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节 远见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安格尔将乔恩提到的缺点,一一记录了下来,虽然其中涉及到“用户体验”的缺点,安格尔觉得有些多此一举,但既然乔恩郑重提了出来,想来也是有参考意义的。

总体而言,抛开登录设备方面不谈,缺点就分为“用户体验”以及“功能稀少”两个部分。

用户体验暂且不说,功能稀少这一点,安格尔是能够理解的。他自己体验过全息平板上的各种功能,所以他知道乔恩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目前的母树网络,只有一个简单的信息交互功能,对比地球的信息网络,的确简陋的不能看。

至于如何改善这个缺点,却是需要时间去持续的进行研发,而且,一个人的人力终归有时尽,所以还需要更多人参与进母树网络的开发中。

就像地球的网络,从局域到无界,从有线到无线,从单纯的存储到后来各种软件的出现,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这都是在消耗人力与时间中,慢慢推陈出新的。

在乔恩说出这些缺点后,安格尔心中便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构想。

未来可以让乔恩来主导母树网络的开发,至于具体的实施手段,要等之后找到适合的人才,方能进行。

安格尔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乔恩,乔恩沉思后道:“的确,母树网络我一人肯定无法做到完善。这不是力量之极,而是需要集思广益的智慧之极,需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而且,想要最大化的开发母树网络,最好需要的是眼界与格局不受拘泥的人。”

安格尔点点头:“这点我同意,过段时间,我会从现实中拉一些超凡者进来。到时候,乔恩导师可以去挑选其中有用的人才。”

超凡者的眼界,肯定比初心城目前的居民格局来到大,而且母树网络本质上和地球的网络不一样,开发母树网络肯定少不了超凡之力,所以参与这个项目的人,最好也是超凡者。

“这样自然最好,不过……”乔恩顿了顿:“想要完善母树网络,需要的人才可不少。超凡者在外面应该不多吧,你能找到足够的人吗?”

“这个不用担心,我自然有办法。”安格尔很笃定的道。

乔恩没有询问安格尔有什么办法,只是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换上满盈好奇的目光看向安格尔:“对了,你刚才说,让超凡者进入梦之旷野。话里的意思是,超凡之力可以在梦之旷野使用了?”

乔恩自从得知巫师界的存在后,就对超凡之力非常的好奇。可惜,梦之旷野之前一直没有超凡之力,后来出现孽魔,安格尔也不可能让乔恩去冒险融合,所以乔恩一听出安格尔语中深意后,便忍不住询问道。

安格尔既然提到让超凡者进入梦之旷野,自然没有隐瞒的意思,点头道:“如无意外,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让梦之旷野拥有自己能量体系。”

等到桑德斯将梦之旷野的能量体系固定在魔力的基准上后,在梦之旷野里使用术法,也将成为现实。安格尔最期待的“无限炼金”,说不定也能一并实现。

乔恩的眼睛一亮,正想询问到时候他能不能也学习巫师之法,不过他还没说,安格尔已然猜到了他的想法,率先道:“虽然梦之旷野目前还没有能量体系,但我基本能断定,到时候构建的魔力体系,肯定也和清明梦中的力量相似,看似正常,实则有些虚无。”

“梦之旷野的力量体系,可以用来做研究以及做实验,但想要以之来修行,恐怕是不行的。”

乔恩听完安格尔的话,眼里有些黯然。

毕竟从无魔世界穿越大了高魔世界,却不能亲身体验到超凡之力,对乔恩这种酷爱研究的学者而言,实在是有些遗憾。

“也不用失望,等到我掌握的梦之旷野权能越来越多,说不定能让乔恩导师拥有力量。”

乔恩叹了一口气:“你不是说了么,梦之旷野的力量终究是虚幻的,就算拥有力量,也没有什么用。”

安格尔:“说不定有一天,梦之旷野的力量也能影响现实呢?”

乔恩楞了一下:“梦之旷野中的力量,能影响现实?”

安格尔点点头:“在此方宇宙,一切皆有可能。”

安格尔的话听上去是安慰,但他心中也的确是这么想的。梦之旷野的存在,其实就已经在间接影响现实了,实质的东西虽然带不出去,但经验却能带出去,就比如里昂在初心城,从萨贝尔骑士那里学到了战技,也在对战之中飙升战斗经验,这些都是能带出现实的,哪怕是间接的,但这何尝不是在影响现实?

而且,梦界虽然虚幻,但梦界的一些存在也能影响现实,甚至梦界生物还能在人类睡梦中杀人,这可是直接跨越了真实与虚幻,在物质界彰显力量。

梦界如此虚幻,都能做到影响物质界。更遑论,梦之旷野还不是纯粹的梦界,等到权能掌控越来越多的时候,说不定真的有机会,让梦之旷野与物质界撞出火花。

虽然,这些设想离安格尔现在还很远,但只要他还在前进,就总有机会去实现。

“我听闻,传奇之上有奇迹阶。在这个阶层,每一位巫师都创造过奇迹。”虽然安格尔对奇迹巫师的了解几乎为零,但在他的想法中,‘创造奇迹’这个短语,本身就代表了将一切荒诞不羁的构想,化为现实的伟力。

只要思想的舞台没有边界,就有实现奇迹的那一天。

“弗洛德之前和我提过,现在南域连传奇都没有,你现在就已经放眼奇迹了?”乔恩轻轻拍了一下安格尔的脑袋:“好高骛远。”

看似在责怪,但乔恩说了“好高骛远”之后,却能看到他的眼眉以及唇角,或勾起或弯出一个弧度,不是在嘲笑,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缩在春秋小楼里谈梦想的人,是奢望。但行在征途中看远方的人,那叫目标。

在乔恩看来,安格尔便是后者。

虽然他在泼冷水,但他内心是在为可期的未来,以及安格尔描述的宏大远见,而感到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