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俗事难料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第三百五十五章俗事难料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以及神勇少年铁娃,他们三个人坐在马车夫马战驾驶的马车里面,来到了山脚下的“五龙断魂刀”的门派的驻地。

一路上的小商小贩们,看到了骑在马上的这位“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纷纷的和他打招呼,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发现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和这些小商小贩们热络非凡。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从这些小商小贩们和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热络的程度来看,就知道,一个人能和江湖上最底层的人如此热络,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正当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在悄悄的观察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的人品之际,马车夫马战说他们要往前方的路给人堵住了,现在根本无法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南宫曼曼懒洋洋的问道:“那我们就在马车里面坐一会吧。”

“曼曼,我们坐在马车里面这么长时间了,不如下车去走走,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一边说,一边掀开马车的车帘,接着说道:“要不你和铁娃在马车里面,本侯爷一个人去看看。”

“三哥,等我一起吧!”南宫曼曼说道:“我也陪着三哥一起去看看热闹吧。”

“贵人,铁娃怎么办啊?”铁娃在马车里面着急的说道:“可是我就穿成这样破破烂烂的,不是给贵人丢脸吗?”

“好了不要多说了,铁娃你也下来吧,等会三哥给你买一身衣服。”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完就往那个人满为患堵住大街无法通行的地方走了过去。

南宫曼曼紧紧的跟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身后,那个铁娃,就紧紧的跟着南宫曼曼的身后,不过他的眼睛一刻也不闲着,东张西望,瞅瞅东,瞅瞅西,感觉一切都很好奇。

“各位,就麻烦大家通融一下,今天段某有贵客临门,烦请大家把路让出来,让我们通过,回到‘五龙断魂刀’的门派驻地吧。”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刚从拥挤不堪的人群中挤进了人群中,就听见那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正在双手抱拳对着拥堵在大街上的人们说着好话,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只听见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接着说道:“再说了,你们这个里边还有许多人都欠我们‘五龙断魂刀’已经有一年多房租没有给了,你们大家想想吧,我段某可曾逼过在座的那一位?”

“段门主,我们大家知道我们欠你们‘五龙断魂刀’的房租没有给,可是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欠着不给你们吗?”这个时候那些把大街堵围得水泄不通的小商小贩们,有人对着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说道:“我们的房租都交给了令公子少门主了。”

“什么?竟然有这等事?”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诧异的对着这个和自己说话的小贩问道:“这件事情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你们重来没有人和段某提及过此事?”

“他是你的儿子,又是‘五龙断魂刀’的少门主,我们能和你段门主说什么呢?”这个时候,已经有许多人在旁边附和着说道:“我们大家可是把房租都交给了你的公子了。”

“好,段某对不起大家了,段某错怪大家了,段某还一直以为各位是以为最近生意不好做,手头不宽裕,所以没有银子来交房租呢,唉,这孩子,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那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双手不停的搓着,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难道是侠儿他变坏了,难道是侠儿他变坏了不成!”

这个时候,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就看到有一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下弟子在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耳边轻轻的说着一些什么,那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如梦方醒,连连对着拥堵在大街上的小商小贩们拱手说道:“段某感谢大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段某,今天段某真的有贵客临门,烦请大家先散去,等段某的贵客走后,段某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

那些拥堵在大街上的小商小贩们渐渐的散去,那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走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面前双手抱拳躬身行礼说道:“侯爷,让您看笑话了,实在不好意思,段某无能,犬子有辱师们,令师门蒙羞。”说完,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侯爷,这里的大街两边都是‘五龙断魂刀’的产业,这些年段某可能是着手打理这份偌大的产业,对犬子疏于管教,唉,在贵客面前少提这些辱没门风的事情也罢。”

“这些小商小贩们欠你们‘五龙断魂刀’一年的房租没有交,你们段门主为什么没有派人催缴房租呢?”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望着那些渐渐的散去的小商小贩们,十分不解的问道:“在本侯爷印象中,世上会这么好的人吗?”

“侯爷,事实就是如此,段某一直以为这些商贩们已经欠了‘五龙断魂刀’一年房租了,哪知道犬子竟然背着段某已经把这些房租给收了,真是惭愧至极!”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脸色微微的变得有点儿紫红色,只见他强忍着内心深处的怒火接着说道:“侯爷,我们先回‘五龙断魂刀’总堂去吧!”

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段门主,那里有买衣服的地方,本侯爷要给这个铁娃兄弟买一身衣服呢!”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站在他身后的神勇少年铁娃接着说道:“他穿得如此破破烂烂的,也走不出去啊!”

“侯爷,都是段某的错,段某家就有这个布店,咱们现在就去店铺,帮这位少年做几身衣服吧!”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连连点头接着说道:“等会我们会经过咱们的布店的店铺,段某在店铺门口等侯爷!”

