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6节 半决赛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翌日。

安格尔再次来到了芳龄馆。

今天是新星赛的半决赛,分为两场比赛,上午是由希留对战奥纳西斯,下午则是阿撒兹对战特罗姆。虽然安格尔依旧认为,希留的胜率不会太高,但他还是打算去看看。

来到芳龄馆的时候,希留难得提前就醒了过来,不过眼神看上去依旧很迷糊。

安格尔问了一下希留的战术,然而希留的回应却很茫然。

“战术……没想过,我已经听说奥纳西斯的能力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应对吧。”

这倒是很符合希留的性格,她作为一个水之质变的天赋者,或许也继承了水的一部分意志。她本身也不是一个喜欢争斗的人,对她而言,走到半决赛已经是出乎意料之外,哪怕在此淘汰,其实也已经值了。

安格尔也不再多说,换成他是希留的话,该怎么对付奥纳西斯,他自己也不知道。而且战局往往是无法预料的,随机应变反而更好。

和希留结束了短暂的对话,安格尔找到了艾伦。

艾伦靠坐在窗沿上,嘴里衔着一根可以大量产出沁凉冰水的雪草,看着碧蓝的天空发呆。

直到安格尔靠近,艾伦才后知后觉的回过头。

“我已经找人打听了艾琳的消息。”安格尔直接就道出了主题,艾伦的眼神也从呆滞中慢慢变得有神。

“她现在在哪,还在天空机械城吗?”艾伦满脸期待的问着。

安格尔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她在不在这里,但是,据我得到的消息,艾琳并没有参与新星赛。”

艾伦疑惑的道:“没有参赛?”

“是的,至少天空机械城的天空塔与无限战塔中,没有她的记录。或许,在白珊瑚浮岛学院的天空塔,有她的参赛记录,但是你也知道,各地的天空塔信息,没有办法实时共通。”

这是早上葛伦给他传来的讯息,葛伦没必要骗他,所以艾琳肯定没有参与天空机械城的新星赛。

但她有没有来这里,这就难说了。毕竟,天空机械城不仅仅是金流集散地,人口流动也非常的频繁。

艾伦得到这个消息后,本来还泛着期冀光芒的眼神,再次黯淡了下来。

如果他没有得到艾琳要参加新星赛的消息话,或许不会在意艾琳有没有来天空机械城,可偏偏摩罗让人带了这个口讯……艾琳如今没有来参赛,艾伦反倒是更加担心,是不是中途发生了什么意外。

看着艾伦一脸忧愁的模样,安格尔想了想,拿出通讯器联系上葛伦。

半晌后,安格尔对艾伦道:“如果你实在担心的话,可以去这个地址找一个叫葛伦的巫师学徒。他可以让你使用信号塔,联络白珊瑚浮岛学院那边的人,你可以借此联系摩罗,问问艾琳具体情况。”

安格尔在纸条上写了一排地址,递给艾伦。

“不过,如果你想要使用信号塔的话,费用需要自负。”

艾伦接过纸条,一脸感激的看着安格尔,嘴里连声道着谢。信号塔的费用他作为一个曾经在蝴蝶酒馆里帮工的美食学徒,自然出的起,可惜的是,以后他没有资格去使用信号塔。如今安格尔帮他得来这个资格,他自然是感激万分。

艾伦在得到纸条后,立刻便告别离开,匆忙的出了芳龄馆。

在艾伦离开后,芳龄馆的一众,包括赛鲁姆都从房间里出来,去到无限战塔为希留的比赛加油。

安格尔到达无限战塔后,就与他们分开。他这次打算以特约评判的方式去看,顺道也想听听,评判团其他人对奥纳西斯的评价。

这场万众瞩目的半决赛,在上午十点的时候,正式打响。

让安格尔意外的是,这次的常驻评判里,安格尔再次看到了老熟人,米多拉的弟子——“疯熊”萨博。

萨博主动将悬浮在半空中的座位,往安格尔处靠拢,未等安格尔开口,萨博便道:“我以为你只会在决赛的时候才来,没想到你今天还会过来当评判。”

“我对这个奥纳西斯挺好奇的,就过来看看。而且,他的对手是我们野蛮洞窟的,自然要多关注一些。”安格尔顿了顿,向萨博问道:“说起来,这个奥纳西斯,你是怎么看待的?”

提到奥纳西斯,萨博叹息了一声,摇摇头:“他的能力太古怪了,却又不像是天赋能力,我倒是有些猜测,但无法去证实。”

“以哲学为矛?”安格尔试探着道。

萨博有些意外,他点点头:“没错,我们猜测他是以哲学作为攻击手段,但这种能力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所以也不敢肯定。”

安格尔:“世间稀奇古怪的能力多的是,挥舞哲学之矛,也的确有可能。就像当初如果没有魔画巫师,谁又能知道画中平面也可以自成一界呢。”

“的确如此,但走这种特殊之路,前无古人开道,只能自己披荆斩棘独行。奥纳西斯的勇气,却是让我感到佩服。”萨博慨叹道。

“你刚才说,到现在还无法确认他的能力。难道,你们没有去询问那些和奥纳西斯比赛的选手?”安格尔好奇的问道。

萨博:“当然有问,不过都是一头雾水。说起来,我那不成器的弟子,也和奥纳西斯打过。”

“你说的是俾斯麦?”

萨博点点头:“俾斯麦这次也回天空机械城参与新星赛了,但他连初赛都没过。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遇到了奥纳西斯。”

俾斯麦和奥纳西斯比赛结束后,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在比赛的时候,突然想要寻求“自由”。

而这种自由,还不是字面意思上的自由,而是要彻底摆脱皮囊,甚至摆脱大脑。因为他当时甚至觉得,他的思维都是不自由的。

如果不是医疗队及时发现,他估计已经自残了。

“那之后呢?”

“没有之后了,比赛后俾斯麦就忘记了场上的事,只有一些模糊印象。这也好,免得陷入莫名其妙的哲学思辨而无法自拔。”

正因为选手比赛结束后,基本都忘记场上的情况,所以很难去判断他的具体能力。

但基本还是锁定在“以哲学为攻击手段”这个范围内。

“或许海德拉知道些什么吧?不过,海德拉明明每场必来,却很少在评判团里谈及奥纳西斯的事。”萨博说到这时,看了眼不远处的海德拉。

海德拉依旧是闭着眼,不过他似乎感知到了萨博的眼神,转头面向安格尔这边,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安格尔本来还想继续询问一下奥纳西斯的比赛情况,可就在这时,擂台上方的光屏上显示出……比赛结束。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