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崩坏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信任像是一张白纸。

把这张纸攥成一团,再慢慢展开,纸还是那张纸,但是上面的褶皱,这辈子也没办法去掉了。

当然,可以杠精的说,把这张纸重新回收,再做成一张纸。但是如果这样,就算原料是一样的,可这张纸还是那张纸吗?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他把世界上存在的东西比作一条河,声称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因为当人第二次进入这条河时,是新的水流而不是原来的水流在流淌。赫拉克利特用非常简洁的语言概括了他的思想:一切皆流,无物常住。

那么......

如果是经历了波折之后的感情,是经过打磨之后会变得更加坚固,还是变成了无法再次踏足的河流?

摆在知恩酱面前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虽然,经历了上次的波折,虽然她再次回到了王太卡的生活,但是,一切都已经有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这种改变是无形的,真的是无形的!悄无声息,甚至连本人都很难察觉。只有在某一个瞬间,在某一件事上,才能恍然发现,已经不一样了。

变了,很多原本坚不可摧的东西,变了。

曾经知恩酱觉得自己的离开是对王太卡的保护,直到现在她才傻了眼,自己只不过是亲手把王太卡推开了而已。

始终......有一层隔膜。

是的,隔膜。即使住回了这里,知恩酱还是能感觉得到,王太卡那极少次,但是又真真切切出现过的疏离。

那种......不屑一顾的感觉。知恩酱确信自己没有看错,王太卡对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那种无形的东西,却硬生生的改变了。

但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却只能归咎于自己。

太作了。

知恩酱也犯了和王太卡曾经一样的错误,自以为是的对一个人好,却不知道在另一个人眼里,到底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

别人还没有怎么样,差点把自己感动哭了。

可是偏偏这么多的改变,知恩酱却没办法说出来,因为从表面上看,两个人没有任何的不和。

甚至可能连王太卡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居然对知恩酱有了隐隐的防备,就算是曾经开玩笑说起什么知恩酱是绝命毒师这样的话,但是仔细琢磨,更好像是责怪。

知恩酱本来以为,还好,还可以,自己还有漫长的时间,去等待一个结果。但是此时此刻,却没有了。

命运没有给知恩酱这个机会,多年前那场风雪忽然再度来临,知恩酱只能想尽办法的保护自己,如果能保护得了的话。

根据从李承龙那得到的消息,今晚过后,从明天开始,一场针对知恩酱的恶意舆论攻势,即将开始。

不只是舆论攻势,还有其他方面的,总之这是一场无法避免的事情。

柳泰基已经失心疯了,看着知恩酱和王太卡越走越近,真的是一刻也不愿意忍耐了,甘愿抛弃一切,然后拉着知恩酱玉石俱焚。

知恩酱知道,这是最后的交锋了。是平稳度过这一劫,然后永远摆脱柳泰基的干扰。还是被柳泰基从明星光环上拉下来,变成众人唾骂的目标,就在这一次了。

可是,知恩酱真的不想让王太卡也掺合进来,这样......太难堪了。

知恩酱脑海里忽然想到昨晚,恐怖分子和victoria打电话的样子,那个时候,恐怖分子脸上有过她许久未看到过的笑容。

是的。

终于,黑色吞噬了知恩酱的心。

既然所有人都想把自己逼入深渊,那么就告诉他们,自己究竟来自于哪里吧!

......

王太卡在客厅等了好一会,知恩酱才做好粥。今天的知恩酱倒是很勤快,忙前忙后的。

吃的东西很简单,就是粥,加上一些泡菜。

“来吃吧!”知恩酱笑着说道。

“来了。”王太卡起身去洗个手,然后坐到桌子前。知恩酱这次的粥做的还是很成功的,给王太卡盛了一碗,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应该没问题。”知恩酱笑了笑,却看到王太卡没有动,于是自己尝了一下,确实没什么,挺好的。

看到知恩酱吃完了之后,王太卡才尝了尝,笑道:“挺好的。”

知恩酱微微有些紧张,知道此时此刻,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能感觉到王太卡对自己的隔膜了。

一个锅里面盛出来的,只有等知恩酱自己吃过了,王太卡才会开始动。这样乍一看,好像是对知恩酱做饭技术的不信任,实际上......

知恩酱微微侧头,就看到桌子上的水杯,刚刚自己给王太卡倒了一杯水,但是王太卡居然根本没有动。王太卡现在手里的水杯,是另一个。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王太卡对于知恩酱真的丧失掉了一些信任。而这些下意识的提防举动,其实连王太卡自己都没注意。

但是知恩酱,心里却像是被针扎一样刺痛,如同滴血。

“吃点泡菜吧。”知恩酱低着头说着。

“我不喜欢吃辣白菜,问着这个味道就想吐。实话实说。”王太卡吃着别的:“我吃这几个就行了。”

“嗯,那我吃辣白菜好了。”知恩酱说完,笑了笑:“是啊,我还是了解你的习惯。知道你不喜欢辣白菜,所以给你准备了别的东西。”

“这几个还行。”王太卡吃了两口,味道一般般吧。

知恩酱慢条细理的吃着,心里只是难过。难过的并不仅仅是王太卡对自己的提防,而是难过另一件事。

这件事就是......

“忽然有点脑袋疼。”王太卡拍拍脑袋,说道:“刚刚就觉得困了,现在更觉得困了。”

知恩酱只是抿抿嘴,继续吃着粥,慢悠悠的说着:“是啊,粥是我做的,但是泡菜是买来的。但是......也是我端上来的。”

王太卡忽然看向知恩酱的辣白菜,好像知恩酱只吃了这一样,于是抬眼看向:“你!”

“你不吃辣白菜的嘛。”知恩酱笑了笑,可是怎么看都是心酸,眼睛也慢慢变红:“你的习惯,我都知道,我甚至知道怎么能跳过你的隔膜。我知道这样会对你好,可是......每次我都选择最坏的方式。”

王太卡猛地站起身,但是却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然后直接跌倒在地上,只感觉一层层疲惫的感觉,如同潮水一样用来。

“为什么......”王太卡完全在失望,看着知恩酱完全的失望。

知恩酱只是难过的摇摇头,忍着泪意鼻酸,说道:“我很笨吧?总选择用最极端的方式,去对一个人好。”

王太卡跌倒在地,伸出手紧紧抓住知恩酱的脚腕,却最终意识陷入黑暗。

“恐怖分子,你终于是我一个人的了。”

“我......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