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节 热潮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阿希莉埃综合学院,实验区一隅。

密封了半个月的地下室铁门,随着嘎吱嘎吱的声响,终于被推开。外界的灯火,照进了暗无天日的密室,也照亮了一张张毫无血色的苍白脸孔。

凡纳森目光灼灼的看着实验室中心,那结合了机械炼金,充满革新派奥妙的金属悬管。

悬管的内部,正一滴滴的滴落新一批的药底。

等到剂量一够,就可以尝试革新版本的血脉温养药剂。

凡纳森自己经过多方面的推测,他可以确定的说,只要最后药剂一成,效果绝对堪比塞莉扬女巫汤!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塞莉扬女巫汤之所以成为血脉侧学徒必选的药剂之一,不就是因为塞莉扬是同类药剂里成本最低,效果却最好的么。

凡纳森这次用革新派的药剂炼制手法,炼制的血脉温养药剂,所花费的材料比起塞莉扬更加的便宜。

这对凡纳森而言,就是一次巨大的成功。只要药剂出世,必然能代替血脉温养药剂,这就是给那些传统派的一记重重的耳光。

想想就觉得痛快。

凡纳森非常希望药剂能尽快的出现,不过现在到了最后一步,只能慢慢的等待。

估计还需要两天左右。

趁着这个时候,凡纳森打算先去见一见舍里副院长,以血脉温养药剂作为新课的开端。

他回头看了眼实验室里的一众助手,这半个月的熬炼,他自己倒是没事,但助手们一个个的脸色苍白,看得他连连摇头:“想要成为炼金术士,好的肉身底子,是必须要的。才熬半个月,你们就这样,下次如果要做更长久的实验,你们能熬得住吗?”

一众助手默然低头。

凡纳森叹了一口气:“这次炼制的正好是血脉温养药剂,这样吧,炼制好以后,除了实验用的存留外,其他的你们就都分了吧。至少,先把身体素质给提上去。”

凡纳森说完后,在助手们惊喜的眼神中道:“我去见一见副院长,药剂还剩下两天才能完成最后一步,你们注意看好,不要出差错。”

说罢,凡纳森走出了地下实验室。

看着周围的实验区,凡纳森皱了皱眉。

半个月的实验,虽然不至于让凡纳森有物是人非的感慨,但为何今天的实验区这么安静,除了鸟叫虫鸣,居然没有炼金失败时产生的连环炮仗声?

凡纳森疑惑的往外走,一路上还真的没有看到一个人。

当他出了实验区时,才看到有两个身影,慢悠悠的走在前方,似乎在聊着什么。他先是愣了一下,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从眼神到表情,全都迸发出喜悦。

“米多拉大师?古西罗大师?”凡纳森惊喜的叫了一声,快步的走上前。

米多拉转过身,看着向自己快步走来的英俊后辈,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微笑。米多拉自己也偏向革新派,所以对于凡纳森这个革新派炼金术士,非常的欣赏。

“原来是凡纳森。”米多拉笑眯眯的道。

古西罗也向凡纳森点点头。

凡纳森恭敬的对着两位炼金大师行礼,米多拉是他最敬重的前辈,古西罗虽然是偏向金石学的,但作为曾经的“月银掌控者”,也是研发院最古老的几位重量级成员。

“我听说你最近在炼制新的药剂,不知道有什么成果了吗?”米多拉问道。

凡纳森点点头,飞快的将自己炼制的药剂说了出来,同时期待的看着米多拉,希望能从魔药大师的口中,得到指点与认可。

米多拉听完凡纳森所说,轻声念叨了一句:“取代塞莉扬女巫汤的血脉温养药剂?”

米多拉眼神微微出现了一丝迟疑,他看了看古西罗。

古西罗则直接眉峰高蹙,显然对于凡纳森所说的内容,充满怀疑。

“不如说说你的炼制理念与炼制过程。”米多拉思忖了片刻,问道。

凡纳森点点头,快速的将炼制的一些重点,说了出来。特别强调了炼制时,选用的都是最便宜的材料。

凡纳森说完之后,古西罗直接摇摇头:“想法不对,方向错了。”

古西罗说完后,没等凡纳森反应,就对米多拉道:“我先去实验区了,估计我那几个徒弟还在闷着做实验,他们再不去抢课,名额都没了。”

说罢,古西罗转身离开。

凡纳森先是对古西罗的否定,带着一丝不满与疑惑,但古西罗走时说的那番话,却让他愣住了:古西罗让他的几个徒弟去做什么……抢课?抢谁的课?

谁的课,居然古西罗不仅不排斥,还让自己的弟子去抢?

