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说网 > 奇幻仙侠 > 冥筵

第五章:孤坟鬼唱诗(第二十八节)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唐院长你看我……干嘛?我又没学过医,这治病救人该你们医院管……”方柏林不急不忙。

    甘力宝连忙赔着笑,跑上前一把拽住他的手晃起来“你这个同志真是的,刚刚跟你开个玩笑,怎么就认真起来了?我们从小认识,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吗?啊……啊……啊”边说边向方柏林挤眉弄眼。

    “放手,四眼狗”方柏林轻声说。

    “方会长,你看你都来了,能否请你大力协助一下?”唐宁逸一脸期盼。

    “可以,一来她是我同事的妹妹理应帮忙。二来也是奔着你唐院长的面子,换其他人我鸟都不鸟他……”方柏林有意无意地看了甘力宝一眼。

    甘力宝一脸诚恳“那当然那当然,有谁的面子比院长大啊,方会长这边请这边请……”说完腰杆还微微弯了弯。

    “这样啊,我要一个安静的地方,避开什么手术室抢救室之类沾有血腥的场所,因为我可能还要烧符什么的……”方柏林沉吟着说。

    唐院长皱眉头“咱医院有这种地方?恐怕一时不好找……”

    “好找,我们的器械仓库挺安静的,而且经常打扫,这又不是去做什么手术,只是治疗而已,可以吗方会长?”甘力宝一脸谦恭。

    方柏林想起来了,那个仓库就是在捉谢天地那晚秘密集结的地方,当下点点头。

    甘力宝连忙去安排,唐宁逸见状很高兴掏出手机,方柏林一见连忙说“唐院长,这个治疗的参与人数我说了算,仅限你、甘力宝、李昕妍、罗敏茹、我和洛秋言,还有我的助手‘爱蜥’,其余人等就免了。我们这是救治,不是表演,不能录音和录像,明白吗?”

    唐宁逸看着看方柏林严肃的样子,想了想,无奈地点点头。

    “兄弟,让她闭嘴,如果她敢再发出一点声音,给她点厉害看看……”方柏林向着‘爱蜥’指了指洛秋语。

    “你以为这样我就怕了吗?小子,你什么来路?”洛秋雨眯着眼咬着牙。

    “我……不告诉你,慢慢猜吧。”方柏林逗着她,心想这姐妹俩可真有趣,一个表面温雅含蓄实则极有主见,眼前这个刚接触,看样子也是心性乖张凶悍泼辣一辈。

    这时候甘力宝一路小跑,来到唐宁逸面前“院长,已安排妥当了,请……”

    又对着方柏林做了个请的手势。

    方柏林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今天发现了你比我厉害……”

    “是吗?你指的是哪方面?”多年至交的甘力宝知道话中有话。

    “拍马屁”方柏林看了他一眼,加重语气又说了句“马屁精”,说完哈哈大笑。

    甘力宝陪着笑,等他走到自己前面,冷不防伸脚踢了他一脚屁股。

    “哎呦”方柏林夸张地向前一摔,唐宁逸不明就里连忙伸手扶着“方会长小心了”又对周边的护士说“还笑什么,方会长差点摔了,麻利地,把地给拖一下。”

    有些护士知道两人耍惯了,当下应一声,拿起电话通知后勤清洁。

    药械仓库里,洛秋语虽被捆着手脚,但仍像疯子一样身子不停撞击担架车,嘴里发出种种恶咒“赶紧把老娘放了,不然我毁了这女孩的肉身……”

    ‘爱蜥’顺着她的身子爬到眉心,一掌打在她额头上,洛秋语吓得立刻住口,但没过一分钟,嘴里又说出了阴恻恻的话“哼,别以为你能降得住我就有什么了不起,我说了,未来的阳间将是祖叔的天下。祖叔将会把阴间和阳间的间隔打通,到时阳间和阴间的人就会住在一起,永远的相亲相爱……我随时可以来找你,你也可以随时下去……桀桀桀……”声音如豺笑狐叱、猫喊狼哼,听了无不令人毛发矗立。

    “昕妍,给她打针‘安定’冷静冷静。”甘力宝吩咐李昕妍

    “不用,省点医疗资源吧。”方柏林边说竖起剑指,直指她的眉心,“最后一次警告你,再不闭嘴,我对你不客气了。”方柏林竖起了剑指指向她,可洛秋语就像失心疯一样,依旧高声叫骂。

    方柏林念出《安神咒》天下神兵,八卦之精。摄到神将,安坐慰吾身。闻咒速至,百事通灵。无事不报,不得违令。

    洛秋语慢慢平静下来,但双眼仍是死死地盯着方柏林等人,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什么。

    方柏林又叫‘爱蜥’前爪死死抵住洛秋语的印堂,他知道‘爱蜥’并非普通的居家宠物,它跟自己参加过几次激烈战斗,算是比较有经验的,此刻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爱蜥’是天生就有这种抵抗阴灵冤鬼的本事吗?

