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占尽先机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第三百五十八章帅气的段侠

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本想给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一点点颜色瞧瞧,哪知道半路上杀出来一个自称和自己是一家人的老者。

“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老者,左看右看,就是不熟悉,但是当这个老者提及他的师公乌云道长之际,他只能半信半疑了。

不过,久在江湖上闯荡的“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对这个老者还是抱有怀疑态度,所以想请他拿出什么可以证明自己的东西来。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老者只是举起了他的双手,非常自豪的说,他就凭这双手,会让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相信他的一切。

“看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为什么要和晚生后辈们打哑谜呢?”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好像并不买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老者的帐,只听见他接着说道:“如果你不拿出让我信服的证明,休怪我对这对狗父子动了杀心!”

“高人,就是你的师公看到老夫也不敢如此口出狂言,你难道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了?武功已经凌驾于你的师公之上了。”这个时候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老者段伯目不转睛的望着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说道:“老夫若是重出江湖,恐怕你会吓得闻风而遁的。”

“在下虽说武功不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但是在下从不做令人恶心的事情!”这个时候“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振振有词的说道:“你说你和在下的师公乌云道长是自家人,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既然为老不尊,硬要插手此事,在下就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

“你来,无论你使出什么样的武功,老夫统统的接着!”这间“段家绸布庄”的段伯淡淡的说道:“老夫虽然好久没有和人动过手,但是对付一个晚生后辈们应该不成问题。”

“你就是武功再高,在下也不佩服你,因为你的护短,已经超出江湖上的规矩,明显是站在恶的一方!你这是助纣为虐!”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脸色平静的说道:“在下如果输给你也不丢人,但是武林中、江湖上会有人来找你理论此事。”

“年轻人,闲话少说,要动手就快点!”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双手背在自己的身后说道:“老夫先陪你打了这一场再说!”

“看剑!”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一抖手中的长剑,挽起朵朵剑花,虚虚实实的刺向了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剑光重重的笼罩着段伯的身体,好像无论他如何躲避,只要他站在原地,肯定会被长剑刺中或者撩伤。

“来得好,果然是深得乌云道长的真传。”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就在这个电光石火之际,身子往前一挪,一挥自己的右手,右手化拳为掌,斜斜的劈向了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朵朵剑光中,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朵朵剑光放在眼里似的。

在场观看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和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他们两个人打斗的现场是人山人海,人满为患,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也是武林高手,他们就看见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一掌劈向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朵朵剑光中,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朵朵剑光竟然消失不见了,武功比较高的人就看见这个年纪已经有七十多岁的段伯一掌正好劈在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剑刃上,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看上去好像差一点握不住自己的长剑似的,手臂竟然垂了下来。

“年轻人,你看出什么了没有?”这个时候那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还是那种淡淡的口气对着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问道:“刚才可能老夫出手太快,你没有看明白,不要紧,你可以继续进攻老夫。”

“你……您这种武功好像真的和师公的武功有点儿相似!”在场有很多人都感觉到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本来一直称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叫你,现在已经改称叫您了,看来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被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的武功惊到了,所以,连称呼都改口了,只听见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接着说道:“前辈,在下还想再试一试!”

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说完转过身,背朝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

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如此做,让在场的众人觉得十分诧异,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和人对敌都是正面对敌,哪有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敌手的道理?

“年轻人,你竟然使出来乌云道长的绝杀的招数‘龙背七剑’,说明你真的是乌云道长的传人。”这个时候,那个双手背在自己身后的段伯接着说道:“如果和你武功相近之人,定躲不开你这一招:‘龙背七剑’,不过,你面对的是老夫,那又另当别论了,来吧,年轻人。”

“三哥,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为什么要自露后背给别人啊?”南宫曼曼此时坐在屋顶上面不解的问道:“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敌手,等于把自己蒙上了双眼似的。”

“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确实有真功夫,他这一招也是诱敌之计,一般人会上当受骗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坐在屋顶上面说道:“不过这个段伯的武功比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要高出一筹,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在场的众人就看见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在等着那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来进攻于他,可是那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也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家就那么站在那里,好像不是在比试武功,而是在比谁站在那里比较有定力一样。

就在众人猜测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和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到底谁先动手之际,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身体往后一仰,身体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射向那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右手里的长剑抖起片片剑花,分上、中、下三路进攻这个段伯的咽喉、心机穴、小腹。

大家都在猜测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要如何应付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这一招“龙背七剑”的时候,他们竟然发现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忽然转过了身体,他反而背后朝着那个身急剑快的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

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这一变故,让在场的众人都觉得是匪夷所思,都觉得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可能是被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这一绝招“龙背七剑”给吓坏了吧?要不然为什么会做出如此不近常理的事情?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一个正在进攻自己的高手呢?

不过在现场观看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和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比武的人当中还有一个人一眼就看出其中的蹊跷。

“曼曼,这个段伯真的是一个高手,他这一招用得好!”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本来坐在屋顶上面的身子忽然站起身来接着说道:“如果本侯爷猜得不错,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肯定是转身斜劈一掌。”

“三哥,你看,那个段伯真的是转过身斜劈一掌了。”南宫曼曼欢快的说道:“全被你猜中了!”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眼一直注意着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和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他们两个人打斗的地方,那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好像和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的一样,果然就在那风驰电掣之际转过身一掌斜劈向那个后仰身用长剑刺向他的“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

众人就看见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剑刃上又中了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的一掌,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再也握不住自己手里的长剑了,长剑脱手飞出去几步远,掉在了地上,但是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双手在失去长剑的情况下,双手变掌,恶狠狠的推向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年轻人!”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用自己的右掌劈飞了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长剑,看到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双手化拳为掌,恶狠狠的推向自己的小腹,一矮身子伸出自己的左手,迎着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双掌直直的推了出去,嘴里接着说道:“这是你自找麻烦的。”

在场观看比武的众人就看见当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双掌和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的双掌相交之际,只听见“砰”的一声,那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站在那里是纹丝不动,而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嘴里“哎呀”一声,整个人摔到在地上,嘴里立刻流出了殷红的鲜血,他在地上挣扎了两下,终于勉勉强强的站起身来,眼睛里爆发出愤怒的目光,如果目光能杀死人,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不知道已经被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杀死了多少回。

“年轻人,老夫若不是看在乌云道长的面上,恐怕今天你就要命丧于此了,老夫也知道你不服,不过那要等你到了老夫这个道行才行。”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愤怒中的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缓缓的说道:“再说,你这么一声不响的就打杀别人,你也要给别人一个辩解的机会啊,你就说说看,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你要一意孤行的打杀这个段侠啊?”

“你就是武功再高,我南朝天就是不服你,你今天要么杀了我,要不然,我这一生就盯着这对狗父子了,不杀他们,我就死不瞑目。”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忽然在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面前站直了自己的身体继续说道:“不过你也不要得意,你若是杀了我,名动江湖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会帮我来收拾你为我报仇雪恨的!”

这个年纪七十多岁的段伯神色诧异的望着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他是百思不得其解,究竟这个段侠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要让这个嫉恶如仇的”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如此憎恨呢?

那么这个“五龙断魂刀”的少门主段侠到底做了什么狗屁事情,让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一定要杀他才肯罢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