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0节 述苦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海莉那闪着锋锐光芒的鹰爪,几乎已经抵达了托比的双眸前。

    海莉已经做好不顾一切,先将蛇鸟杀死的准备。在看到幽黑色雾气时,她也没有任何躲闪,想要强行突破。

    可最终,她还是停了下来,被迫的。

    那从托比嘴里吐出来的幽黑色雾气,就像是拥有传说中蛇发女妖的双眸特性,海莉的身体一碰触到那幽黑色雾气,用肉眼都能看到,她的手上覆盖住一层石质的外壳。

    “石化毒素?!”海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无法动弹。并且,手上的石壳还在不停的往他身上蔓延。

    海莉的眼里闪过惊怒,还有一丝愤恨与绝望。

    如果她的攻击被拦下来,或者被正大光明的挡住,她都能接受。

    为何偏偏是石化?

    石化不是一个难解的毒,但错失了这次机会,想要再找到如此良机,那基本不可能了。

    果不其然,托比吐出了那幽黑色的雾气后,整个头颅高高昂扬起来,虽然身体并没有退后,但它的身体防御之前海莉已经见识过了,所有人围攻都没有破防,单靠她一人,更加不可能破开。能打败这只蛇鸟的唯一办法,就是击中它的眼睛,可它此时都昂起了头,警觉已经上线,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偷袭,几乎不可能。

    正面打,又打不过。海莉怎能不绝望?

    托比的眼里带着满满的杀意,海莉在这种恐怖的杀念影响下,根本难以动作,甚至都来不及去解自己身上的毒素。

    在海莉以为自己必然逃不过一劫时,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些动静。

    托比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往那边看了一眼,海莉的眼里立刻闪过一丝光亮:这是机会!

    当然,不是攻击的机会。想要对付托比,必须有完整的计划与针对性的道具,她现在手上所有东西都缺乏。

    所以,现在逃走才是上计。

    哪怕海莉心中不甘,但终究要归于现实。她很清楚自己的情绪不对,也知道心防被破,在这种时候做任何的反击,都只是困兽在做最后的疯狂。

    作为一个巫师,她必须回归巫师该有的理智。

    海莉没有去关注这只蛇鸟到底看到了什么,她甚至没有去解自己已经延续到半身的石化毒素,而是直接用另一只没有被石化的手,从空间中取出了一张金灿灿的魔纹皮卷。

    托比感知到魔纹皮卷散发出来的异样气息,准备低头去查看情况时,海莉毫不犹豫的撕开了魔纹皮卷。

    只见周围的空间能量一阵紊乱,化为了一道洞口般的裂缝!

    不过这个洞口在疯狂的扭曲,看上去并不稳定。

    这也正常,如今托比晋级异兆还未消失,周围能量杂乱无比,海莉用魔纹皮卷强行打开位面夹道,就会出现这种空间不稳定的情况。

    在这种时候,如果逃进位面夹道,出事率也非常的高。因为位面夹道里,极有可能会因为空间的不稳定,而造成空间坍缩。

    但这时候海莉哪管这些,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逃跑计划。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她的运气与胆量都不错,在她钻进裂缝时,那时大时小的扭曲洞口恰好让她安全通过。

    这个位面夹道的洞口,存在时间是非常短的,在海莉进入其内后,它便开始慢慢的消弭。托比其实是有时间钻进去的,但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未等托比做出行为,就被远方的格蕾娅叫停了。

    格蕾娅的一声“别追了”,不仅让托比停下了脚步,也吸引了海莉的注意。

    在裂缝即将闭合的时候,海莉转过头看了眼裂缝外面。

    紧接着,她的瞳孔猛地一缩。

    她看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有点眼熟。但最让海莉惊讶的不是这个女人,而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那是安格尔?

    洞口裂缝适时合上。海莉则陷入了一阵思索,她和安格尔没有什么纠葛,只是听说安格尔和米撒罗似乎杠上了。

    海莉当时还非常乐见,毕竟她并不待见米撒罗,虽然他们都是深邃炼金会的主祭。

    如今看来,安格尔和那女子好像和蛇鸟站在同一阵营?

    他们有什么关系吗?海莉一时想不出来,不过至少现在确定了一个目标,她未来如果想要找那只蛇鸟复仇,或许可以先去寻安格尔的踪迹。

    当然,这也只是海莉的愿景,至少在短时间内无法实现。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难题摆在她面前。海莉回头看了看深幽的位面夹道,看上去似乎平静,但她隐约听到了一种震动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这极有可能是空间坍缩的征兆。

    想要在未来某一天去对付那只蛇鸟,至少目前要从位面夹道里逃出去。这可能是不逊于之前的一场苦战。

    海莉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决定先将石化毒素解除,然后再去迎向自己未来充满变数的命运。

    ……

    海莉在位面夹道里挣扎求生的时候,她恨得牙痒痒的托比,此时却是化作了一只毫不起眼的小鸟,在安格尔的颈窝处委屈的磨蹭。

    等到磨蹭的差不多时,托比才在众人的目光中,跳到安格尔的掌心,看样子似乎是准备述说自己的委屈。

    不过,在述苦之前,托比还有一件事要做。

    它有些羞赧的低着头,从含雪之羽里飞快的拿出一件卡扣式的红色披风,拴在自己的脖子上。因为能量紊乱而逸散的气流,将小披风吹的飒飒作响。

    这块红色披风就像是托比的遮羞布,听到披风的响声,感觉披风在飘扬,原本羞赧的气质瞬间一变,就像是陷阵沙场的铠甲骑士,威风凛凛。

    托比自己满意极了身上的造型,个人欣赏了半天,才想起它现在是述苦时间。

    托比立刻吧嗒着殷红的米豆小眼,委屈之色信手拈来。

    正待托比要叽咕述说时,格蕾娅摆摆手:“回去再说,这里并不怎么安全。”

    格蕾娅的话,也得到了安格尔的赞同。虚空虽然无人,但他实在很在意之前那些从遥远的空时距扫过来的目光。

    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哪位大能在虚空深处注视着这里。

    为了避免这些问题,先离开这里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