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节 骑士之风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得知这个消息,里昂的心思却是已经开始浮动。

不过,擂台上的决斗还没完结,既然他被邀请来当裁判,作为评判席一员,自然要忠于自己的职责。强迫自己按捺住心绪,里昂将注意力再次放到了擂台上。

安格尔倒是没有里昂那般急不可耐,大概原因可能是……他虽然没有去参与抓捕罗兰度,但实际上他经历了拷问罗兰度的全过程。所以,心中已经有了谱,却是平静了许多。

擂台上的战斗,如今已然进入了最终时刻。

两人的精力尚有,可在高强度的战斗应对中,精神却都进入了疲乏状态。

尤其以图拉斯的状态,看上去最是不堪。他的眼皮时不时的耷拉着,眼神已经开始模糊。

在这种等级的战斗中,攻坚与防御,若是势均力敌,的确攻坚的更容易疲乏。

图拉斯从头到尾都在想着如何去攻破萨贝尔的“圆”,各种脑洞、各种奇招,让他的精神一直在紧绷边缘,所以状态比起萨贝尔还要差一些。。

另一边,萨贝尔几乎没有怎么移动,在他的“圆”内,骑士刺剑能做到心至行至,虽然也很耗费心力,但比起图拉斯却是好了很多。

“看来,战斗要结束了。”安格尔轻声道。

里昂这时也点点头,在这种情况下,图拉斯想要反败为胜却是很难。

事实也的确如此,图拉斯在如此疲惫的情况下,还不得不继续通过攻势来压制萨贝尔,可是此时,他的攻势中已经出现了破绽。就在图拉斯一次眼神迷糊中,他被萨贝尔一剑刺到了皮甲上。

萨贝尔的刺剑,并未刺破皮甲,而是在巧力之下,细长的骑士剑刃呈现了一个半圆弧形。

十字剑柄上鸽血红的宝石,蓦地闪烁出一道红光。

只听“嗒”的一声,图拉斯瞳孔一缩,维系在半空中的身体直接失去了控制,被骑士剑尖上传来的一股力量往外一推,重重的摔了出去。

萨贝尔则轻微低下头,将骑士细剑缓缓的重归于鞘。

萨贝尔面向安格尔,深深的鞠了一个骑士礼,似乎在回应比赛前安格尔的传声。

安格尔回以点头,然后瞥了一眼神魂不知去了哪里的梦露:“梦露城主,该宣布结果了。”

梦露这才回神,咳嗽两声后站起身,看向擂台:“比赛结束,我宣布胜利者是……”

梦露说到这时,突然顿住了。她回首看向安格尔:“大人,我看图拉斯治安官如今还未跌落擂台,看上去似乎还有一战之力?”

安格尔平静的道:“他已经败了。”

梦露怎敢质疑安格尔的决定,立刻高声叫道:“胜利者是——萨贝尔骑士!”

蓦然间,“萨贝尔骑士!”的呼喊,震慑全场。除了一些迷妹还在担心图拉斯的状况外,所有人都在呼唤着萨贝尔的名字。

萨贝尔本人对于这种近乎震天的呼唤,并没有在意,有一种司空见惯的从容感。这让安格尔隐隐在他那苍老的面容后,仿佛看到了他年轻时的形象——叱咤战场的骑士将领!

只有接受过万人空巷的荣光骑士,才能展现出的从容气度。

这倒是和萨贝尔本身表现出来的沉稳,非常的相似。

萨贝尔并没有回应观众席上的呐喊,而是静静的走向安格尔,眼神闪烁,似有话要询问。

不过,就在这时。

一道黑影,突然跨越了数十米擂台的距离,直接出现在了萨贝尔骑士的身后。速度之快,宛若浮光掠影!

当萨贝尔感知到身后有人时,已经晚了。

他回过头,只是看到了双眼布满血丝,看上去已经神志不清的图拉斯。

图拉斯的嘴里还在反复呢喃着:“我不会输,我不会输……”

凌厉的攻击,伴随着勾镰的银光,迎面而来。

萨贝尔此时就算想要抽剑应对,也没有时间了。眼看着图拉斯的攻击,即将降临,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萨贝尔感觉到一阵巨力从身后传来,他便被推到了一边,同时一道身影挡在了图拉斯的面前。

正是安格尔。

“该面对现实了。”安格尔抓住图拉斯的手,声音传入他耳中。

不过,图拉斯此时却已经处于一种意识不清的状态,根本没有分清现在与他对峙的是谁,直接第二道攻击就对着安格尔而来。

短短几十秒之内,安格尔便与图拉斯进行了数次的攻防博弈。

图拉斯越打,眼神越发通红。而且,让众人有些惊讶的是,图拉斯的实力还在不停的攀升,并且在意识不清的状态下,居然靠着下意识的反应,就能规避各种招数。

萨贝尔看到这样的一幕,也感觉到不可思议。

意识不清,居然实力比起之前还要强上数倍!如果图拉斯以现在的实力与他对战,估计萨贝尔也会落于下风。

最让人感觉到不解的是,图拉斯的实力似乎没有上限,越打越强。

安格尔也发现了这一点,如今图拉斯的实力,居然慢慢的和当初他初见图拉斯时,那种亡灵状态的实力开始相近……

看着图拉斯迷茫的双眼,安格尔叹了一口气。估计是他的神志不清,恰合符合了当时他还是亡灵时的意识情况,一些战斗记忆也在浮现,这才导致他的实力越打越强。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再将图拉斯叫醒,估计很难了。

