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定风珠定风不动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却说翌日一早,两军交阵,董天君骑八角鹿,提两口太阿剑,在阵前叫喊,燃灯观左右无人,可先入风吼阵。忽然见黄飞虎领方弼、方相,来见子牙禀告:“末将催粮收此二将,乃纣王驾下镇殿大将军,方弼、方相兄弟二人。”

    猛然间燃灯道人看见两个大汉,心中一喜,连忙问道,方知此二人乃是黄飞虎新收的两位将军,顿时计上心头,暗道天助我也,就命方弼破风吼阵走一遭。可怜方弼不过是凡夫俗子,那里知道其中幻术,就应声愿往,持戟拽步如飞,直奔至阵前。

    子牙命左右擂鼓,方弼耳闻鼓声响,拖载赶来;至风吼阵门前,迳冲将进去。他那里知道阵内无穷奥妙,只见董天君上了板台,将黑摇动,黑风卷起,有万千兵刃杀将下来。只听得一声响,方弼四肢已为数段,跌倒在地,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清福神柏鉴引进去了。

    董天君命士卒,将方弼尸首拖出阵来,董全催鹿复至阵前大呼,看着一众修士冷声讥讽道:“玉虚道友!尔等贪生怕死,把一凡夫俗子送进阵来,白白浪费一条性命,还敢说自己是高明道德之士,端是虚伪至极。”

    听到董天君讥讽,十二金仙面带怒色,燃灯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当即招来慈航道人道:“你将定风珠拿去破此风吼阵。”

    慈航道人领法旨,来到阵前,满脸慈悲说道:“道友!尔等乃是截教修士,最是逍遥,何苦摆此阵势,自取灭亡?当时签押封神榜,你可曾在碧游宫,听你掌教师曾说有两句揭言,帖在宫门:“静诵黄庭紧闭洞,如染西土受灾殃。”今日还是速速退去,莫要让那千年修为,具作画饼才是。”

    董天君闻言怒道:“你阐教门下,自倚道术精奇,屡屡将吾辈藐视,我等方下山。若有本事,待破了吾这大阵再说吧。”

    说着,只见董天君上了板台,对黑摇动,黑风卷起,却如坏方弼一般,朝慈航道人卷来,慈航道人见状,连忙祭起定风珠,只见定风珠上,一阵清蒙宝光散落,那黑风卷动,却是落不下来。

    见状,慈航道人心中大喜,正待祭起清净琉璃瓶,却不想,那风吼阵中,忽然一股煞气升腾,席卷黑风,那风暴瞬间化作万千刀兵,煞气凝结,犹如骷髅鬼蜮,咔嚓一声,那清蒙宝光抵挡不住,却是瞬间破碎开来,朝着慈航道人卷来。

    慈航道人脸上笑意尚未收起,瞬间化作惊惧,不敢怠慢,伸手往那头上一拍,便见庆云激荡,三花摇曳,一方清净琉璃瓶上,杨柳枝青翠欲滴,点点甘露浮动柳叶之上,晶莹剔透,不时化为云气,缭绕周遭。挥手一撒,刷起道道碧光,形成三十六道虹桥,而后霞光聚拢,化作一道碧叶粉莲,挡在身前。

    可是这狂风厉害,那里是莲花能够挡住的,只听咔嚓一声,眼前彩莲被击碎,朵朵云气化为缕缕烟岚,飞到脑后,围裹住水莲,一阵渲染,而后烟雾散去,显露出五颜六色的花盘,绚烂夺目。

    慈航道人不敢怠慢,连忙再次祭起定风珠,清蒙宝光散落,虽然还是不能定住那狂风,却见那狂风暂时阻隔了一下,随即慈航道人脚下一转,却是化作一道金光,冲出阵法来。

    “哈哈,慈航道人,你还是给吾留下吧。”董天君见状大声笑道,手中经幡震动,便见一股股黑风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朝着慈航道人卷来,慈航道人见状,咬了咬牙,手中清净琉璃瓶祭起,便见三十六滴甘露冲天而起,演化一方生机无限。

    这三十六滴甘露不是别的,正是这清净琉璃瓶中蕴藏亿万年的三光神水,清净琉璃瓶乃是先天之物,一会元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才能孕育一滴三光神水,这三十六滴,几乎是慈航道人的全部身家了。

    若不是如今身处阵中,稍有不慎便要身陨,怕是慈航也不会做出这等决绝之事,只见三十六滴甘露与那绿柳枝融合一体,霎时间,化作三十六朵莲花,这三十六朵莲花慢慢围绕圆心净瓶旋转,不时吞吐青光,光上升起朵朵细小金花,飘落下来,挡住周围,如同置身于花海之中。

    如此,狂风落下,打得犹如雨打芭蕉一般,噼里啪啦,无数莲花粉碎,散落一地花香,却也不曾伤到慈航道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慈航道人终究是冲出了风吼阵。

    却说阵外,燃灯道人等人满心以为,那慈航道人有定风珠护体,加上风吼阵被泄了煞气,风吼阵必定被破,却不想,阵中玉清仙光与煞气纠缠不断,还未等他们看得真切,便见慈航道人脸色青白一片,狼狈不堪的从那阵法之中冲了处理。

    还不曾等他们问话,便见董天君出阵,看着狼狈不堪的慈航道人大笑道:“慈航道人,你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阐教修士,你们又有何人赶来破吾风吼阵啊?”

    听到董天君的话,十二金仙具是脸色一变,慈航道人的手段他们是清楚的,没想到居然破不了风吼阵,燃灯闻言,脸上也有一道异色闪过,不过他到底老成持重,闻言面色不改,沉声道:“今日不是破阵之机,明日吾等再来破你大阵。”言罢,便让姜子牙鸣金收兵。

    返回周营之中,燃灯便急急忙忙找来慈航道人问道:“慈航道友,你在那阵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有定风珠护身吗?怎么没有破开风吼阵呢?”

    慈航道人此刻也是心有怒气,自己积攒亿万年的三光神水,几乎耗尽,此刻也没有好脾气,闻言语气也是不善:“此事贫道如何知道,贫道入阵之后,便见煞气丛生,根本不曾被泄去,不仅如此,那定风珠也定不住阵中狂风,若非贫道耗尽琉璃瓶中全数三光神水,怕是此刻已经陨落阵中了。”言罢,一甩袖袍,不发一言。

    (本章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