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节 绝对碾压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恐慌?无焰之主不知自己为何,会迸发出这种连k都觉得荒诞可笑的情绪。

但眉心剧烈的跳动,以及陡然变得惊悸的心情,似乎都在表明着某种灾祸即将降临的不祥预兆。

“不管他是谁,但无疑,肯定是从遥远时空降临的。”无焰之主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恐慌,不停的自我说服着:“而且绝非本体降临,只是一缕意识降临。”

“就算他本体再强悍,降临意识所携带的能量也绝对不多!所以,不会有事的。”

无焰之主话是这么说,但“他”的出现,连时空都为此而停滞。

而且这种停滞,甚至牵连到了自己。

——这具分身还无法形成完整法域,所以在这种情况,无法挣脱“时空静止”,好像还说得过去。可k的魔神真灵,可是实打实的从无底深渊降临的,连魔神真灵在这一刻都无法动弹,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无焰之主不敢往深想,这会让k本就恐慌的心情,继续加剧。

“只是这一刻罢了,影响本源规则,世界意志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无焰之主如此自我安慰。但k却是忘了,在与敌人对战的时候,将希望寄托于世界意志,已经是在示弱。

也正如无焰之主所想,这种时光停滞的感觉,只出现了一瞬。

眨眼之后,风声继续呼啸,火星与萤光也继续随风而动。

在无焰之主松了一口气时,对面的虚影却在这一刻,忽然动了起来。

无焰之主迟疑了一下,才开始作出反应。k之所以犹豫,其实是在分析着之前的恐慌心态,并且踌躇着要不要立刻将魔神真灵召唤回无底深渊。

可最终,k没有选择召回真灵,而是想要试探一下,这个金发虚影的攻击强度。

如果其攻击手段和之前相差无几,其实可以留下来拼一把。

在无焰之主如此想着的时候,金发身影突然消失不见,就像是瞬移一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无焰之主的面前!

“不好!”无焰之主心中叫糟!

k立刻开启无焰之火,身周浮现出一道道诡异火纹,与金发身影对撞了过去。

对方速度极快,想要开启防御已然来不及,那就以攻代守!

无焰之主想着,如果对方不闪避,也不过是两相皆伤的情况,如果闪避了自己的攻击,那他创造出来的攻击机会就消失了。

k想法很好,可当k将火纹攻击出去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沾染到,就像打到了空气一般。

在k疑惑的时候,余光看到对方穿过了自己。

穿过自己?

无焰之主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眼前便突然闪过一道厚密的红雾。

当红雾出现的这一刻,风声突然变得很轻,时间仿佛被放缓了一般,一切都静谧无比。但无焰之主的思维却并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连五感都变得更加的清晰,k能听到烈烈风声,能听到远处格瑞伍肠道蠕动的声音,能听到**塔肉身崩溃时的声音……各种声音,各种气味,以及各种影像,都呈现高度解析。

当k注意力重新回到眼前的红雾时,终于发现红雾的真相。

这是鲜血喷涌而出时的一种视线错觉。

鲜血?为什么会有鲜血?

无焰之主突然想到了什么,低下头看去。却见瓷白的胸前,多了一个巨大的贯穿伤口,这道口子前后相通,里面空荡荡的。

内里的心脏,已然消失不见。

当无焰之主的心念回转过来时,延迟而来的剧痛,瞬间侵入了k的思维,变缓的时间也在这一刻恢复正常。

“好快!”快到无焰之主对时间都产生了错觉般的迟缓,快到k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就已经结束。

k以为对方会使用绿纹,然而并没有。

简单粗暴的速度,恐怖到极点的能量爆发,瞬间就突破了**真身的防御!

甚至在无焰之主毫无所觉的情况下,便结束了战斗。

这具分身的能量之源,便是心脏。当心脏消失的时候,这具魔神分身将彻底的失去作用。

无焰之主眼底从混沌到清明,从恐慌到平静,最后慢慢变成了阴狠。

既然分身已经失去作用,那么趁着大脑还能控制的时候,k决定做最后一次反击——

以身躯为媒介,以血脉为燃火,来引爆所有的血肉,以及所剩的能量!

