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牺牲!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想走?”

    魔尊落英不由冷哼一声,周身血红煞气再次施放,整个世界瞬间便又变成先前那个血色空间,几人瞬间感觉如陷泥潭,飞遁的速度直接降下一倍不至。

    魔尊落英面对迎面而来栲栳大的雷丸,随之冷笑一声,紧接着身形一花,雷丸居然直接穿体而过。

    “什么!?”

    卫子夜不由惊呼一声,连忙想要操纵雷丸掉头,却看到魔尊落英将手中火尖枪一抡,直接一记回马枪便将那雷丸劈爆,而他本尊却是借着这股爆炸产生的强大气浪,以更快的速度向夫易等人冲去。

    恐怖的爆炸将魔尊落英身上的衣物撕碎,强健鼓荡的肌肉亦被这无数电弧灼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但是魔尊落英根本不为所动,他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将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厚杀死,然后再劝降卫子夜。

    卫子夜看着火尖枪离夫易及二女越来越近,却是无可奈何。

    这是他继妻儿被魔族残杀之后第二次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

    后方疯狂溪风率五千余魔兵已经渐渐出现在视野之中,速度虽然略逊一筹,但是在被血煞之气纠缠之后的他们,必定能在入山之前被这些魔族围困。

    本就强的可怕的魔尊落英,若是再加上一个如疯牛一般的魔族溪风以及五千魔族精英,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整整千年,他从来都没有过一丝停歇,无时不刻不在为抗魔事业奔波,但是当他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之时,怎么可能甘心。

    此时的卫子夜,心中痛苦无比,忍不住不甘嘶号道:“不!”

    或许,是这一声嘶号受到了苍天的垂怜。

    又或是这满腔不甘焕发了奇迹。

    就在这时,卫子夜身后突然绽放出一道温暖柔和,圣洁无比的乳白仙光,仙光所至,血煞之气瞬间退散,几人飞遁的速度瞬间便恢复到了极致状态,而魔尊落英,却受到这仙光的阻碍,速度反而降了三成。

    值此,双方速度此消彼涨,区区不到一里的路程转瞬即至,四人仅是几息时间,便触摸到了青丘山护山大阵的屏障。

    只是,就在卫子夜要施展仙法破开阵法壁障突入之时,下意识瞟向那道仙法,却看到仙光之中有一位身姿曼妙,身穿鹅黄衣衫的女子。

    卫子夜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大喊一声道:“冰儿!”

    同时调转身形,便化成一道雷光向卫冰冲去。

    却不想,先前畅通无阻的乳白仙光,此时居然变得粘稠无比,比之魔尊落英的血煞之气更甚,即便是玄门三大遁法之一的雷遁,在其压制之下居然达不到巅峰状态的十之二三。

    卫冰看到状若疯巅的卫子夜,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兄长……对不起……冰儿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

    “冰儿!”

    听到这诀别之语,卫子夜除了歇斯底里呐喊之外,已经什么也做不到了。

    “兄长,荡平魔族,天下太平之时,请记得告诉冰儿一声,李郎和表兄嫂的仇,终于报了……”

    “不!”

    卫子夜再次歇斯底里的呐喊,只是这一次,换来的却是一股强大无比,以他天妖境修为都无法抗拒的力量将他和夫易等三人直接推入青丘山的护山大阵之中。

    虽有传自太古之时的大周天三百六十五星辰大阵守护,但是青丘山近十万妖众依然看到,天空突然越来越亮,万千色彩皆被一层圣洁无比的白光取代,原本缤纷万千的世界,渐渐变成一片圣洁的白色世界……

    “斡旋造化……是斡旋造化!”

    “当真是女娲圣皇所创的斡旋造化!”

    “是谁?是清音神王吗?”

    “不知道啊,不过能使出斡旋造化的应该是得自女娲仙帝真传的青鸾后人。”

    青丘九峰众妖族议论纷纷,皆以为施展此牺牲自己,造化乾坤的神术之人为清音仙子。

    只是,神皇峰上,一众刹羽而归的妖王和门人,以及蓬莱众仙子,却是不会误会。

    因为清音仙子如今,就在他们身边打坐疗伤。

    “清音仙子……”

    看到乾坤变色,银杏子不由眉头一皱,连忙轻唤一声,清音仙子这才缓缓睁开眼。

    但是当她睁开美眸的一瞬间,脸色顿时大变,霍的一下从地上站起,看着天地乳白仙光越来越盛,不由惊呼一声道:“是谁在施展斡旋造化!”

    一众神王同样大惑不解,银杏子连忙问道:“天妖秘文除了仙子,还有谁掌握?”

    清音仙子柳眉紧皱,沉思片刻之后脸色顿时一变,惊呼一声道:“一年前,冰公主曾向我讨教过天妖秘文。”

    “冰公主!”

