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她又不是医生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元伦一大早将柯芳送华川私立医院。

院方却已“医院条件有限”为由,拒绝接收柯芳这位病患。

柯芳患的是精神和心理方面的疾病,不是身体器官方面的疾病。她应当去看心理医生或者精神类医院接受治疗,而不是像华川私立医院这种专科类的医院。

华川不收柯芳,可柯芳的爱人元伦硬要把她往这家医院里塞。

元伦也着实没有办法。

因为柯芳的心结太深太重了,对华川私立医院和这里曾经存在的某个人有着十分强烈的执念。

在收不收柯芳这个问题上,病患家属元伦和站在华川立场的副院长沈松凌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两人从开始到争执,又从争执到吵得不可开交。

元伦让一同前来的古行甘打电话把简言叫来。

简言出现时,元伦和沈松凌两人还在吵。

她坐那儿一声不吭。

她听古行甘说,就过年的这几天,柯芳在家被外面的鞭炮声吓哭了好几次。柯芳要是愿意待在家里,他们今儿也不会把她送来。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除了这里,柯芳哪里也不愿意去。

他们不是没尝试过把她送入治疗精神类和心理疾病方面的疗养院。可柯芳不愿意啊!非常的不愿意!

他们实在没有办法!

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们也不会这样做。

可沈松凌说的也确实对,华川没有治疗柯芳这类病症的条件。

见元伦和沈松凌两人快要撕起来,一旁焦头烂额的古行甘对着简言的方向大声说:

“你倒是说句话啊!你一向不是很有主意的吗!”

他这一张口,沈松凌立马把目标转移到他身上。

“有什么事,你跟我说!言言她又不是医生,你为难她做什么!”

元伦也把希望寄托在简言身上。

他的目光落在简言身上,里面涌现出很多很深的情绪,有期待有亏欠有哀痛…

“言言,你柯伯母的情况,你也都知道!”元伦皱眉,神情哀恸,说话时没有方才对沈松凌的那般激烈,苦苦中带着丝丝哀求。“没…没能把你妈妈带回来,是你柯伯母这辈子最大的心结!她现在每回见到你,都将你错认成你妈妈,拉着你说要带你回家。我怕吓着你,所以你每回说要来探望你柯伯母的时候,我都推三阻四的…”

简言沉默的抠着手指头。

沈松凌又开始发飙了,“我们医生治病,都是对症下药!柯老师这病症,我…我们医院没办法治啊!”

简言忽然开口:“收不收,是一回事。治不治,是一回事。不管投入多少,我想针对柯伯母这个病例在咱们华川成立一个专门的治疗小组。华川治不了,我们可以请人到这里来医治柯伯母。”

她默了默,又说:“…都快十年了,柯伯母不能再这样疯下去了。沈伯伯,您看怎么样?”

沈松凌一鼓作气还要发作,可见一屋子其他三个人都眼巴巴的等着自己做决定,只得无奈一叹:“哎,你都这么说了,还要我怎么样。”

元伦和古行甘对他和简言都挺感激的。

简言把话给元伦说在前头,“元伯伯,我知道您疼爱柯伯母,舍不得她吃苦受罪。但您真心想她好的话,到时候治疗方案出来,您必须遵照医嘱!”

必要的时候,医生会对精神病患者采取一些强制性的手段。

这些,元伦都知道。

毕竟,他都带着柯芳换了好多家疗养院了。

见元伦犹豫,古行甘打了个眼色过去,并暗示性的叫了一声:

“爸!”

元伦咬牙,对简言说了一个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