无焰之主做出如此果断的决定,并没有想过要重创金发虚影,k也知道不可能。之所以让身躯爆炸,只是为了隐藏自身的血脉信息。

不过,无焰之主的动作还没有开始,便感觉自己的后脑的头皮一阵发麻。

k还没意识到这种发麻从何而来时,就感觉思维堕入了无际的黑暗之中。

无焰之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旁的格瑞伍却看得很清楚。金色长发的身影,在穿过无焰之主身体后,缓慢的伸出手,掌心对准了无焰之主的脑袋。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格瑞伍的眼睛被剧烈白光所刺,让它不自觉的闭了下眼。当它睁开眼的时候,无焰之主的头颅已经被炸成了碎渣。

大量的红白液体,以及碎裂的骨渣,迸射开来。

逆光之中,魔神分身那具无头躯壳,双膝一曲,发出噗通一声响后,缓缓的跪倒;血液如泉涌喷薄,紧接着才重重的摔落在地。

“魔神分身……就这么死了?”

“就这么两下,或者说,只有一击,k就再无翻身之地?!”

格瑞伍愣住了。

上一秒还是绝望的心情,但短短的一瞬间,形势再次逆转。而且这一次的逆转,是绝对的碾压!

轻松的不像是在与魔神分身对战,而像是捏死了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格瑞伍看着远处逆光中的金发身影,眼底带着惊悸,但同时也带着一种憧憬,以及发自内心深处的尊崇。

这一幕,就像是在格瑞伍的思维里,打下了一道深深的钢印,永不磨灭。

……

当魔神分身陨落的时候,在无底深渊的黑暗虚空中,突然发出了一阵充满暴怒的咆哮声。

而咆哮声的来源,正是无焰之主的真身。

随着无焰之主的怒吼,无以计数的信徒在不同的世界里,跪倒在无焰之火的印记前,瑟瑟发抖。

k的怒吼,再次吸引了很多的视线,有一些甚至是古老的存在。

k们很疑惑,无焰之主发生了什么事?

之前还一副喜悦至极的模样,将福音传播给自己的信徒。可转眼间,就暴跳如雷?

对于魔神而言,k们的情绪早已在无尽的时间里,慢慢的被消磨。无焰之主的这般大喜大怒,自然是让k们感觉到好奇。

此时,残酷学者所在的图书馆里,因为无焰之主的情绪变化,正传出一阵交谈。

“欲念之镜告诉我,你或许知道些什么。”一道话语声,传入残酷学者耳里。声音极为轻柔,就像是一片绒羽落到心间,让人莫名觉得心痒。

“我就说谁会在这时找我,原来是恶欲魔神。”恶欲魔神,又被称为“不祥恶戏”,最擅长玩弄**与人心。

残酷学者回话的时候没有抬头,k知道,对方只是透过虚空传来声音,其实距离自己极其遥远。

一阵低沉的,让人心动的酥麻笑声之后,不祥恶戏继续道:“无焰之主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吧?”

残酷学者眼眸回望,看了一眼无焰之主所在的无底深渊,眼底带着一丝沉凝。

无焰之主从喜到怒,时间其实很短。

之前残酷学者还觉得,可能是无焰之主打败了那个时空之外的存在,从其身上获取了某些利益。可如今看来,k好像猜错了?

“既然欲念之镜告诉你来找我,那为何不直接询问,关于无焰之主的事呢?”残酷学者反问道。

“它感应不到,说是被一种奇异的能量遮掩了。”不祥恶戏的语气中带着浓烈的好奇:“能无知无觉的屏蔽欲念之镜的感应,这让我很好奇无焰之主发生了什么。”

沉默了半晌后,残酷学者淡淡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相信过不了多久,你的欲念之镜应该就会告诉你答案了。”

残酷学者如今也无法将意志降临到降物里,所以k说的也没错,具体情况k并不知晓。

“对了,既然你来了,我也想问个问题,你看看这个坐标,应该是属于深渊最表层的吧?”

在残酷学者与不祥恶戏对话的时候,被古老目光所关注的无焰之主,情绪从暴怒中慢慢平复。

分身既然已死,也意味着通往阿斯迦德的路,再次被封闭。

不过这并不重要,大不了等那个恐怖存在离开后再去寻找奥路西亚的灵魂。现在k最要紧的是,必须立刻让魔神真灵回归!

真灵毕竟是k的本源,想要召回应该不难,不过在那人的阻拦下,恐怕会有所损耗。

不过损耗就损耗吧,总比消逝来得好。

然而,就在k想要召回魔神真灵的时候,突然发现,k感觉不到真灵所在了?!

半晌后,从无底深渊里传来一阵情绪铸就的洪流。

——愤怒、惊悸、后悔,以及……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