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3节 格蕾娅的猜测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休憩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格蕾娅收起梦幻双生的时候,虽然外界已经从白昼到了晚霞,但对于在幻境里泡温泉的夏莉和阿撒兹而言,却仿佛只过了几分钟。

黄昏的风,吹过夏莉微微有些泛红的皮肤,带着一丝沁凉与舒适。

夏莉整理着散乱的头发,感慨道:“明明知道是幻境,但温泉的效果居然如此的逼真,皮肤的触感也完全真实。”

最为重要的是,在汤屋泡了温泉后,她前几天积累的疲惫,全都消失不见,精力也再次充沛起来。

“真实与虚幻,谁能说的清呢。”格蕾娅闻言后,淡淡道。

夏莉有些艳羡的看着格蕾娅手中的梦幻双生:“我是真的很感慨,幻境居然如此的逼真。说来,我还在汤屋遇到了一对来泡澡的小姐妹,简直像是真实的世界一般。如果我也拥有这样一个道具,那该多好。”

安格尔想了想:“如果你想要拥有一个这样炼金幻境,我也可以给你炼制一个,不过之前说好的专属道具,就只能算……”

未等安格尔说完,夏莉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只是一种感慨。”

虽然炼金幻境很好,但夏莉更期待的是,安格尔会为她炼制一个怎样的道具。

“不说废话了,既然都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吧。”格蕾娅说罢,转头看向偏倒在安格尔颈窝里的托比:“它怎么样,泡温泉泡的睡着了?”

安格尔摇摇头:“它已经开始了。”

从幻境里离开的时候,托比就已经元气满满的进入了梦之旷野,开始准备新一轮的挑战。

格蕾娅从安格尔手上接过托比,有些心疼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命运之沸曲」魔能阵中央,将托比放置其中。

“准备开始吧。”格蕾娅转头看向夏莉,夏莉郑重的点点头,也走进了魔能阵内。

随着能量的开启,魔能阵笼罩的空间慢慢变成了黑夜,夏莉的身影也逐渐的消失在众人眼中……

看着已经启动的魔能阵,格蕾娅转头看向安格尔:“估计托比这一次,就算真的战胜了极怨之念,想来也要花大半个小时,要不我们坐下继续聊聊。我其实最近观察托比入梦,有了一些感悟,你想听一听吗?”

安格尔转过头看着格蕾娅,没有说话。

格蕾娅坐了下来,随手抚摸了一下旁边的云络树,郁郁葱葱的树枝上,闪过道道的光,从来不结果的云络树,在光芒之中结了一堆椭圆形的果实。

格蕾娅用精神力取下两个果实,一个放在安格尔面前,一个放在自己身前。

说是果实,但更像是果实状的饮具,格蕾娅轻松的就揭开了果实盖,插了一根吸管进去,浓郁的果香带着一丝酒味在嘴里散开:“我发现,托比入梦并不是真正的睡眠,每次它入梦的时候,它脖子周围的一根小绒羽,就会散发奇异的能量。”

“我想,这根羽毛就是它入梦的原因吧?”格蕾娅瞥了一眼安格尔,眼里带着探究:“说起来,你似乎很喜欢给托比炼制羽毛,空间置物的含雪之羽,隐蔽踪迹的幽暗之羽,这回你又炼制了一根什么羽毛呢?”

当格蕾娅发现这根制作成羽毛形状的登录器时,安格尔之前所说的明梦之流假话,就已经被拆穿。

不过,安格尔倒也不在意,就算不用这根羽毛去证实,格蕾娅也早就知道,他在说假话。

安格尔坐到格蕾娅的对面,揭开了手中的果实,果实内承载的液体与格蕾娅的酒红色液体不一样,而是浓稠的白色。闻上去没有味道,但安格尔吮吸了一口,却感觉口腔里蔓延出一股甜甜的牛奶味。

“诞生术?”安格尔轻声道。

将云络树变成一颗结饮料果实的树,安格尔能想到的,只有之前格蕾娅在幻魔岛创法的诞生术。

“是的,诞生术。”格蕾娅点点头,然后眨了眨右眼,用只有安格尔能听到的传声术说道:“为了顾及你的形象,我可是特意将奶味去掉了,绝对不会被其他人发现的。”

安格尔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口,抹掉嘴上的白沫:“味道不错。”

顿了顿,安格尔没有继续将话题绕在饮料果实上,而是话锋一转:“梦境之羽。”

格蕾娅愣了一下:“你是说,那根让它入梦的羽毛,叫做梦境之羽?”

安格尔点点头:“是的。”

“为何会专门炼制这么一根羽毛?”格蕾娅看似笑着顺口问了下去,但其实也是在试探安格尔的回答底线。

“你不是猜出来了么,单纯只是让它入梦。”

格蕾娅深深的看了眼安格尔,从他的表情可以知道,安格尔的答案估计也就到此为止,和此前一样,隐瞒了一些东西,不愿意说。

格蕾娅:“我寻思着,入梦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对象吧。你这段期间,在实验室里炼金,托比入梦的对象肯定不是你,至于其他人,托比的交际圈我大抵也了解,也没其他梦境可入。入自己的梦,更加不可能,毕竟入梦本身就是为侵入他人之梦而准备的。”

“那它会入的是谁的梦呢?”格蕾娅仔细的观察着安格尔:“还是说,单纯只是进入……梦界。”

安格尔的表情未变,格蕾娅也不恼,继续说着自己的猜测:“我查了一些资料,梦界之大,超乎想象,而且时刻都在变化着。进入其中,不可能一直保持原地。”

“但根据托比所述,它似乎每次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和极怨之念进行战斗。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说,在梦界中有一个地方,始终固定保持不变?”

“还拥有明梦的特点,能让托比自己模拟出极怨之念,并与之对决?”

“而且,这个地方与你有关?可以通过……梦境之羽,进入其中。”格蕾娅勾起嘴角:“我说的对吗?”

格蕾娅每说一句,安格尔的眼皮就跳一下。当格蕾娅说出最后结论时,安格尔稍微松了一口气。

格蕾娅说的其实大致都是对的,但她大概一开始就被安格尔的“明梦”一说误导了,依旧认为托比与极怨之念的战斗,是明梦的关系。

不过,虽然明梦猜的不对,但其他的距离真相已经不远。

安格尔想了想,看向格蕾娅:“你一定要知道真相?”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从格蕾娅的言语中可以看出,她其实并没有完全的要逼迫安格尔回答,“要”和“想”还是有差别的。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不久后,你会知道真相的。但现在的话,还不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