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复得的生命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映江市,麓野小区,30层顶楼上。

一位穿着邋遢、目光涣散的男性正站在围栏处,夜晚的凉风吹拂在整座城市里,夹杂着一些欢声笑语,与闪烁的灯光交相辉映,别有一番美丽的夜景,只是此刻的王启,却没有丝毫的感觉,他的心里只有无限的痛苦和悔恨。

他本是印江市的一位普通国企员工,没有人脉关系,但是勤勤勉勉,工作上一丝不苟,终于在年过三十之际,得到了领导的赏识,获得了股级干部升迁的机会,而他也十分争气,成功把握住了这个机遇,笔试、面试名列前茅,升迁的事基本尘埃落定。

却不想此时,冒出一位名叫秦剑文的程咬金,这是一位身世不俗的高干子弟,他来这个单位只是为了镀金,升迁的事宜也因为他而出现了变故。

后面的事情就变得显而易见了,秦建文的举荐、上位只用了短短的两周,而王启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全部付诸东海,化为雨烟,他愤怒、不解,多次提出异议,不过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毫无疑问,他都失败了。

他本是一个偏执的人,不然也不会偏安一隅,工作多年才有了这么一个机会,经过多方咨询了解,他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始末。

他将自己的故事写了下来,形成案例文件,提交到了上一级的监管部门,却不想,就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却带来了他长达一年多的痛苦往事。

他的材料确实提交到了监督部门的领导手中,而这位刚上任的领导,立马新官上任三把火,派出人员进行调查,被找到的王启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整个事情详尽阐明,这个事件也正式浮上台面。

但是无论是王启、还是这位领导,显然都低估了这位高干子弟身后的力量,虽然材料正式递交,却因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拦了下来,而此时,是否继续提交这纸讼状的王启,就变成了双方博弈的筹码了。

起先是领导和同事的好言劝告,劝他将事情撂下,不要做无谓之争,但是此时的王启岂能放手,无论面对劝告、警告、甚至胁迫,他一概无视,但是渐渐的,他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一开始是接送孩子的奶奶发现的,她说经常有些不认识的人跟在后面。

接着是家中的大门出现了被撬的痕迹。

后来莫名收到一些不明人士的恐吓信和不良言论的邮件。

他的做法也十分简单粗暴,他将所有的事情,包括这些经历全部发到了网络上,企图通过舆论的压力来约束这些人的作为。

却不想,这却把他推向了风口浪尖,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千古名言还是有它的道理的,一开始占据了道德舆论优势的王启自然是春风得意,一时之间各种人肉、批判层出不穷,但不知何时,这份声讨却转变了方向。

有人开始质疑他发帖的目的,内容的真实性,更多的人开始歪曲事实,说发帖的王启是有意迫害、伺机报复,渐渐地,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故意抹黑,人肉和批判的对象也渐渐变成了王启,责骂与嘲讽声淹没了这个男人。

在生活中更是变本加厉,年迈体弱的父亲不知被谁推下了楼梯,因此重伤住院,报警后由于是陈旧小区,缺乏监控设施,犯罪嫌疑人至今没有着落,但是无论从时间、地点看,这都是一件有预谋的事情。

孩子在幼儿园被无故刁难,逐渐害怕上学,而他们夫妻两人,在单位中更是感受到了不寻常的意味,慢慢被剥离到集体之外,而其中的一些事情,更是被扒到了网上,活该、正义的惩罚、自作自受的言论漫天飞舞。

终于,在某一天,看好他的领导把他叫到办公室与他促膝长谈了一番,期间暗示了一些事情,要么妥协,要么离职,一边是年迈父亲的高额手术费,一边是妻子的抱怨数落和孩子的哭泣,这个男人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助。

他妥协了,甚至再次见到秦剑仁时被指着头嘲讽,他都没有回一句,只是默默地承受着一切,整个事件以他的妥协而告终,而那位新任领导,也因为各种原因,将这个事情搁置在一侧,不再深究。

本以为事情过去了便过去了,他却没想到,对于这个风雨飘零的小家庭,这件事情便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房贷、医药费让本不富裕的家庭捉襟见肘,看着存款一日日减少,生活中少了些温情,多了些柴米油盐的争吵。

终于,在一次争执中,王启失手打了她一掌,妻子在气愤和伤心之下,毅然提出了离婚,两人的婚姻至此结束,终究没有逃过七年之痒的魔咒,怀着愧疚、懊悔的心情,王启选择净身出户,孩子也跟了妻子。

