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能公开的秘密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机场的圆形建筑上方,三两道拖得长长的飞机云在万里晴空下纵横交缠,渐渐飘散,淡去。

轰——

又一架飞机从头顶上方呼啸。

投在机场建筑的玻璃窗上的倒影,生怕被捕捉到,很快飞逝而过。

简言忍受着飞机的轰鸣声给耳膜带来的震痛。

遮阳伞完全挡不住七月里灼灼烈日带来的酷热。

她在机场外,等待一个人归来。

她从帆布包里拿出手机,触亮屏幕看了看时间,接着微微抬高遮阳伞,仰首望向上方。

遮阳伞的伞檐为她遮挡刺眼的光照。

她的目光追随着那架庞然大物,整颗心跟着它一起落向机场建筑的那一头。

她等的人,要落地了。

她等的人,要回来了。

简言欢喜至极,方才被保安当成追星族清离出机场的不快一晃便烟消云散。

可她似乎忘了——

此时此刻,机场外由两三百名年轻男女组成的庞大粉丝团,和她在这里痴痴守侯的,是同一个人。

他们拉着长长的标语横幅,打着精心制作的灯牌,抱着各式各样的鲜花玩具,早早的在这里摆好了接机的架势。

简言手上只有一部手机和一把遮阳伞,肩上只挎了一个朴素的帆布包。

随便从粉丝团里拉一个出来,那一身接机装备都能把她这一身寒酸的行头给比下去。

机场门口有动静了。

陆陆续续有旅客拖着行李箱从那个方向出来。

蹲守在机场外的那些本来快要被太阳晒晕过去的女粉丝们,像是突然被注入了活力,一个个争先恐后奔向机场出口。

她们蜂拥而上的瞬间,便将整条通道围堵的水泄不通。

她们对着同一个方向,尖叫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季炀!”

“季炀!”

“季炀!”

这场突如其来的混乱,给机场诸多旅客造成了很大不便。数名机场工作人员同心协力,花了很长时间才清出一条能下脚过人的通道。

粉丝们被屏退到安全线以外。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在数名安保人员的保驾护航之下出现了。

黑色的口罩,遮住了男人大半的精致容颜。黑色的鸭舌帽,拢住了男人柔软微卷的黑发。

露在帽檐下和口罩外的一双眼睛,明亮又浩渺,盛满了星空似的,透着温柔和坚毅,像是上天不小心遗留在人间的杰作,把最美好的一束光带到了凡尘里。

男人只穿了一件没有任何修饰的白色宽松T恤和一条洗的发白的天蓝色破洞牛仔裤,将颀长、精瘦的身段显露无余。裸在小白鞋外和裤腿下的脚踝,精致的像是刀刻玉雕的一般。

路人一样的装扮,却掩不住他那一身突出的气质。

这个男人,全身都在发光。

他不是给光芒笼罩,他本身就是一个光源体,自然而然的在吸引众人的目光。

季炀一出现,机场外好不容易被维持住的秩序,又糟乱起来。

粉丝们的热情更加高涨,尖叫声更加亢奋,举动更加疯狂!

在一片混乱不堪且一层高过一层的尖叫声中,周围部分粉丝不顾相关人员的阻拦,奋力向那个男人拥去,只为靠近他一点。

再靠近他一点。

“季炀!”

“男神!”

“季老师!”

“我们爱你!”

在粉丝们的包围和簇拥下,男人举步维艰,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和不满。

抵挡不了粉丝们的热情,也是为了安抚粉丝们躁动的情绪,男人摘下口罩继而脱下鸭舌帽,落落大方得展现出自己这张让大江南北的亿万少女为之疯狂的盛世美颜,并且露出一个含蓄优雅且不失礼貌的微笑。

人群外的简言,望着他们之间近在咫尺却相隔远洋的距离,眼中所有美好的情绪渐渐淡去,然后转身黯然落寞得离去。

季炀在与粉丝们签名互动时,抬眼向简言站过的地方望去,却再也没见到他数月来心心念念的那道人影。

十几分钟后,在机场工作人员们“善意”的提醒和帮助下,季炀等人从粉丝的包围中脱身,并离开了机场。

这场因为他的出现而产生的混乱,总算是被好好的压制住了。

季炀跟着经纪人杨浩去等车。

空闲下来,他拿出手机,看着微信里那些温软的历史消息,眼中不自觉多了一抹柔情。

他修长的手指在输入法键盘上滑动。

这时,经纪人杨浩的声音传来:

“季老师,上车吧。”

季炀抬眼四望,却遍寻不着,迫切的心里突然变得空落落的,温柔的眼底也浮现出了一抹失落的情绪。

“……嗯,好。”

季炀跟着经纪人杨浩上车。

车子缓缓驶动,冲散了人群,经过公交车站,扬长而去。

这时的简言,站在公交车站的站牌下,痴痴的望着广告牌里那个浑身充满魔力的男人。

这个男人即使是在平面广告里,也能擅用他独特的魅力吸引周围人的目光。

简言等的那路公交车开走了好几班,她却浑然不觉。

看着平面广告里的那个男人,她心中的苦涩滋味,越发浓烈。

她十七岁与他相识,二十岁成为他合法的枕边人。

如今她二十有三了……

她与他的关系是个不能公开的秘密。

呵。

简言自嘲的心想,如果让媒体知道这个红透了半边天的男人隐婚了三年的事实,一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吧。