这家伙现在是逮着谁,就跟谁死磕。

安格尔余光环顾了一下四周。

观众席上全是一片震惊之色,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间,图拉斯又站了起来,而且还和评判席上的人打了起来。

安格尔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和图拉斯闹下去,暗暗做了个决定。

图拉斯朝着他再次冲过来,安格尔没有动弹,勾镰几乎快要挖到他眼眶。里昂在旁惊呼出声,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图拉斯的身影倏地消失不见。

周围什么都没有,毫无任何踪迹。若非图拉斯与萨贝尔战斗时,擂台出现了大量的划痕,所有人还会以为之前发生的一切,大概是一场梦。

不过,梦醒之后,就是一片哗然。

图拉斯去了哪里?一时间,成为了纷扰的话题。

安格尔也没有解释,走到评判区,看着还有些恍惚的萨贝尔,轻轻点头:“你做的很好,图拉斯是需要挫挫锐气了。”

萨贝尔回过神后,表情却是一黯:“实际上,如果刚才是图拉斯表现出来的实力,我依旧不如他。”

“那只是意外,这场决斗,你是唯一的获胜者。”安格尔顿了顿:“有梦露城主作为见证,你的胜利是不争的事实。”

安格尔说罢,看向梦露:“有萨贝尔骑士的帮忙,梦露城主在管理初心城的时候,也会多一员大将。”

梦露笑而不语,但表情依旧是恭敬且谨慎的。

“既然战斗已经结束,我们该走了。”安格尔看向里昂。

里昂此时心思也早已不在此处,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不过,就在安格尔准备离开的时候,萨贝尔突然道:“等等,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

安格尔回过头,看着萨贝尔。

“图拉斯现在去哪里了?还有,你是超凡者吗?”

安格尔:“就这些问题吗?如果只有这些问题的话,你可以去问弗洛德,他会给你解答的。”

安格尔看了眼梦露,示意他带萨贝尔去见弗洛德,然后转过身,与里昂消失在了人声依旧鼎沸的斗兽场。

在无人处,兄弟二人回到了现实中。

帕特庄园依旧很平静,桑德斯和修伊斯也还没有返回。里昂先一步离开,说是要去格鲁镇上,让仆从先准备好食物酒水。

里昂的思维还停留在普通人的界限,却是没有考虑过,正式巫师其实平时基本不怎么吃东西,更何况还不是魔食。

不过从里昂兴奋的态度,倒是能看出,他对红发修伊斯其实是很尊敬的。

在里昂走后,安格尔倒是没有离开,而是将亡者教堂拿了出来,摆在桌面上,然后把精神力触手探了进去。

还没进入图拉斯的房间,在房门外就听到了里面的一阵凄惨叫喊。

“明明我不会输的,我还没有跌出场外……我是极东之海的王,是能打败传奇海盗红胡子的人……怎么会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骗子骑士!”

“需要我再次重申一次吗,你死亡的时候,红胡子还不到十岁。”安格尔的声音,突然传进图拉斯的耳中。

图拉斯的身形突然愣住了,好一会儿才用委屈的声音道:“这又不重要。”

以往每次说到红胡子的事时,图拉斯都会竭力反驳,这一回倒是噤声了,可见图拉斯是真的被打击到了。

“你认为你没输?是因为你没跌落场外?”安格尔问道。

图拉斯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安格尔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将当时的战斗场景,用幻象表现了出来。

当看完当时的情况后,安格尔再问:“你现在还觉得你没输吗?”

当时,图拉斯已经非常疲惫,露出了一个破绽,被萨贝尔抓住。萨贝尔当下完全能将骑士细剑插进图拉斯的胸膛,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微微将细剑往上抬了一下,换到了皮甲的位置。

萨贝尔也没有刺穿皮甲,纯粹是用巧力,将图拉斯被震飞了出去。

那时,图拉斯在半空中,完全的失了重。萨贝尔稍微大力一些,图拉斯就会被反震的力量,弹出擂台。

但是,萨贝尔也没有这么做,给图拉斯留足了面子,只是让图拉斯落到了擂台边缘。

萨贝尔连续让了两次,风度已经做足,而且在图拉斯挣扎不起的时候,也未曾补刀。

图拉斯虽然很想说,战斗就是战斗,我没跌出场外就不算输……但,这毕竟不是生死之战,他与萨贝尔也不是仇敌。

图拉斯低下头,没有再争辩,算是默认了这场战斗的胜负。

安格尔看着图拉斯这般模样,也稍感欣慰,能挫挫这家伙的气焰,才能让他沉下浮躁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