“段门主请在前面带路吧。”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朝那个马车夫马战招招手,马车夫马战看到大街上的人散开,已经不拥堵了,正好看见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朝他招手,连忙驾驶马车一路平稳的来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身边,看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以及那个穿着破破烂烂衣服,头戴破陋不堪草帽的铁娃他们坐上马车后,就紧紧的跟着那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后面,一路向前,不一会儿,那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在一家绸布店门口下了马,走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马车旁边说道:“侯爷,请下马车吧,店铺到了!”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掀开马车的车帘,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就看见一间店铺宽大的卖布的绸布店铺,耸立在眼前,为什么说是耸立呢?因为这间店铺实在是比旁边的店铺高大巍峨了许多,足足比旁边的店铺高出一半之多。

“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刚在这间卖布的店铺门口下马,店铺里面立刻跑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童,走到了“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马前,伸手拉住了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的马的缰绳,嘴里还在甜甜的叫道:“段老爷,您不是说出去帮那个‘客至如归’客栈的掌柜的台春雨做事情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没你的什么事,去忙去吧!”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在马车里面刚刚走出来就看见那个十三、四岁的小童帮助那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牵马,然后那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还在那个十三、四岁小童的头上摸摸,显得很湿亲热似的,难道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真的是一个有善心的人?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发现自己所到之处,都是看到了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对这些下人和小商小贩们热情有加,相处得十分融洽,这些都是装不来的。

“段伯,段伯,来贵客啦!”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走到了这间“段家绸布庄”的绸布店铺门口大声喊道:“快快出来迎接!”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一边说一边躬身站在“段家绸布庄”的大门口躬身迎接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以及那个神勇少年铁娃,只听见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接着说道:“侯爷,您请进!”

“老爷,段伯来了!”这个时候店铺里面急急忙忙跑出来一个年纪在十七、八岁的少年,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久看见那个急急忙忙跑出来的少年对着“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说道:“老爷,段伯昨天晚上摔了一个跟斗,腿都肿起来了。”

“老爷,老奴来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就听见有一个声音苍老的声音从绸布店里面咳咳喘喘的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身板挺直、头发花白的老者,老者走路有点儿拐脚,破脚,看到了“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连忙双手抱拳说道:“老爷,您好长时间没有来这间‘段家绸布店’了,老奴老了,看来帮不了你什么了。”

“段伯,快点来见见侯爷!”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恭恭敬敬的把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介绍给了这个身材高大,身板挺直、头发花白的老者段伯,并且对他说道:“段伯,您一直说‘五龙断魂刀’就要败在段某手里,现在我们‘五龙断魂刀’有救了。”

“小段,这几位朋友好年轻啊,看上去都是年轻人啊!”这个叫段伯的老者用手指着那个穿着破破烂烂衣服头戴破烂不堪草帽的铁娃说道:“这位小兄弟好像不会武功啊!”

“段伯,他是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小兄弟,这位也是!”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看到了女扮男装的南宫曼曼说道:“这位小哥长得实在是英俊啊!”

“只有你是呆子,人家明明是一个小姑娘,你却看不出来。”这个叫段伯的老者用手指着女扮男装的南宫曼曼接着说道:“不过这个娃儿是老夫见过的最最干净美貌的小姑娘,看她的这份身姿和模样,肯定出生在非常人家,爹爹、娘亲是非富即贵,甚至是武林中、江湖上顶尖人物也说不定。”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心里暗暗的在想,这个叫段伯的老者和我们从没有谋过面,为什么对南宫曼曼的身世猜测的如此准确,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就听见那个叫段伯的老者记者说道:“小段,你这个朋友不得了,人中龙凤啊,他如果真的是是你的朋友,何愁‘五龙断魂刀’不成气候呢?可惜,他的武功深不见底,高深莫测,小段啊小段,你就是练一辈子的武功也难望其项背!唉,想不到老夫在有生之年还能见识到武林中、江湖上顶尖的人物,此生无憾,此生无憾啊!”

“段伯,您真有眼光,这个年轻人就是当今皇上亲封‘忠勇侯’的侯爷,也是现在的武林盟主啊!”这个时候“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右手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说道:“段伯,你真的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晚辈承蒙老前辈夸奖,愧不敢当,晚辈惭愧!”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手抱拳对着这个叫段伯的老者说道:“不知道老前辈既然有如此本领,为何要隐藏在这间‘段家绸布庄’里!”

“哈哈哈,侯爷,您这样给一个老者行此大礼,老者如何能承受得了?”这个叫段伯的人连忙双手抱拳还礼说道:“侯爷,您刚刚站在‘段家绸布庄’外面没有走进来之际,老夫就感觉到您那无坚不摧的无形杀气,这种无形杀气真的是让人意志崩溃,若不是侯爷看到了老夫是一个年纪彼大的老者及时收了那种无坚不摧的杀气,恐怕老夫真的走不出这间‘段家绸布庄’的店铺里,侯爷,多谢您手下留情!”

“段伯,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惊讶的说道:“难道段伯您在‘段家绸布庄’里面就感觉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身上的那种无形杀气?”

“不错,老夫在‘段家绸布庄’内,离得很远就预感到有一个绝世武功的武林高手渐渐的靠近了咱们的‘段家绸布庄’而且那股强烈的杀气就像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老夫不知道这个怀有绝世武功的人是敌是友,想与之对抗,但是,老夫忽然就觉得好像有几座大山压在老夫身上一样,就连站立都很困难,老夫实在抵挡不住那股令人窒息的无形杀气,当听到你在叫老夫之际,老夫一泄气,竟然摔倒在地上,只好让‘段家绸布庄’的伙计出来周旋一下。”这个时候那个叫段伯的老者说道:“想不到天底下还有武功如此卓绝之人。”

“前辈,您过奖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晚辈来找您是想给这个小朋友做两件合身的衣服,能不能请前辈帮忙呢?”

那个叫段伯的人刚想说什么,忽然门外跑进来一个“五龙断魂刀”的弟子急匆匆的说道:“门主,少门主在外面和人打起来了,您赶快去看看啊!”

那么这个“五龙断魂刀”的少门主究竟和谁打起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