结婚三年了,简言一日比一日活的小心。

原本活泼开朗的她不敢在朋友圈和其他任何网络平台晒跟自己有关的一切东西,她尽量不让自己在阳光下暴露一丝一毫的痕迹。

她本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存在。

她原本和他一样,本来都是光芒四射的人。如今的她,成了他的影子。

外面只要有任何跟季炀有关的风吹草动,她就会像是一个患有社交恐惧症的病人,把自己藏起来,藏得密不透风。

把自己与这个世界隔离来。

季炀很早就出道了。

算起来,今年是他出道的整整十年。

早些年前,他不温不火。可近年来,他凭着自己得天独厚的外在条件和磨砺出来的实力演技,一直活跃在大屏幕上,优秀作品不断。

他的确是优秀的。

十年磨一剑。

今年,他凭借一部由网络**小说改编成的网剧《变异者》迅速蹿红,人气暴涨,一路扶摇直上,跃升为大众女性的梦中情郎。

可有谁知道这个男人是简言的丈夫呢?

刚结婚的时候,简言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积攒够了这辈子能够嫁给这个男人的大功德。

现在她却在想,如果那时候的她要是知道现在的自己内心是有多么煎熬,还会不会有那么天真的想法。

结婚三年,他们聚少离多。

每每只能在屏幕里看着他以解相思之苦的时候,简言的整颗心就像是在刀一样的山尖上划来又划去,又在滚烫的油锅里沥了好几遍,疼得她全身的感官都快要麻木。

可是,不管什么时候,他只要站在她面前轻轻的对她一笑,她就会顿感风清月朗,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没多久,似乎也过了很久,简言浑浑噩噩上了下一班公交车。

这时候,公交车上的移动电视里正播放一段季炀的采访视频。

视频中,季炀拿着话筒,一脸呆萌的面对美女记者,眼中波光流动,像是在放电一样。

“我想季老师的粉丝跟我一样,都很关心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美女记者在提问的时候,含着一抹娇羞,一双眼睛频频向对面的季炀发射秋波,“在这里,我代表大家问一问季老师——季老师,请问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呢?”

季炀低头看着面前的话筒,含蓄腼腆的笑了一下,尔后对着镜头眨了一下眼,调皮却不乏温柔,说的话中不带一丝一毫的官方腔调:

“她只要负责漂亮就好了。其实只要我觉得她好,别人怎么看,不重要。”

看到这里,听到这里,简言苦笑着移开目光。

她不确定季炀在采访中说的这段话,是不是在向某个特定的人隔空喊话。她也不想看到映照在屏幕上的,那个狼狈的自己。

简言垂眼,看到手机的信号灯在发光。

她这时才发觉,手机竟被她攥了一路。

简言触亮手机。

锁屏壁纸里有一个魅惑的男人。

外面的广告牌里是他,公交车上的移动电视里是他,她的手机锁屏和主题里的照片还是他。

简言解锁手机,看到他的留言。

“回家,等我。”

短短的四个字,却包含了许多。

他知道她去过机场。

他知道就好……

简言望向车窗外,看着窗外的景致走马观花似的向后倒退,唇角挂着不怎么快乐的笑容。

回家前,简言去超市采买了一些季炀平时爱吃的水果和食材。

到楼下时,简言撞见了被保安拦在公寓外的杨浩。

简言跟杨浩负责的艺人季炀是夫妻,她跟杨浩却是陌生人的关系。

简言是认识杨浩的。

在此之前,杨浩没有跟简言接触过,也不知道她和季炀的真实关系。

但聪明人往往都会有一种很强烈的第六感。

简言本想把杨浩当成陌生人一样,对他视而不见,就这么从他身边走过去。

杨浩却突然把她叫住:

“美女,你跟季老师住一个公寓楼?”

简言停下,冲他友好的笑笑。

杨浩却不怎么友好。

“该不会恰巧跟季老师住同一间公寓吧!”

简言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瞬。

她的这一丝丝异样,都没能逃得过杨浩的眼睛。

现在他更加确信眼前这名年轻女子和大明星季炀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身为一名经纪人,杨浩自然是不希望自己负责的艺人在形象上有一丝一毫的受损,更不希望看到自己崇拜的偶像因为私生活问题而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所以他对跟季炀有暧昧关系的简言是极力排斥的。

“如果你真的喜欢季老师——”杨浩的声音像是从冰层中溢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刺骨的寒意,“你就该离他远远的,越远越好,这对你对他对我们大家都好!”

简言微诧,只一瞬神色便恢复了平静。

她礼貌的对杨浩微笑道:“谢谢杨先生的忠告。”

简言进了公寓大楼,乘上电梯。

电梯上升。

在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中,简言的整颗心渐渐沉到了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