“古西罗说的没错。”米多拉的一句话,就将凡纳森从神游里拉了回来。

“塞莉扬女巫汤存在这么多年,必然有存在的道理。你的这个温养药剂,从一开始就想法不对。”

“你该想的,不是去取代塞莉扬女巫汤,而是该想着如何改良,并且最大程度的优化它的效果。”米多拉摇摇头:“派系之争可以理解,但你不能容不下对方的优点。你这完全是在与斗气,我看不到任何创新的地方。”

凡纳森的脸色有些难看,但面对米多拉依旧不敢反驳,只是弱弱的道:“可是,材料便宜了很多。”

“便宜的只是材料费,炼制中间的过程你考虑过吗?滤化设备的价格你考虑了吗?炼制时用到的高阶技术,你考虑在内了吗?用高级技巧,炼制一个初级药剂……唉。”

米多拉:“取代,终究只是代替。当然,如果你能有更简单的方法,代替也未尝不可。但是,这并不该是炼金的目的。”

“革新的意思,是革陈创新,重点是落在创新上。所以,古西罗对你的评价没错,你炼制的初衷就不对,那么你选择的方向,肯定出错了。”

凡纳森听完米多拉的话,背后却是沁出一阵冷汗。的确,他当初炼制这个药剂,就是为了置气,通过取代塞莉扬女巫汤去证明革新。可当他真的陷入这个怪圈,却完全忘记,想要证明革新,该做的是创新,而不是取代陈旧。

若非米多拉的点出,估计他自己还要在这个怪圈子里打转。

凡纳森虽然傲慢,但他并不是偏执的人,尤其是向他语重心长说这番话的,是他最敬重的魔药大师。

凡纳森面色青白变化,半晌后低头感谢道:“我明白了,取代不是目的,目标是革新才对。”

米多拉其实很看好凡纳森,所以也不忘多提点了他几句,然后才离开。

既然温养血脉的药剂要重头再来,凡纳森也不准备以此开课了。他打算回实验区,重新闭关。

不过走了一半,他突然想起什么。

他刚才好像忘记问了,为何古西罗大师也要让弟子去抢课,是谁在开课?

凡纳森犹豫着,要不要去舍里副院长那里问问。

就在这时,他的面前突然跑过一个浑身缀满骷髅饰品的中二少年,凡纳森眼前一亮,身影一转就拎住了少年的后衣领。

“喂,是谁?快放开我!”在一阵晃悠中,少年落了地。

愤怒的回头一看,却是愣了一下:“凡纳森先生?”

“葛伦啊,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要跑去哪?”

葛伦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领,本想发火,但面前的凡纳森不仅仅是阿希莉埃的炼金导师,还是一位强大的正式巫师,他最终还是捏了捏鼻子,回答道:“我要去抢课。”

“你又不喜欢炼金,抢什么课?”凡纳森好奇的道。

“我喜不喜欢炼金都无关,是我偶像的课,我就要去听!”只要不在安格尔面前,葛伦毫无障碍且理直气壮的将“偶像”两字说了出来。

“你的偶像,是谁?”凡纳森有些好奇,中二少年会崇拜什么人?最重要的是,这人居然有能力在阿希莉埃能开课?

“我偶像,当然是帕特巫师啊!”葛伦顿了顿,有些疑惑的道:“凡纳森先生还不知道吗?明明帕特巫师开课的消息,早上就已经透过校务传开了。”

葛伦和梅兰莎的关系很好,而梅兰莎又是罗森的女儿,所以葛伦很早就已经知道,《真理的天空》记载的没错,安格尔是真的晋级了。所以,他才能毫无滞碍的说出“帕特巫师”。

“今天就开始抢课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位置……不说了,我要先走了。”

葛伦说罢,转头一溜风的跑走。

凡纳森则愣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帕特巫师”指的是谁。

“他居然已经成为巫师了?”凡纳森的表情有些沉凝,对于安格尔,他的观感是很复杂的。他一直以为自己可能是最先进入研发院的炼金术士,可没想到半途跳出来个安格尔。

凡纳森一直对安格尔有种排斥,总觉得有种被人抢走辉芒的错觉。虽然他也明白,这只是他的心理作用,他与安格尔素不相识,也没有实质的利益抢夺。

凡纳森摇摇头,准备回去实验室。不过走了半步后,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头,朝着葛伦离开的方向走去。

如今实验区的人迹几乎消失,估计就是与安格尔开课有关。

而且,连古西罗这种老一辈的炼金大师,都决定让自己的学生去听课,想来安格尔真的有不错的地方。

凡纳森还是决定去看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