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节 意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桑德斯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他一开始还没认出来这个雕像,可当安格尔说出,雕像雕刻的是大魔神——残酷学者后,桑德斯立刻感觉到背脊骨开始逐渐变凉。

残酷学者,这可是大魔神!

一个普通的魔神,就已经能掀起狂澜,更遑论这是一个大魔神!

“你怎么会有残酷学者的雕像?!”桑德斯眉头紧蹙,紧紧盯着安格尔的眼神。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将自己在地下大厅发生的事,说了出来:“我在地下大厅的时候,遇到了残酷学者的意志……”

听完安格尔的述说后,桑德斯表情越发的凝重:“……然后,你答应了魔神的条件?”

安格尔颔首。

“你应该知道,任何和魔神有牵扯的东西,都绝对不能小觑。”桑德斯眼神难得出现了焦虑,他看着安格尔低头不语,最终也只能轻叹一口气。

这也不能怪安格尔,那种封闭的情况中,在残酷学者有心的算计下,安格尔当时的情况只有两种,要么答应,要么去死。

如今既然已经答应了,作为安格尔的导师,桑德斯也只能想办法,有没有办法将魔神给安格尔的影响降至最低。

一时间,桑德斯陷入了思索中,他在脑海里飞快的搜索着魔神相关案例。

在巫师界,因为借魔神之力来行事非常便利,短时间就能达成想要的结果,所以有大量的巫师或明或暗都与魔神有牵扯。不过,这种牵扯一般都没有直面魔神,顶多与魔神的万千化身进行不为人知的交易,真要说和魔神主意志有直接关联的例子,倒是不多。

毕竟,主动和魔神接触,并且受到魔神影响的巫师,多是潜力很低或者急功近利之辈。这种巫师,魔神也不会太重视他们。

而真正潜力强大的巫师,绝对会谨而慎之,不会去与魔神有主动的牵扯。曾经,桑德斯也对安格尔三令五申,让他远离任何和魔神相关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出事。

桑德斯回忆了很多与魔神有关的案例,与如今安格尔进行横纵向的对比,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你只是口头答应了残酷学者的承诺?没有签订任何惩罚条款?”桑德斯问道。

得到安格尔肯定答复后,桑德斯表情越发感觉到奇怪:“那残酷学者没有给你刻印真名印记?”

安格尔依旧摇摇头。

桑德斯皱起眉,这和他看到的例子明显不符合啊。别说那些直面魔神主意志的人,就是和魔神万千分身进行沟通的巫师,也必然会刻印下魔神的印记。

这种人,其实很好分辨。桑德斯每次见到这类人的时候,都能隐隐约约闻到他们身上令人恶心的气味,在野蛮洞窟中,其实就有类似的人,无论是学徒亦或者巫师,都有。

而安格尔很特殊,桑德斯之前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闻到任何魔神的气息,所以直到安格尔自己承认,他与残酷学者做了一个约定,桑德斯才知道有这一回事。

“你再仔细说说中间的过程,从你落到地下管道开始,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遗漏。”桑德斯追问道。

安格尔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从头开始一五一十的说了起来。

这一回,安格尔说的非常仔细,包括他看到地下管道的铭文,以及试图启动尽头的门……每一个细节,甚至包括他自己内心的想法与猜测,都巨细靡遗的说了出来。

“……它会读心之术,我什么都没有说,它就已经知道了我很多的消息……它还去了我的灵魂之地……”

“等等!”桑德斯突然叫停:“残酷学者检查了你灵魂上的那个伤口?”

安格尔点头。

“结果如何。”桑德斯喉咙动了动,作为安格尔的导师,他很清楚安格尔灵魂上的事。对于其他人而言,灵魂是脆弱无助的,但安格尔的灵魂却是一个禁忌!

哪怕桑德斯自己也不敢去研究,只能侧面的臆测,或许‘魇魂体’最大的关键,就是灵魂!

