念叨的法夫纳,却是在与科莫多缠斗过后,后退了几步,得到一瞬的空隙。

在这空隙间,法夫纳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可没等法夫纳去深思,对面的科莫多根本没有歇息,再次发起了进攻。

法夫纳抬起头一看,却见科莫多的双眼变得通红,看上去似乎是被打出了真火。

但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科莫多的狰狞表情中,隐隐能看到厄德西诺斯以及米洛陶洛斯的影子。

面对一道道喷射而来的火焰,法夫纳也不得不旋身应对。

而之前心中升起的疑惑,却是在这一刻,又被抛之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