    众人听到清音仙子的答案之后,脸色顿时一变。

    尤其是李凌峰和李牧兄弟二人,本来他们并不知道这斡旋造化究竟有何妙处,但是当他们二人看到在场妖王脸色煞白之时,瞬间反应过来,李凌峰连忙问道:“神王……这法术……”

    清音仙子咬咬牙,想要说,但是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几次下定决心,但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最后只能是朱唇轻启却又微闭,如此反反复复。

    清音仙子这般模样,李凌峰兄弟二人心中顿时生起了不祥之兆,李牧顿时大急,直接扑向清音仙子,却被慕容凝萱和猥琐真人双双出手挡住。

    “你倒是说呀!”

    李牧一边挣扎,一边嘶吼,其中仿若哀嚎,在场诸人听到之后无不是心如刀绞,双眼水雾弥漫,即便是金毛狮王和战无极这等铁骨铮铮的硬汉,也未能幸免。

    “冰儿……”

    就在这时,一声振聋发聩的悲愤之音响彻整座青丘山,众人瞬间便听出,这个声音正是来自神皇卫子夜。

    李凌峰兄弟听到这一声悲啸空山的嘶嚎,终于明白,这所谓的斡旋造化,必定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的禁忌神术。

    二人当即椎心泣血,嚎啕大哭。

    乳白仙光越来越盛,直到众人眼中除了白芒芒一片再无他物之时,各人情绪也控制不住,青丘九峰近十万妖众及蓬莱万余仙子,皆是泣不成声。

    白光渐渐散去,天空再次变回一片湛蓝,翠盈花草随风飘荡,又是一片色彩斑斓的朗朗乾坤。

    但是这片七彩缤纷的世界,在这些人眼中,却依然是黑白一片,没有颜色……

    悲痛……

    哀矜……

    愤怒……

    此时,每个人的心中都多了一道看不见的伤痕,又或是一片废墟……

    青丘山外。

    魔尊落英雄壮挺拔的声影慢慢出现,只是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已全数化成灰烬,漫头黑发凌乱飞舞,嘴色之处更有紫色不断溢出。

    疯魔溪风慌忙关切一声道:“圣主!”

    魔尊落英摇摇头道:“无妨,少则半月,多则一月便能完全恢复。”

    疯魔溪风顿时大怒,随即对身后五千余魔兵大喝一声道:“随本帅杀入青丘山,让他们知道负隅顽抗的后果!”

    说罢,手中疯魔刀一举,便要朝青丘山护山大阵劈出那恐怖至极的刀气。

    “且慢!”

    “圣主还有何吩咐?”

    听到魔尊落英有令,疯魔溪风连忙收起疯魔刀,恭敬道。

    魔尊落英摇摇头道:“此次阻击蓬莱之事已是失败,昆仑蜀山闻讯必定会于我后方发动攻击,今日先行撤退,待到一月之后,本座伤势痊愈之时,再行出兵,以雷霆之势一举将青丘和蓬莱拨除,此后东方将一牢永逸。”

    “是!”

    疯魔溪风虽心有不甘,但是今日良机错失,败局已定,的确没有再强行攻山的必要,连忙领命。

    随后,在魔尊落英的率领之下,一众魔兵随即从青丘山退去……

    一个月后,第二次仙魔大战便会以青丘山为爆发点正式开启,妖族与蓬莱将如何面对恐怖至极魔尊落英及数以万计的魔族大军?

    做为玄门三宗其余两派的昆仑和蜀山,又将能于此战之中发挥多少作用……

    而做为几近信仰一般存在的玄门第一人玄清上人,究竟是否还活在世上?

    渡厄真人陨落之前所言玄清上人早已仙逝之辞究竟是真是假?

    夫易的身份究竟如何?

    泥丸宫中那位自称“我即是你,你即是我,三位一体,不分彼此”的白衣老者究竟是什么人?

    传说中的天命之子究竟是谁?

    晨露的伴生紫玉,与太古仙庭究竟有什么样的联系?

    她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这一场仙魔大战之后,神州大地的主宰权究竟会落于哪方势力手中?

    是魔族?玄门?还是妖族?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踏星追月后续作品。

    狼烟起,沙飞扬,

    热血儿郎赴杀场;

    战鼓雷,螺角冗,

    残骸断剑血染裳;

    生人泣,万物伤,

    凄雨寒风刺脊梁;

    天地陷,孤魂荡,

    山河破碎尽狼疮;

    生命贱,两脚羊,

    怨气冲天悲声葬;

    承仙志,斗意昂,

    豪情万丈似炙阳;

    寻千峰,踏万沧,

    复立仙庭树信仰;

    雾霾散,天晴朗,

    星火燎原铸长疆;

    星辰逝,玉轮殇,

    英灵不灭心中藏。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