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因帝位各了因果(上)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只见天庭之上,群仙汇聚,各方修士闻风而动,正东方,只见玄都大法师手持乾坤图,背后离地焰光旗火莲朵朵,照应诸天,身侧有那长眉真人,紫青双剑背身后,冲霄捡起灭层楼,又有八仙环绕,按乾坤兑震,坎离巽艮,男女老少,富贵贫贱,各持灵宝,显化人教气运,阴阳两仪,镇压诸天。

    东南方,南极仙翁腰挂葫芦,手持一根鸠头杖,慈眉善目,背后九大金仙齐聚,九仙山桃源洞广成子、二仙江麻姑洞黄龙真人、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太华山云霄洞赤精子、崆峒山元阳洞灵宝师、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以及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道道瑞德之气,金灯万盏,无量神通。

    正南方,便有截教修士,金光仙,虬首仙,灵牙仙,神光纠纠:赵公明,三霄娘娘,气概昂昂。七宝车坐金灵圣母,分门列定;无当圣母法宝随身;龟灵圣母包罗万象。金钟响翻腾宇宙,玉磬敲惊动乾坤;提炉排袅袅香烟笼雾隐,羽扇摇翩翩翠凤离瑶池。

    西南方,冥河老祖端坐血莲,一方宝旗分两色,黑色杀,粉色欲,四大魔王按座次,自在天波旬、大梵天、欲色天、湿婆威风赫赫,四大魔将因陀罗、毗湿奴、鲁托罗、鬼母,各有玄妙,以及天妃乌摩和七十二阿修罗公主尽数显现身形。

    正西方,佛门佛子,以释迦摩尼佛为首,身后缓步走出几人,燃灯上古佛,药师琉璃佛,金蝉子,毗卢尸佛、南无宝幢王佛、南无俱留孙佛,大势至菩萨,四大天王,八大金刚,十八罗汉,五方揭谛,显化佛光,只见梵音阵阵,金莲多多,无量慈悲,无量功德。

    西北方,镇元大仙,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瓴叠鬓边。相迎行者无兵器,止将玉麈手中拈。四十八个徒弟依次排开,便见清风明玉当前坐,万寿人参尽蹉跎。

    正北方,有那大巫刑天,手持干戚止戈,凶猛非常,背后煞气丛生,只见蚩尤面无血色,后羿脸色苍白,虽然虚弱非常,却也是铁骨铮铮,不容侵犯,再有风伯雨师,风雨飘摇,大巫九凤,目色肃然。

    东北方,便见陆压太子,一脸桀骜,周身太阳神火弥漫不定,身侧妖师鲲鹏,满身寒意,犹如北极之地,万年不化的冰川一般,一股墨绿色的妖气,直冲云霄,背后显出白泽,商羊,鬼车三大妖圣,目光测测的看着那巫族一众,丝毫不曾掩盖杀意。

    而在众人中央,却见一修士,身披五彩羽衣,光华璀璨,脑后插有五根孔雀翎羽,色呈赤、黑、白、青、黄、散发千重光晕,五行之气喷薄,清净无垢,毫光绽放,五光十色,瑞气千条,头顶一道气运金龙,统御重宝,气象万千,却是那太玄宫一脉最强准圣,孔宣是也。

    只见这九方势力,乃是洪荒天地之中,最为强盛的九个势力,便是最弱的镇元子和冥河老祖,也是这方天地之中,顶尖的大能强者,如今因为这三界天帝之位现世,却是纷纷汇聚于此,便是为了谋夺这天帝之位。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为了这天帝之位而来的,比如说那镇元子,镇元子不傻,这天帝之位,乃是代替诸圣,统御三界的,背后没有圣人,是如何也坐不稳的,想那昊天,背后纵使有道祖鸿钧,触犯圣人,不也一样落得应劫上榜的下场,因此,当孔宣那疑惑的目光移来的时候,镇元子却是打了个稽首道:

    “福生无量天尊,孔宣道友莫要误会,贫道此来,只是为了了却一番因果罢了。”说着,便见镇元子面色一凛,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拢,声音犹如冰霜一般,看向鲲鹏,厉声道:“鲲鹏,你当年谋害吾红云老友,躲在北冥之地多年,如今终于肯现身了?还不速速前来受死,更待何时?”说着,镇元子手中拂尘猛的一挥,只见那拂尘好似蛟龙横扫,根根银丝宛如金刚锁链一般,朝着鲲鹏卷去,拂尘之上,雷光闪烁,虚空中好似爆炸一般,雷声不断,噼里啪啦,绝非寻常手段。

    鲲鹏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冷哼一声,“镇元子,你以为老道就怕了你不成,既然你找死,那贫道就送你去见红云好了。”说着,鲲鹏眼中闪过一丝狠戾,顿时大手一挥,只见一座精巧的冰宫从那利爪之中飞出,迎风边长,宛如天柱一般,重重的朝着镇元子压过来。

    好冰宫,只见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馒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琼楼玉宇、雕梁画柱、丹猛刻捅、飞阁流丹,富丽堂皇,恍若天帝宫阙,不似道家修身养性之地。

    却是那妖师鲲鹏随身至宝,妖师宫,在鲲鹏没有得到河图洛书之前,却是他立身之本,多年来修持,怕是比之先天灵宝也是不差了。

    眼看鲲鹏和镇元子一下子动起手来,刑天眼中也是精光一闪,是了,虽然不知道那气运金龙是何物,不过只要不让妖族拿到就好了,虽然如今妖族和巫族联盟了,但彼此的仇恨却是不曾放下,要是让陆压拿到了,谁知道会不会转过头来对付巫族,毕竟后羿这个陆压的死敌,在巫妖结盟的时候,可是不曾出世,否则,怕是这巫妖之间的盟约也缔结不成。

    当即,刑天也是大喝一声,“不错,你们要争什么某家不管,不过陆压,吾等巫妖之间的因果,却是要了却一番才是。”

    说着,刑天手中的干戚舞动,一道凌厉的斧光已然朝着陆压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