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考验开始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远处趴在地上看戏的绒球和小颖,双爪蒙着眼睛,漏着几丝缝隙,当看到王俊被拍成肉泥。小颖还好一些还把小爪爪拿开,津津有味的直视地上的肉泥。

    绒球就不一样了,他把原本露着的几丝缝隙也全闭了起来,头埋在地上瑟瑟发抖。他可是被吓坏了,记得之前好像也朝着塑像尿尿过,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心急胆战。

    王辉和远处的王晟一脸的伤心和惊恐,生活在一起多年的亲人,这样就被抹杀在自己眼前,死的这么凄惨尸骨无存,只留下地上这一滩肉泥。

    “啊??”王辉悲愤的朝着宁飞怒吼“小子你敢害王俊,我会把你剁成肉泥陪他一起”

    一脸呆涕的宁飞被王辉这一吼,清醒了过来,他也是第一次见塑像这么凶残,不过对于王辉的威胁他可没放在眼里:“你叫王辉是吧,我只是说用尿去浇,可没让他跑过去直接尿啊,他不会找个瓶子尿好倒过去么?你们王家人是不是都这么笨,我真为你们家的智商感到捉急。”

    “你???你”王辉和王晟被你飞的话,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哼王俊的死就是你的原因,我要让你赔命。”气急的王辉握着宝剑指向宁飞,就连远处的王晟也握着宝剑,走到他身边怨毒的看着宁飞。

    “我的地盘是你们撒野的地方么?要打出去在打,别影响我老人家的雅兴。”

    突然出现的声音,惊醒了在场的王家俩人和宁飞,都齐齐扭头看向说话的地方。王家兄弟见突然出现的老头,握着宝剑后退了几步,神情严肃的看着这突然冒出的老头。

    宁飞就神情轻松,一脸的无所谓,这不就是和前俩层长一样的老头么,这是三胞胎么?

    老头睁着大眼瞪了宁飞一眼,扭头看向远处趴在地上的小颖,脸上立马就出现了慈祥的笑容,这变脸速度真是比变天还快。

    “小颖来爷爷这里,我给你讲好听的故事。”老头和蔼可亲的叫唤远处的小颖。

    宁飞听了对着老头翻了个白眼,你妹的死老头,你这是想占小爷便宜啊?你做小颖的爷爷,那我岂不是???

    小颖可不会叫这老货为爷爷,她先去把还在瑟瑟发抖的绒球抓了起来,扭头对着老头就道:“老头你会说什么好听的故事,不好听我可是会生气的哦,我一生气你哄都哄不乖。”

    老头还是一脸慈祥的看着小颖:“哈哈、你就放心吧,这天地间多少大事小事我都经历过,就是给你说上百年都说不完。”话音刚落老头身影消失,在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小颖身边,抱起小颖和绒球下一秒又回到了圆台上。

    见回到圆台的老头,只顾和小颖讲故事逗她开心,宁飞忍不住了:“那个前辈啊!这一关是考验啥啊?”

    正嬉笑连连的老头,扭头过来不耐烦的看了宁飞和王家两人一眼:“这一关烤阵法知识”说完抬手一辉“轰隆”大殿里钻出许多石柱:“这是一个困阵,你们只要三天时间能出来就算过关,没有闯阵而出的将会被抹杀。”

    看这老头说抹杀竟然这么随意,宁飞和王家修士都吓得一身冷汗,这就是个杀人魔王啊!

    “前辈这好像不和规矩啊,不是考验不过的只是会被关在这里么?”

    老头恶狠狠的回瞪了说话的宁飞:“小子规矩是我定的,你爱闯不闯,三天一过只要是没有闯过的,不管你进没进阵,一样抹杀。哼、还敢用尿淋我,这就是对你们的惩罚,我已经格外开恩了。”老头说完就和小颖大闹去了,留下一脸苦逼的三人。

    宁飞拍着头心里那个后悔啊,不就是给你开开玩笑么,你居然做得这么狠,哼、小爷先把这笔账记下了,以后在找回场子。

    王辉和王晟听到会被抹杀,也不在想着杀宁飞了,一前以后走进了阵法,现在对于他们来说,闯过阵法保命才是首选。

    当王家两人一踏入阵法,就消失在宁飞眼前“咦、人呢?这就是阵法的效用么?还真有意思,小爷也来会会看有没有那么厉害”说完宁飞也一脚踏进了阵法里。

    在次出现的宁飞,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这是一个几千平方大小花园,有假山、有小溪流淌、花草树木一样不缺,幽静的小道迂回在花园里。

    圆台上的老头手一挥,在圆台上空出现三个画面,这三个画面里就是宁飞和王家修士。老头在一挥手,圆台上出现一张石桌三个石櫈,石桌上摆满了瓜果,招呼小颖和绒球,吃着瓜果看着三幅画面里的情景,如果宁飞在场,绝对舍不得吃一颗桌上的瓜果,上面全都是炼丹灵果,最差的都是佛灵果这一级别的。

    “爸爸、是爸爸哎,爸爸这是去哪了?”小颖一见宁飞在一个花园里,焦急起来,她可不想和宁飞分开。

    “吱吱”绒球也手舞足蹈,指着画面里的宁飞大叫。

    “哈哈、你们俩就放心吧,这小子就在大殿里,只不过在我随手摆的一个阵法里,来我们接着吃,看看他这么破阵而出,也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好好看过阵道神典?”

