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卑鄙出手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萧石吐出这一个杀字之后头部的眩晕感减轻了许多,仰头看着天上的印记,萧石脚步一点,直奔印记飞过去。

明德真人看到这一幕牙齿都要咬碎了,凭什么萧石要得到这等宝物,要知道在他心中萧石的位置可是他儿子Z祥的!

面色一沉,顾不得云雾山的规矩,竟然直接放出一枚剑丸,直奔萧石的后背而去。

“明德!放肆!”泰和虽然在明德的身边,但他决然没有想到明德会不顾一切的对萧石出手,这让他面色一沉,出声喝止的同时只来得及对剑丸阻拦一下。

“呵呵,没用的,我出手你拦不住!”明德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想要宝物,他也配?”

明德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莫大的威压降临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一个威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明德不顾云雾山禁令,私自对他人出手,罚黑云洞面壁百年!剥夺上德宫十年不得晋升!”

一道红光在明德脚下闪现而出,直接将其笼罩住,随后他的身影骤然萧石不见。

那个骑牛的老者眉头一皱,看着萧石的方向犹豫不定。

明德的出手着实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现在想要补救却有些来不及了,云雾池周边有着莫名的气场,如果他敢出手对剑丸阻拦,那在云雾池上空的所有人都会被云雾池所反噬,到时候一个人都活不了!

“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骑牛老者只能皱着眉头默默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师兄,这一次你心软了!”玄叶真人板着脸出现在他的身边。

“既然你已经见过了萧石,应该对他有所了解,明德这一剑你觉得他能否接下来?”骑牛老者侧着头问道。

玄叶真人冷冷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师兄何必明知故问!”

“这一次是我云雾山之错!”骑牛老者面露凄苦之色,显然是对萧石并不看好。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玄叶真人说话也学会了大喘气:“区区一个剑丸萧石接下来并不困难,反倒是师兄打算骄纵他们倒什么时候!”

“云雾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撒野的地方!”玄叶真人冷哼一声,萧石可是林妙音选中的人,被外人欺负了他看不见也就罢了,现在在眼皮子底下都敢有人算计萧石,还真以为他玄叶真人一脉有没有脾气了?

“暂且等等吧!毕竟都是我云雾山之人,现在天地潮汐加剧,恐怕有大变发生,不宜自相残杀!”骑牛老者犹豫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

“师兄,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糊涂啊!”玄叶真人眉头一皱,不满的开口说道。

“哎!再看看吧!”骑牛老者终究是没有同意他的话语,缓缓摇了摇头,面色倒是愈发凄苦起来。

此时那剑丸已然来到了萧石身侧,而现在萧石的境地和丁酉子简直一模一样,只要他稍稍用一些里就可以将印记攥在手中!

身侧的剑丸锋利无比,毕竟是出自明德真人之手,虽然为了隐晦而降低了一些威力,又被泰和给抵消稍许,但仍有将其切割开的力量!

“赌了!”

萧石能够感受到周围人的蠢蠢欲动,这金色印记可万万不能被其他人得到,否则他还怎么和天河等人冒险?查看了一下自己身边的境遇,他不由得咬了咬牙,竟然对剑丸不管不顾,直接伸出手攥住了印记!

“呲!”

剑丸笔直的刺入了他的身体,上面附着着的狂暴剑气瞬间爆发开,直接在萧石身体的左半边切割出无数的伤口,瞬间血流如注。

“哼!”萧石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顾不得查看金色印记给自己带来什么信息,连忙向着自己刚才站立的位置落去。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神一阵,特别是那些和萧石有积怨的几名尊者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中一寒。

这个家伙好狠,对自己都如此之狠,对外人呢?

一想到自己竟然为了些许可有可无的修炼资源得罪了这么一个狠人,他们都开始不自在起来。

一旁的丁酉子眼神更加复杂了,这个萧石竟然有如此心性,那就真的留他不得了,否则让他出去修炼几年,到时候找上门自己还有什么好果子吃不成?

而就在他心思转动,准备直接给萧石来上致命一击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夺宝就夺宝,不可生出攻击他人的心思,否则别怪我无情!”

对方没有显露身形,但能隔空传话,又带着无上的威严直接将那些想要趁萧石病要萧石命的人都安分了许多,要么和影魔开始纠缠,要么开始注意下方的云雾池,等待从云雾池内喷出来的宝贝。

“哼,今天算你走运,等云雾池结束之后看还有没有人会护着你!”丁酉子眼睛一眯,心中不由得冷哼一声,随后扭过头不再理会萧石。

萧石很久没有尝试过这种精心刺激的感觉了,就在剑丸入体的一刹那他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

那种剑气爆发的感觉让他本能的想起了空间的切割之力。

但此时的他实力比那时候提升了十倍不止,不死树也成长了许多,那些进入体内的剑气虽然对经脉一顿切割,但造成的伤势也只能说一般般,根本就没有致命的危险。

至于剑丸直奔而去的丹田...呵呵,那就不劳它费心了,萧石的丹田早就没有了!

感受了一下体内剑意的浓郁程度,萧石悄然松了一口气,随后开始检查钻入自己巨大虚丹之内的金色印记。

天河等人的印记萧石曾经感受过,从直观上来看比自己的印记小了许多,随后萧石用神识轻轻触碰了一下印记,海量的信息顿时向着他的神识中涌现而去。

首先是一个巨大的地图,上面画着秘密麻麻的山峦,本就对这个世界比较陌生的他自然分不清上面的内容具体画的是哪里。

但好在他也不是一个人在行动,还有天河等人,想必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猜测。

除了地图之外,还有各种凌乱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其中最吸引他心神的则是一段吟唱,来自佛门的吟唱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