“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有绿纹的出现……残酷学者的主意识退出了我的灵魂之地……我得到了代表「屏蔽」的绿纹……接着朱庇特就醒了。”

桑德斯到现在才明白,之前他感觉安格尔身上似乎有一层罩子般的东西,原来就是这个「屏蔽」绿纹。不过这个屏蔽绿纹,似乎只能阻拦读心之术。

安格尔接下来说的事,基本和之前说的相差不大,只是多说了一些自己的心理想法,譬如他答应残酷学者之前,其实内心也权衡了许久。

安格尔说完后,桑德斯再次陷入沉默。

残酷学者突然退出安格尔的灵魂之地,并且不再去探测,这一点其实透露了很多的信息。

桑德斯把自己代入残酷学者的情状,如果他是残酷学者的话,依照外界对残酷学者的评价,这是一个极其独特的魔神,它比起很多巫师还要博学,并且它是一个极其追求学术与研究的魔神。如果按照它的行为思考模式,在发现安格尔灵魂有异后,绝对会升起研究的**,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放弃探索。它唯一放弃探索的理由,或许就是……它失败了。

与安格尔灵魂背后的存在交锋后,它输了。

这是最大的可能,并且以这个可能性为基础,后续残酷学者做的所有事,包括它不给安格尔刻印真名印记,都有了解释。

因为魔神刻印真名印记,必然会刻印到灵魂上的!

它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因为——它、不、敢!

想到这,桑德斯除了松了一口气,同时对安格尔灵魂背后那个存在,也充满了好奇,连大魔神的实力似乎都不够看,背后到底有什么奥秘?不过他好奇归好奇,却很明白一个道理,在没有实力作为前提的情况下,好奇心会害死猫。

所以,残酷学者不敢刻下印记,又对安格尔很好奇,所以才把雕像留给安格尔身侧,想要借此观察?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讲,一切都合乎了事实。

桑德斯觉得,这个也许就是真相了。

桑德斯将自己的猜测,简单的告诉了安格尔:“或许残酷学者是在忌惮你灵魂背后的那个存在,所以不敢刻印下印记。”

顿了顿,桑德斯又道:“不过,你需要记住的是,你的灵魂就算再特殊,但那不是你的力量,甚至可能成为你的隐患……而且,如果你肉身死了,灵魂也只是无际世界的孤舟,永远抵不到彼岸。”

桑德斯说这番话,也是为了让安格尔意识到,不要将任何的期望,放在未知的力量上。

只有自己掌握并且理解的,那才是自己的。

安格尔似有所悟的点点头:“那我带着这个雕像,会有什么隐患吗?我听残酷学者的意志说,这东西似乎可以使用,后来我还见到了伊亚达塞,它告诉我这是降物,降物是什么东西?”

“降物,是容纳魔神意志降临的容器。”桑德斯:“而所谓的使用,其实就是和那笃信邪神的信徒一样,从内心深处祈求魔神的垂怜,它便可以主动将意志降临。”

“你主动去祈祷魔神降临,付出的代价超乎你想象。所以,绝对不要使用它。”桑德斯说到这时,语气稍缓:“至于这个降物会不会有什么隐患,这个我还未知。不过目前来看,你的状况和其他被魔神标记的人不同,影响就算有,应该也极其有限的。等回到野蛮洞窟后,我再去查查文献资料。”

“还有,这个降物会容纳魔神意志,说不定它一直留有意识在暗处观察着你,所以你最好将屏蔽绿纹时刻打开;如果你要做一些隐秘的事,也尽量打开魇境,并且将它放在魇境之外。”

桑德斯说完后,看着安格尔深深的的叹了一口气。

总觉得这小子惹麻烦的能力,似乎越来越强了?之前不在眼皮子底下,也就罢了,如今就在拉苏德兰,而且也不过短短时间内,都能招惹到残酷学者这种人物……桑德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一种心累感油然而生。

在桑德斯叹气的时候,虚空巨塔突然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头顶也开始稀稀拉拉的落下碎石。

安格尔和桑德斯对视了一眼,他们身形瞬间动了起来。这里离大门非常的近,所以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大门前。

大门非常宽大,足以容纳巨人进入。如今,大门是大打开着的,当他们来到这里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门外无尽的烟尘。

这些烟尘或是激战掀起的尘土,又或者是拉苏德兰崩塌时形成的碎雾。不过,很快这些烟尘便被一片云雾覆盖。

“淅沥淅沥——”幽魅柔媚的女声,突然传入耳中。

紧接着,丝丝细雨从天而降。

看到这一幕,安格尔与桑德斯心中同时闪过一个名字:妮托缇普!

“妮托缇普的雨云将虚空巨塔的范围全部包住了。”桑德斯沉吟道:“它打算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