    小颖怀疑的看着老头:“老头你可不行骗我的,不然我会把你抓碎”说完还凶狠的龇牙恐吓老头。

    “哇哇”绒球也学着小颖,露着几颗奶牙吓唬老头。

    老头并没有生气,还是一脸慈祥的看着小颖:“我怎么可能骗这么可爱的小颖呢!来我们边吃边看。”

    阵法里王家两人,已经在各自的区域开始找寻破阵之法,而宁飞没有急着破阵,他悠闲的在花园里游逛起来。

    本来一幅悠闲的宁飞,脸色变得认真起来,他发现这里一草一木都是那么浑然天成,一点人工痕迹都没有。哪怕他知道这只是虚妄的,只是阵法幻化而出,可这浑然天成的意境,让他深陷其中。一种抓不破摸不着,始终缺那么一点点,就能领悟一丝意境。

    哪怕这只是其中一丝意境,宁飞知道,将会给自己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圆台上的小颖和绒球,见宁飞在里面逛花园,一点危险都没有,就放下了一直紧绷的心,开始对付起桌上的瓜果。

    “嗯、小子还不错,竟然能发现其中奥妙,不枉我一番苦心。”老头朝宁飞的画面点点头,又开始给小颖讲故事去了。

    “自然、什么是自然呢?天生天养是自然,一花一木是自然、一石一沙是自然。自然组成了这个世界,那么自然就是这个世界的基石。”

    宁飞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不可言语的境界里,这种境界修士都称之为顿悟。有道是朝夕得道白日飞升,说的就是这个顿悟了。一万个人里都不见得,会有人在这一生,能遇到一次顿悟的,可想而知顿悟就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机遇。

    “我们修士就是借着这些世界基石,利用和吞噬它们来壮大自身,一步步的提升自己的修为,直到破开这个世界。既然它们是组成这世界的基石,那么它们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比如传说的冥界修士,是依靠吸收冥界特有的灵气来壮大自己,但是他们就不能吸收我们这一界面的灵气,这就是他们还没有办法破开,这一界面的规则。

    这规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道”修道、修道,其实就是在修行这一世界的规则,把它们全都了解化为自有了,那也就是得道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先去了解本质,才不会客观的去谋定某事,一切事物只有找到源头,才是真理。

    画面里清醒过来的宁飞,现在如同世外高人一样,一笑一动似乎都暗含着一种规律,亲近着周围的环境,如同化身为其中一草一木,一沙一石。

    “呼”一口浊气吐出,宁飞暗自兴奋,他发现自己的灵魂力居然又提高了,现在已经有金丹期修士大圆才有的强度了,心境也得到了提升,比之修为还高出几个档次,心境比修为高以后就很难会被心魔缠身。而且他随时能融入周围的环境里,不论是对修炼有莫大好处,还能隐匿于其中,是躲避和暗杀一大利器。

    接下来宁飞就开始观察起大阵来,他可不想被老头抹杀,这老头怎么看都一肚子坏水,搞不好真把自己给抹杀了。

    整个花园被宁飞走了一圈,他确定出这是一个单一的困阵,不带攻击性质的。脑海里不断的翻滚,把阵道一书里关于困阵的知识调出,仔细的研读起来。阵法是依托阴阳太极衍生出,世界有阴就有阳,而阴阳又是依托世界而生,阴阳化万物也就是世界规则的组成。

    阵法组成归类为四门、生、死、修、惊,对应的意思就是,生代表活路也就是出口,死也就是绝路,去到绝路十死无生,修代表平安,可以在这里修养,但是还是出不了阵,惊代表危险,在惊门若不小心也会有死亡的危险。

    宁飞现在所面对的只是困阵,就算他走到死门也没事,毕竟这是个困阵没有攻击。阵法四个门都会有灵力提供给大阵运行,灵力是通过什么传导到整个大阵呢?这就需要阵图也就是刻画在四周的线路了,这些线路就和人体的经脉一样,起到传导作用。

    宁飞不断的打量着花园,不断的推演着整图,希望能理清这些脉络,这样就可以找到出去的生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