    想到这个,不由得又想起了‘爱蜥’的来历,脑海里不由得浮现一张七岁女孩的面庞,女孩好像叫严小妹,她当时养了两只蜥蜴,方柏林一眼看中了‘爱蜥’,每天都喜欢逗它玩,宝贝得不得了,后来缠着严小妹要买下‘爱蜥’,一个二年级学生哪来什么钱?就在这节骨眼上,发生了一件事。

    那时候学校体恤方柏林是孤儿,就让他住在学校,和校工张坤住在一起,张坤号称‘疯子头陀’,擅长烹饪和打拳,退休前是厨师,孑然一身,退休后就在小学里做校工。之所以叫他做‘疯子头陀’,是因为他喜欢喝酒,一喝酒就打拳,拳拳生风,状如疯虎劲道十足。加上他留着一把长长的头发,那时候刚好热播武松,大家看他那把长长的头发和行者武松十分相像,都叫他疯子头陀。还别说,由于他还亲手捉了几个到学校偷盗的毛贼,由于协助省厅破了案,省厅还特意聘他做过教头。

    严小妹是一个插班生,家在外地,听说她是来城里看病的,大概需要一年时间,而且她这个病也挺奇怪的,不能晒太阳,不能和其他同学玩,只能一个人躲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为此学校大感头痛本想一推了之,但据说她家家族势力颇大,背景深厚,所以学校只能安排严小妹在方柏林班里插班。又考虑到她不能见光和见风,就把教室后面的一个杂物房收拾干净腾出来给严小妹休息和学习,严小妹每天就躲在这小房子里,也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里面是睡觉还是听课。张坤当时是受学校嘱咐照顾方柏林的起居生活,也不在乎多照顾一个严小妹,可这个严小妹的饭量确实惊人,是少得惊人,一天吃一顿,一顿吃小半碗稀饭,是小半碗……

    这天中午,方柏林按往常一样把小半碗稀饭送给严小妹,按往常他是放下就走,这次严小妹却让他直接送进去。他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回应,声音娇弱无力,他心里一咯噔,严小妹病了?

    推开门,闻到一股浓浓的竹立香和檀香味,严小妹背着他侧卧着……

    “严小妹吃饭了,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方柏林怯生生地问,那时候的他还没有修习‘元罡派’的《混元典》,丝毫没有觉察周边环境有任何不妥。

    “方柏林,你能帮我的忙吗?”严小妹气若游丝。

    “说吧”方柏林放下稀饭,回答得挺干脆。

    “你先帮我把窗帘拉严,一点光都不能透,另外我呼吸有点困难,你能不能……过两口气给我?我只要挨过一刻钟就好了……”严小妹翻了个身向着方柏林。

    方柏林吓了一跳,眼前的严小妹脸色枯槁,形容憔悴,那张脸像是被抽干了血,他不由得想起电视剧里的那些妖魔鬼怪,不由得‘哇’地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刚跑到门口,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定眼一看竟然是严小妹,这一下把他吓得三尸烟消,七魄云散。

    “方柏林,你不帮帮我吗?我只需要你借我两口气,就两口气……我会……感激你的。”严小妹说完就瘫倒在地。

    原本还是艳阳高照的中午,突然乌云蔽日,雷声轰轰。

    方柏林脑海里闪过一个字‘逃’,想到这腿刚抬起来又放了下来,借着闪电的瞬间他看到严小妹死灰的脸,一下子犹豫了。

    最终,他俯下身去用尽全身力气去抱严小妹,谁知像抱在空气一样丝毫没有重量。

    “你拿一支香过来”严小妹说完无力地伏在地上。

    方柏林拿了一支香看着严小妹“怎么用?”严小妹示意他拿着香靠近,然后嗅着香慢慢站起来。

    这时天雷滚滚,大有引爆天空之势,风驰电击,雷嗔电怒震得人浑身发怵,而且他觉得雷电全都是往这个屋子招呼。

    “再坚持十分钟,雷电就会过去,我的病就会……好了,谢谢你。”严小妹大口喘着粗气。

    方柏林已经分不清自己是镇定还是吓傻了“我怎么把气借给你?”

    “你只需要把嘴张开就行了,我只需要两口阳气,就两口……”严小妹边说边浑身发抖。

    “你就别啰嗦了,快点吧,在你这儿我越来越害怕。”方柏林躺在她的小床上,把嘴张得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