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化绕指柔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今日这夜格外平静,山林里偶尔路过的小兽小鸟也安安静静的走过,没有惊扰到他们。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空中,意味着明天会是个适合赶路的好天气。

    康玉翡蜷缩成一团,躺在石头上睡了。对于这样的环境,她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腹部的伤口好像愈发的糟糕,让她一转身就会疼到醒过来。此刻,她并没有完全睡着,还在微微调整自己的姿势。

    周遭的静谧让她对声音很是敏感,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她立刻警醒起来,一双耳朵细细的听着,这动静像是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她握紧了手里的匕首。

    声音忽然停下来,她一转身,却看到太子的身影,好在她还没抬起手里的匕首,她只能假装转身把刚才自己那番恶意默默压下去,寒风瑟瑟,她裹紧了自己的身子,并没有睁眼和太子说话。

    可太子在她旁边许久,她无法装作若无其事的睡去,挣扎了一会,她刚打算起身给太子问安,就感觉自己身上压过一床厚实的被子。

    这荒郊野岭哪里来的被子?

    她摸了摸料子,原来是太子的那件藏青色的外衣。

    太子为什么要把衣服给自己?康玉翡不懂。她赶紧起了身,叫住太子,“殿下……”

    太子回转过身子,微微一笑,夜色不明,但康玉翡还是看清了那个笑容,格外温暖和自然,仿佛认识许久的朋友。

    太子摆摆手,“没事,我不冷,给你吧。”

    康玉翡忽然愣住了,不知为何,突然身上一暖,暂时忘记了这是寒冷的冬日。

    第二日,天气依旧寒凉,路途依旧坎坷,但太子却脚步愈发的轻快起来。他有时落在最后面,默默的跟着康玉翡,有时又走到最前面,偶尔回望一下,带着笑意催促康玉翡。

    康玉翡腹部的伤口已经难受到很难让她挤出笑容,可她必须假装自己很轻松,每次抬起头,对上太子的目光,她都牵动嘴角,露出微笑。

    “玉翡,要是觉得累了,就说一声。”康玉彻走在她前面,头也没回,就往后跑了这么一句话。

    康玉翡确实觉得累了,脚下一个轻飘飘的感觉,忽然向一边的路边滑下去。

    她身后的太子陡然一惊,整个人微微跃起,往前一步,拽住了正在下落的她。

    康玉彻急忙过来帮忙,两人联手把康玉翡拖了上来。

    康玉翡大口喘着气,不仅是因为刚才的惊吓,还是因为扯到了伤口,疼到让她抑制不住的吸气。

    “你,怎么样?没事吧?没伤到哪吧?”太子把她扶好坐下,便是一连串的问题,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关切之情让康玉翡无处闪躲。

    她把眼睛转向康玉彻,却见自己的三哥正插着腰,远远的站着,连脸庞都没有朝向自己这边。

    康玉翡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闷闷的嘟囔一句,“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我亲哥。”

    这句话被太子和康玉彻都听了去。康玉彻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冷冷的哼了一声。太子微微一呆,而后低下了头,嘴角牵扯着温柔的笑意,再抬起头,已是藏不住这笑。

    康玉翡有些看傻了眼,先是不懂他为什么笑,再看一眼,却又被他的笑容吸引住了。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康玉翡默默的想着。在她眼里能被称作好看的人可不多,这许多年算起来,统共就那么几个,除去女子,那就只有钟家哥哥钟云缈了。

    “好了,咱们得赶路了。”康玉彻推了推太子,眯着眼看着康玉翡,“像我这样的哥哥可没空等你休息。”

    康玉翡白了他一眼,伸了伸胳膊腿,准备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左脚动弹不得,再一用力,一阵酸疼感,似乎是扭伤了。

    “哥,三哥,我……”她话还没说完,太子就蹲了下来,看了看她的脚,“怎么了?是刚才崴到了吗?”

    “兴许是吧。”她求助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康玉彻。

    康玉彻往后一大退步,“你想干嘛?”紧张的直摆手,“你自己想办法站起来啊,我可不会背你。”

    太子回头看着康玉彻,微微皱起眉头,“她脚崴了,可走不了这山路。”

    “我腰伤了,我可背不了她。”康玉彻又往后退了一步,一脸坚定再次拒绝。

    “康玉彻!”康玉翡怒了,平日里,欺负欺负她也就算了,如今这时候,他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还是这副死赖模样。

    “我真背不了了,要不太子背你。”康玉彻干脆往太子身后一闪,连眼神都不想与她对视。

    “你……”康玉翡噌的一下站起来,忍住脚疼,对着康玉彻的方向就吼开了,“有本事你别回家,回家就让爹打死你,吊起来打,一鞭一鞭都抽脑袋上。”

    太子见他两这样吵闹,忍不住笑起来,看到她晃悠悠的,又赶忙上前扶住她。

    他其实早就想到这个法子,思索了片刻,虽然觉得有些轻浮,但还是开口问道,“郡主要是不介意的话……”

    “不行,不行。”康玉翡听到太子的话,赶紧拒绝。她脚疼的难受,又坐了下来,“这不行。”

    他是太子,千万尊贵之躯,背她,一来不合礼法,二来,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不介意不介意。”康玉彻上前拉了她一把,“这药也上了,抱也抱了,背一下不介意的。大不了,委屈太子娶了你呗。”

    “你……”康玉翡被自己的三哥气的说不出话了,只拿拳头狠狠砸在他背上。

    太子讪讪红着脸,背过身子弯下腰,轻声说道:“眼下情形急迫,等出了这林子,咱们三都不提这个就是。”

    康玉彻把康玉翡往前一摁,摁在了太子背上。

    康玉翡从来不是矫情的人,只是今日,总觉得这样不妥。心里万般的不愿意,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想来,除了爹和哥哥们,自己从来没被别的男人这么背在背上,总以为,只有自己做新娘子入门那一刻,才会有这样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