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邀佛门五行大山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却说做完这一切,老君和鬼谷道人对视一眼,便离了丹房,去那宫中宝阁重重,讲道说法去了。

    转眼之间,四十九天过去了,悟空体内所有的药力都顺利被炼化,而他的双眼在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烟熏后,破而后立,被他借此练就了一对火眼金睛,可看破虚妄,上观九天,下探幽冥。

    而此时,太上老君下令打开炉门,悟空忽然听到炉顶有响声,抬头看见一道光,便用力一跳,跳出炼丹炉,一脚踢倒炉子,转身就跑,而他不知道的是,这八卦炉之火洒落人间,在取经路上形成了那寸草不生的火焰山,成为他九九八十一难之一。

    此时,他从耳朵中掏出金箍棒,迎风一晃,变成碗口那么粗,随即抡起此棒,一路掩杀,直打到灵霄殿上,一路上碰到的神灵,有的是受到了背后之人的吩咐,有的纯粹是想看昊天笑话,因此都是出工不出力,很快就假装不敌四散开来。

    只听孙悟空大声叫喊着,“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玉帝老头,你快搬出去,把天宫让给我,要不,就给你点厉害看看!”。

    在听到这孙悟空如此嚣张的喊声后,昊天心中勃然大怒,多少年来,还不曾有人这么与自己说过话,便是昔年,狂妄如刑天,也不过是杀上天宫,却也不敢说出取而代之的意思,顿时,昊天心中升起怨怼之心,想那老君,乃是圣人分身,那八卦炉,更是昔年道祖分宝而言,不要说一个孙悟空了,便是镇元子之流,怕是也难以脱身,这老君将孙悟空放出来,分明是在打自己的脸面。

    想到这些年来,天庭众神出工不出力,唯有几个佛门弟子,还因为西方贫瘠的缘故,时不时的听从一下号令,昊天顿时心中怒起,当即让人传令,去西方邀请释迦摩尼佛前来降服妖猴。

    昊天号令一出,天机变化,老君与鬼谷道人心神具是一动,只见老君脸上一冷,鬼谷道人却是神色如常,却说老君放出孙悟空,一来,是因为悟空乃是应劫之人,不可伤之,二来,悟空又是鬼谷道人弟子,也分属玄门一脉,三来,昊天自上任一来,一心与圣人争锋,心高气傲,也不知道惹出多少风波来,老君也想借此,压一压他的微风,待到时间差不多之后,只会出手,收复悟空。

    可是谁成想,这昊天却是如此气盛,一怒之下,却是让人前去邀请佛门之人助拳,如此一来,非但惹怒了老君,更是让天庭威严尽失,气运流逝到佛门,更加促使佛门大兴,这叫老君如何不恼。

    反倒是鬼谷道人,早知今日之事,却是神色不变,不过心中也知道,昊天此举,固然是泄愤,到底也引火烧身,日后大劫来临,怕是少不得应劫了。

    不说二位圣人化身心中所思所想,却说释迦牟尼佛得昊天邀请,叹息一声,就带着弟子阿傩、迦叶往天庭而去。来到灵霄殿外,喝止了那孙悟空,“我乃西方极乐世界释迦牟尼尊者,阿弥陀佛,今闻你猖狂霸道,屡反天宫,不知是何方生灵,何年得道,为何这等残暴”。

    那三十六员雷部大将见释迦牟尼前来,俱是跳出战圈,那齐天大圣孙悟空也是看出这来者大有来头,当即上前喝道:“你是哪路神仙,有甚本事,竟敢来止住刀兵阻我?”

    那释迦牟尼道:“南无阿弥陀佛,贫僧乃是西方婆娑净土释迦牟尼尊,你个初世为人地畜生,又有何本事,竟是三番两次犯上作乱,当真是不当人子。”

    那齐天大圣孙悟空闻言道:“我有不败金身,七十二变,不老长生。又有筋斗云,一纵十万八千里。如何做不了天帝?”

    释迦道:“既如此,贫道就与你来个赌斗,你既言自己云路迅疾,你若有本事,一筋斗飞出我这右手掌中,也算你赢。到时老僧自会请这天帝将位置让与你,随贫道前往西方,可好?”

    那释迦牟尼闻道:“既如此,来吧。”言罢伸开右手。却似个荷叶大小。那齐天大圣孙悟空见状。也是收了如意金箍棒。纵身一跃。跳到这老僧地手掌之上。也不多言。纵起筋斗云。一路而去。不知飞了多远。忽见有五根肉红柱子。撑着一股青气。心道:这便是是天之尽头了。当下是变出一管浓墨双毫笔。在中间那柱子上写一行大字曰:“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又在第一根柱子根下撒了一泡猴尿。才又纵云而回。

    那孙悟空回到天庭凌霄宝殿。向那释迦牟尼询问赌斗结果。那如来却使其观看自己手指。孙悟空低头看去。却见佛祖右手中指写着“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大指丫里。还有些猴尿臊气。心中惊异不定。眼珠转动之间。大喝一声。“你耍诈。”便欲纵身逃走。不想那释迦牟尼将佛掌一翻。把这孙悟空推出西天门外。五指化作金木水五座联山。唤名“五行山”。轻轻地把他压住。

    孙悟空被压五行山下钻出头来用力一推便要将山推开,如来佛祖一见从袖中只取出一张封印贴在那山顶上。那座山立即生根合缝,将孙悟空压了个严严实实。

    如来佛祖见孙悟空之事已然了结,便与玉帝等人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天庭返回极乐世界去了。

    如来佛祖辞了玉帝众神,出了南天门之外,又发一个慈悲心,念动真言咒语,将五行山召一尊土地神祗,会同五方揭谛,居住此山监押。但他饥时,与他铁丸子吃;渴时,与他溶化的铜汁饮。待他灾愆满日,自有人救他。

    对此,鬼谷道人却是不为所动,闻言轻笑一声,这猴子,胆大包天,勇猛精进,却是也不掂量一下自家的本事,安敢搅扰天庭正统,与天下万灵气数作对,合该遭劫,以偿还因果,同时也磨砺一下性子,况且今日之劫,也可做他日之难,了却因果,更进一步也尚未可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