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1节 神谕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虚空中因为能量不稳定的缘故,常常会产生一系列的反应链,有时候小的一次能量收缩,都有可能造成未来某一天的裂缝坍塌。

所以,虚空中出现空间裂缝是常有之事。

不过,这个裂缝却有些不一样。它的诞生,没有任何因由,是凭空显现的,不蹿反应链内的其中一端。

这种凭空显现的空间裂缝,基本上都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由外力开辟出来的。

托比玩的太开心,加之周围还存在它突破时的能量漩涡气息,所以没有感知到这个空间裂缝;但远在另一边的安格尔等人,却是将那空间裂缝收入了眼底。

“要提醒托比一下吗?”安格尔道。

桑德斯看向远处,在空间裂缝形成的那一刻,他已经感知到了裂缝的来源,以及裂缝背后的来者。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来了一群有趣的人。”

有趣的人?安格尔没懂桑德斯的意思

桑德斯也不做解释,而是慢慢的摘下手套,修长的中指与拇指轻轻交错,随着“啪”的声响后,周围凭空形成大量的幻术节点。

节点辅一现身,就以极快的速度消隐了下来。与节点一同消隐的,还有安格尔等人的踪影。

“隐匿幻境?”安格尔一眼就认出了这片遮掩他们身形的幻境,不过他有些不明白桑德斯的意思,为何要隐匿身形,是因为来者的关系吗?

来者又是谁?

“继续看下去你就知道了。”桑德斯也不作解释,依旧表现的老神在在。

安格尔想了想,也点点头。反正他们就在旁边,托比就算真遇到危险,也能第一时间去支援。安格尔也想看看,桑德斯所说的“有趣之人”,到底有多有趣。

在他们身形消失后没多久,那道空间裂缝终于成型,一个穿着宗教仪式服的黑袍女子,从裂缝中走了出来。在她出现后没多久,一群黑袍人也纷纷跟进。

“是她?”格蕾娅看着最前方的那个黑袍女子,眼神微微一眯。

安格尔对于巫师界的人,认得还不全,他并不知道来者是谁。但他们的服饰,让安格尔意识到了他们的来历。

这群人的黑袍背后,都有一个宛若日全食的徽记。这个徽记,就说明了一切。

果然,格蕾娅婴了安格尔的猜测:“最前方的女人,是来自深邃炼金会的沉沦者,候。”

沉沦者,并不是一个职位,而是对臣服于深邃之主的信徒的一个称呼。

安格尔虽然对于深邃炼金会了解的不多,但是他也知道,候和之前给他发邀请函的米撒罗一样,都是深邃炼金会的高层。

“候在七十年前,也是一个拥有非常深厚潜力的超新星,最后没想到会加入深邃炼金会。当她正式成为深邃之主的信徒后,她的潜力再好,最终也只会沦为深邃之主的工具,永远无法超脱。”格蕾娅有些感慨的道。

“说起来,我听说一个传言,候似乎是目前深邃炼金会内,最受深邃之主关注的人,常年闭关修行,很少外出活动。”格蕾娅眼里闪过狐疑:“这一次,她怎么会来虚空?”

在格蕾娅生疑的时候,远处一众深邃炼金会的人全都从空间裂缝里走了出来。

他们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张望。

当看到托比那巨大的身体时,眼神微微有些波澜,但并没有任何的表示,继续观察四周。

许久后,一众黑袍人来到候身边:“周围没有任何人。”

当然,这只是他们用肉眼观察到的。至于说用精神层面的触手去探查,却是没有办法,因为周围的能量太过混乱,加之异象未消,很难去做查探。

候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不过她相信,就算有人用也不会突然藏起来。

实力低的藏起来痕迹很明显,实吝的没必要藏。

所以周围大概率是真的没人。

“这次我收到的神谕,是用这只制造出异兆的魔物来做献祭仪式,没人正好,不用担心有人瓜分。”候顿了顿,吩咐周围信徒道:“这是吾主难得的明确要求献祭之物,我们必须达成这个目标,听明白了吗?”

在得到回应后,候眯了眯眼看向远处还在欢腾不止的蛇鸟,眼底闪烁着觊觎之色。

献祭了这只蛇鸟,说不定就能得到更多的关注,深邃之主也会降临更大的力量,到时候或许她就能突破枷锁,走进真知的世界。

在深邃炼金会一众人对托比虎视眈眈的时候,却是没想到,安格尔等人在旁边看全了他们的对话。

“果然很有趣。”桑德斯淡淡笑道。

安格尔和格蕾娅倒是没觉得有趣,反倒是皱起了眉。这群人,他们倒是不担心,他们在意的是,听候的语气,深邃之主似乎对托比有兴趣?

如果托比被一个绝世大魔神盯上,这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桑德斯也注意到他们脸上的郑重,他缓缓道:“深邃之主盯上的东西,多的是,你们不必那么在意。”

“如果深邃之主真的迫切想要,就不会只派这群人来捕捉托比。”

桑德斯的话说的也没错,以深邃之主的层级与格局,如果真的在意某个东西,k肯定有把握更高的办法,而不是派一群实力说不定比托比还低的打手过来。

就连**塔这种在拉苏德兰搞出浑水,甚至极有可能知道无焰之主陨落内幕的人,深邃之主都没有迫切的来抓他,更不可能去在意,k可能只是有些好奇的托比。

思及此,安格尔与格蕾娅都放心了许多。不过,虽然不用太过在意,但也不能轻视。

至少,绝对不能让托比被这群深邃炼金会的人抓走。

不远处,托比似乎也注意到了深邃炼金会的人,而且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恶意,托比也第一时间感知到了。

托比并不蠢笨,在看到这群人眼中那露骨的恶意时,心里就明白,这些人会成为敌人。

对待敌人,托比绝对不会手软。

“只是,托比能够战胜这群人吗?”格蕾娅迟疑了一下:“要不,我上前帮忙?”

“不用那么着急,等真到了它必败的时候再上前也不迟。”桑德斯顿了顿:“正好也可以趁此机会看看,托比晋级后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