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0节 扮演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用肉眼能看到的,便是舞女动作慢了下来,虽然依旧在跳舞,慢的频率也不大,但这种迟缓度是在持续累加。

约莫二十分钟后,舞女已经从拧麻花的圆舞,逐渐变成一步一顿的“机械”舞。而且,机械舞的动作也开始越来越慢。

又过了十分钟,舞女的眼神出现了一丝疑惑与彷徨。

虽然这道眼神只维持了一瞬,但在场所有人都捕捉到了这一幕。

迟疑、疑惑、犹豫,类似的表情,不是疯子会表现出来的,也就是说——

她正在变得清醒!哪怕只有一瞬!

他们解读出这条信息后,自然而然的想到,眼前的一幕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持续供给魇界气息,她就会从疯症状态变回正常?

如果这个推测是真的,那绝对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消息!

在众人都期待着见证一个奇迹的时候,桑德斯突然中断了魇界气息的供给。

面对其他人的疑惑,桑德斯摊开手,只见他掌心中那宛如黑珍珠的小颗魇石,从正中心出现了一条裂纹,在众目睽睽之下,咔暌簧,崩散成无数的粉末。

“魇石中储备的魇界气息,已经消耗完了。”

桑德斯的话,让众人回过神,之前他们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魇石所产生的效果上,却是忘了,魇石其实也是消耗品,而且还是价值不菲的珍贵魔材。

格蕾娅张了张嘴,想要询问桑德斯还有没有魇石,但她最后还是没说话,因为魇石是桑德斯的,而且魇石极其珍贵,他有权决定要不要继续这个实验。他们的任何劝解,其实都是一种思想上的绑架。

在一阵沉默之后,安格尔道:“我来吧。”

用魇石来做这个实验,和烧钱没区别。所以安格尔主动开口,揽下了这个活,至少他释放出来的魇界气息,不虞储备量的问题。

不过,就在安格尔准备走上前时,桑德斯拦住了他:“不用。”

面对安格尔的疑惑不解,桑德斯淡淡道:“我的魇石储备并不少,而且,魇石里的魇界气息也比你想象的多。之前那个魇石之所以只持续了半小时,一来是它本身很小,二来则是我已经使用它一段时间了,里面的储备量已然见底。”

安格尔的魇界气息虽然不用消耗魇石,但终归他只是一人,偶尔用魇界气息做做实验可以,但真要说全包全揽,绝对没有魇石效率。而且有这浪费的时间,还不如去魇界多搜集一些魇石。所以,桑德斯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让安格尔来做这种事。

最为重要的是,桑德斯之所以突然中断魇界气息的供给,也是想看看,在接受了一段时间魇界气息后倏然中断,这个被活线感染的舞女,会有什么表现?

桑德斯都如此说了,安格尔自然点点头,重新退后,用旁观者的身份,继续观察着实验对象的变化。

迷雾幻境中,舞女在没有了魇界气息后,表现出了一丝焦迫,左右转着脑袋,似乎想要看看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魇界气息消失了呢?

舞女的这个表现,明显不是出自她本心,应该是活线对魇界气息的态度。

格蕾娅:“目前来看,活线并不排斥魇界气息,甚至渴望并希望有更多的魇界气息。”

安格尔也赞同格蕾娅的观点,在基于这个结论的前提下,彻底断绝魇界气息、以及持续供给魇界气息,这大概就是接下来桑德斯要做的实验了。

桑德斯没有再拿出新的魇石,而是继续观察着舞女的变化。

舞女的焦急维持了约莫三十秒,然后静止了十秒,似乎在表现着失落。

紧接着故态萌发,她再次开始拉着幻象跳舞,并且越跳越快,重新回到了最初的节奏。

这个简单的小实验,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大用,但如果仔细寻思就会发现,光是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其实已经可以得到好几个有效数据,魇界气息供给量、舞女的动作频率、清醒程度、还有活线的活性表现。

等到舞女再次开始疯狂旋转圆舞时,按照安格尔的推测,桑德斯应该会重新开始供给魇界气息,用以记录新的数据。

不过,让安格尔有些意外的是,桑德斯直接转过身,离开了舞女的房间。

不久之后,桑德斯来到了另一间房间中。

房间里也有一个疯症患者,不过这个疯症患者有点特殊,他并不像之前的那个舞女,见到有人来就开始表现自己的“扮演的身份”。因为,他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

这人正是老汉姆。

一个不久前才被伊瓦感染,连自己会扮演什么身份都还是未知的新病患。

看着桑德斯停在老汉姆的面前,安格尔似乎明白了什么。

舞女是一个早期感染者,老汉姆则是新晋感染者,在魇界气息的影响下,活线会因为感染的时间不同,而呈现不同的情况吗?

这大概就是桑德斯来老汉姆这里想要知道的答案,同样的也是一种数据收集。

最初,老汉姆还处于昏睡中。可当桑德斯拿出一块魇石,开始慢慢的将魇界气息释放到房间中后,老汉姆的眼皮动了动。

一分钟后,老汉姆睁开了眼。

当众人观察老汉姆的眼神时发现,和之前舞女完全不一样的是,老汉姆的眼神自睁开后,就显现出茫然与疑惑。

这种疑惑,直到他看到桑德斯后,才出现了一丝变化。

他的表情与眼神开始不停的变化,就像是一个舞台剧演员上场表演前,在拿捏着自己所扮演角色的神态。

“这是在进入扮演的过程?”安格尔低声自喃:“如果让他没有扮演成功,会出现什么状况呢?”

或许是因为安格尔的话提醒桑德斯,在老汉姆拿捏表情细节的时候,桑德斯加大了魇界气息的释放。老汉姆的眼神,瞬间重新归于疑惑。

接下来的五分钟,便成了一个拉锯战。

当老汉姆开始出现扮演倾向时,桑德斯便释放更多的魇界气息,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老汉姆终于没有再尝试扮演。

与此同时,老汉姆张了张嘴,缓缓的吐出了几个断断续续的音节:“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