老父亲的身体本就不堪,在摔下楼梯之时,磕碰到了脑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在一次抢救中,回天乏术、撒手人寰。更想不到的,自己的母亲因为刺激过度,又缺乏平日的休息,触发急性心肌梗塞,追着父亲的身影而去。

一连做了两场丧事,亲朋好友更是在借钱时就躲之不及,此时更是无人问津,独自忍受着守夜的悲凉,他终于体会到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妻子的离开,父母的去世,亲戚的规避,让他第一次萌生了死亡的念头。

既然死都不怕了,他不是没想过去杀了那位引起一切的灾厄之源,来释放自己心中的无穷愤懑,但是一想到他的权势和自己那可爱的女儿,他终究还是低下了头颅,将自己的一切痛苦,埋藏在自己脆弱的臂弯之中。

双手将天台的围栏握得死紧,沾着铁锈的手背还流动着鲜红的血液,一滴滴滚烫的泪水从他瘦弱的脸颊上飘落,与粘稠的血液交织在一起。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翻过了围栏,松开了双手,两眼一闭,身体随之向前倾去,种种回忆,丝丝念想,在强烈的失重感中不断浮起,“为什么?凭什么?我恨!我好恨!我真的好恨!”近在咫尺的死亡感还未来到,强烈的愤怒之情充满全身。

就在下一瞬,他感受到了时空的静止,因为他看见自己的身体就这么安静地漂浮在空中,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一道机械的电子音传来

【已确认,符合表演资质,分类:暴怒,编号74517,请问是否进入轮回演绎空间?】

“轮回演绎空间?”一个既显陌生又有些听闻的词语,小说中倒是常有这样的桥段,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进去之后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吗?”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他没有问空间里有什么好处,又能够实现什么愿望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他在意的只有,是否能给他这个机会,让他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显然这个电子音并没有在意他的问题,它的回复简单明了。

【请在时间内决定,过期则视为拒绝进入,倒数计时开始,10、9、8···】

王启不再犹豫,在他心中燃起愤怒之时,渴望死亡的心思早已被冲淡,甚至他怀疑自己还有没有再死一次的勇气,随即直接喊出了“是”,一阵白光从他体内发出,将王启的身体连同他的意识吞噬在内。

而他不知道的是,大楼的下方,竟然出现一具和他一模一样的身体,除了坠楼后的伤痕,几乎就像克隆的出来的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白皙的光线不断地刺激着王启的眼皮,他微微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屋顶的LED照明灯,入手是冰凉的石质地面,撑起仍带着一丝心悸的躯体,他朝着四周望去。

这是一间比较大的普通客厅,说是客厅,那是因为他的身边就摆放着几件普通的家具:沙发、茶几,上面甚至还随意的放着一些还未吃完的坚果拼盘,客厅的中间有一个稍微凸起的高台,围绕它的,是一圈颜色突兀的黑色线条。

大厅周围有着三个房间,王启依次查看过来,分别对应着厨房、洗手间和卧室,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浮现在他心头,这里,也许还在熟悉的地球,甚至只要打开窗户,就能听到耳熟能详的车鸣声。

显然这只是一个错觉,除去布置和日常居住的房间一般无二,他还是发现了几个问题。

这里没有窗户,唯一的出口便是那扇无法打开的防盗门,找不到钥匙、是一扇脚踹、身撞,连一丝动静都没有的坚固大门。

这里有人居住过,被褥、橱柜都有明显的翻动痕迹,客厅茶几上的坚果更是不用多说,而这位住客,似乎有些慵懒,水源、电能供应都十分正常,天然气也是可用的,但是各种厨具把手上的淡淡一层灰迹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他在大厅的一侧墙壁上发现了许多手指的抓痕,上面依稀有着血痕,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前面住客的顶替者,而那位住客,似乎最后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情,最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联想起前面电子声所说的几句话,表演、应该在这里必须要做的事情,而暴怒,应该是自己来到这里的因素,喃喃自语道“七宗罪么?表演倒是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估计做不好就会像前面那位一样了”。

再次回到大厅中,毫无疑问,这个奇怪的凸起平台便是整个房间最为异常之处,黑色线条在石面之下,将整个平台包围成一个完整的圆形,他缓步踏入其中,周围的环境却在下一刻变成了另外的光景,可是现在的王启却完全没有心思去看了。

“秦建文!!!”咬牙切齿的王启发出低沉的嘶吼声,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充满血色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高挺男人,甚至让他忽略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眼前下方的血色文字。

【把秦建文碎尸万段,是否执行?】

【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