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恐怖的血魔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随着刀势攀升,金毛狮王须发飞扬,手中黝黑无华的长刀居然绽放出万道耀眼的金光!

“闪开!”

金毛狮王一声大喝,白衣书生连忙飞退,便见一道长若百丈的长刀虚影从天而降,直接向血魔郎羽当头劈下,使得居然是《妖皇经》中所载的妖族最强刀法“吞天刀法”中的“山崩”。

却不想,血魔郎羽看到金毛狮王此刀并无一丝惊慌,反倒是风轻云淡一声:“这才有意思嘛!”

说罢,双眼一闭,周身煞气如沸水一般翻腾不止。

三息之后,血魔郎羽双眼猛得一睁,居然从一双紫瞳之中射出两道紫色煞气,直接将百丈长刀托住。

“喝!”

金毛狮王随即一声大喝,双脚用力一蹬,脚下虚空仿佛碎裂一般直接变得扭曲,而那百丈长刀,居然硬生生压过血魔郎羽眼中那两道紫色煞气。

“哼!”

血魔郎羽同样冷哼一声,两道煞气随之变得更加粗壮,终于将那百丈长刀定在离他头顶不足三尺之处。

“机会!”

白衣书生瞬间一喜,双眼之中精光闪烁,双手平端周天剑尘。

“开!”

随着白衣书生一声厉喝,那周天拂尘居然断成两截。

不!

并不是断成两截,而是白衣书生居然从拂尘底部抽出一柄散发着夺目寒光的一尺短剑,这才是周天剑尘真正的面目,否则就不该叫周天剑尘,而是叫周天拂尘了。

白衣书生原本就擅使剑,否则他也不会浪费大好材料炼制白玉剑这种武器,只是因为后来送予诗云,这才少有使剑。

白衣书生左手持剑直立于胸前,右手持拂尘藏于身后,闭目念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水击三千,扶摇九天!”

十六字一出,白衣书生的身形随之变得飘乎不定,手中短剑更是乍隐乍现,使出的居然仅在太古之时昙花一现的“鲲鹏逍遥诀”中的“逍遥无极”!

随着白衣书生双目一睁,整个人居然于虚空之中凭空消失,下一秒,血魔郎羽的左腰便莫名多了一个血窟窿。

“恩?”

血魔郎羽不由一愣,下意识用左手去摸伤处,却不想,左手还未及伤处,左臂便多了一道血漆漆的伤口。

看到这般情景,晨露与凤瑶顿时一喜,连忙加紧攻击,仅余一十二名金甲战神同样全力攻击,只一瞬间,十二杆金戟便已刺在血魔郎羽周身,随着金戟收回十二道紫色血箭直接喷射出来。

却不想,血魔郎羽依然没有惊慌,反而哈哈大笑一声道:“哈哈哈!这就更有意思了!”

几人顿时一愣,便看到喷射出来的紫色居然化成一团团紫色煞气,直接凝成一柄煞气长戟,倒飞回血魔郎羽手中。

“哪里逃!”

血魔郎羽大喝一声,双戟如闪电般向虚空刺去,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中,居然凭空溅起一团血花。

紧接着,长戟一挑一甩,便看到一道白色人影重重甩在地面,正是先前凭空消失的白衣书生。

“噗……”

白衣书生正要起身,却感觉到胸口之处突然炸开,五脏六腑瞬间被炸成粉末,猛得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垃圾!”

血魔郎羽看都不看,直接轻蔑一声,显然这一炸,就是他的杰作。

“书生!嗷!”

空中正与血魔郎羽斗法的金毛狮王看到白衣书生被炸死,顿时气得浑身发抖,猛得发出一声咆哮之后,直接现出原形,顺着百丈长刀的刀背向血魔郎羽狂奔而去。

“哼!”

血魔郎羽再次轻蔑一笑,双眼中那两道煞气再次一涨,居然直接将百丈长空震飞,于刀背狂奔的金毛巨狮自然也被掀飞,口中猛得喷出一口血雾。

紧接着,身形一旋,两杆战戟凌空一转,直接将剩下的十二名金甲战神一并绞杀。

看到堂堂青丘山两位妖王一死一伤,血魔郎羽舔了舔嘴色的紫色,极是狂妄道。“千年未见,你们两个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啊。”

说罢,低头对晨露凤瑶道:“你们两个小丫头别急,待我收拾了这只老狮子,再来收拾你们。”

说罢,身形一花,便化成一道紫色血影向金毛狮王飞去。

却不想,就在此时,一道赤金光芒直接撞在血影之上,居然生生将血魔郎羽撞出十多丈远。

血魔郎羽定金一看,居然是那只咬了他无数口的死狗又回来了,只是这只死狗,却已不是先前那奄奄一息,濒临死亡的模样,再次变得生龙活虎。

“你这死狗!”

魔族好战,尤其是见血之后便会更加疯狂,此时血魔郎羽周身已有无数伤痕,血流不止本就让他即将失去理智,如今再被火麒麟这么一激,终于直接失去理智,化身一头疯魔。

血魔郎羽顿时大怒,哪里还顾得上管金毛狮王,直接攥紧两杆战戟便朝火麒麟杀来。

却不想,火麒麟并非血魔认为灵智未开的恶兽,眼见血魔郎羽失去理智全力攻伐,火麒麟也不再蛮干,直接绕着他不断周旋。

故而,任凭血魔郎羽施展浑身解数,两杆战戟却只能空刺,完全摸不到火麒麟的身影。

当康的速度的确比火麒麟慢了一些,当二者大战约摸十几秒后,当康化成的青光这才赶上,看到二者已在战斗,当康当即暴吼一声,直接加入战团。

这一下,有了当康皮糙肉厚的防御,火麒麟终于没有了顾及,可以放开手脚全力攻击了。

只见火麒麟也如一头疯狗一般,直接绕着血魔郎羽便是一顿疯咬,直气得血魔郎羽浑身发抖。

但是每每在它要攻击到火麒麟之时,总有当康那肥硕的身体及时出现将它的战戟撞开,虽时有失误被战戟捅到,但是当康皮糙肉厚,战戟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对于当康来说完全不痛不痒的伤口。

于是,二兽一魔再次开始了缠斗,而就在此时,夫易也终于赶了过来。

夫易眼光四处一扫,看到众人皆无碍时,这才长长出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