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草:一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眉眼的妆描画精致,轻纱覆上面庞,迈着稀碎的步子,踏上皇宫一步高于一步的台阶之上,杨莆抬头望望,北狄巍峨的宫殿,在阳光下像是一座耸立的高山,沉重,又显得威严,似乎她一旦踏进,就永远的被困在了里面。

踏进大殿当中,丝竹钟鼓之乐铮铮在耳,酒肉的香气,扑鼻而来。

杨莆在大殿中央站定,抬眸望向龙椅上的人,见那人眉眼锐利,鼻峰高挺棱角分明,天生便有一股张狂的霸气,周身墨染的袍子上面绣了暗色的龙纹,领口手腕处,嵌了珍贵的珠玉,和北狄特有的银灰兽皮。

不用杨莆过多猜测,便能确定,这人便是传言中骁勇善战阴晴难测的北狄皇帝,耶律衡。

在那耶律衡的身侧,斜倚着一个魅态十足的女子,那女子似乎是耶律衡的新宠,正小心翼翼的,剥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轻轻送到耶律衡口中。大庭广众之下,那女子不畏寒冷,穿的十分单薄,耶律衡一边与参加欢宴的宾客哈哈大笑着畅聊几句,一边将手,伸进那美人儿的腰间,不时十分粗掠的摸上几把,再饮几杯烈酒,笑的更加欢畅了。

杨莆抬眸看了一瞬,察觉到耶律衡看过来,双方视线交流一瞬,杨莆便低头垂眸,轻轻行了个礼,然后随着乐器的声音响起,在大殿内翩翩起舞。

她亲手杀了那献舞的舞姬,代替了她的位置,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得到耶律衡的宠幸。这并不难,因为如她所见的那样,耶律衡,本就是一个****的男人。

如梦似幻的彩练在手中轻轻摆动,随着身体的旋转,像是化做了一团飘渺的云雾,微风飞舞间,隐隐透着七彩的光芒,令其中舞动的人,仿佛芙蓉花间,翩跹追逐的蝶儿。

随着乐曲的音调越来越高昂,那彩练蓦然腾空,仿佛登云直上,又像是坠地三千尺的银河瀑布,从中舞动的人儿,腰身细弱步履轻盈,足尖轻点,如九天之上,飘落凡间的绝色仙子。

霎时间,原本热闹的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们都惊诧于眼前一舞和眼前一人的风华绝代,说笑的忘了自己的语言,饮酒的杯中酒水已经洒了满怀,而耶律衡看着那双望过来的眼眸,觉得心头一动,颇为勾魂,面上却只带了几分兴致,捻起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杨莆对自己这一舞颇为自信,因为当年在大梁京城,数百名皇亲贵胄的少年少女争才斗艳,论文论武,她或许只输给了那一个人,但是论这一支舞蹈,却是无人能及。当年,除了那人,京中子弟,哪怕是心思极为清高的几个,哪一个对她不是垂涎三尺仰慕不已。

她本就是人中之凤,如今自贱卑微用美色勾引一个风流的男人,本就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果然,一舞作罢,耶律衡推开了一旁眉目妩媚的女子,起身端着一杯酒,朝着她这边来了。

杨莆掩在薄纱下的唇轻轻勾起,直视耶律衡,等待着他的到来。

站立身旁,耶律衡看着面前这个美极的女子,觉得果真是个胆大包天的人儿,在他的后宫之中,尚没有一个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带着几分侵略之意的看着他,仿佛稍候,被宠幸的人会是他一般。

呵呵,有趣!

耶律衡垂眸,看着面前及他肩头的女子,伸手一拂,将她面上的薄纱拂到一旁,用手指轻轻捏住那小巧精致的下巴,细细端详了一番,觉得倒果真是个美人,放在他所有见过的女人当中,容貌也算的上是个拔尖的,可颇为吸引他的,却是那通身,如带了荆棘披了利刃的凌厉之气,让他没来由的,想要折下她的花枝,占有她,征服她!

杯中酒轻轻递在了面前,看着那酒水在杯中荡出一圈圈涟漪,再看那耶律衡似是挑衅的目光,杨莆轻轻一笑,没有接过,而是伸出手,极为大胆的,从嵌在耶律衡腕上的银灰兽皮,轻轻划到他的手背,然后柔若春风拂过,握住了耶律衡的手,将他的手和酒杯递至唇间,如蝶儿汲了花蜜一般,轻允了一口酒水,缓缓咽下,点了胭脂的唇上沾了几滴酒水,随着唇角勾起微微一笑,那露珠仿佛也生动了起来。

耶律衡看着眼前动人场景,哈哈一笑,猛然的,将面前的杨莆拦腰抱起,然后大踏步坐上了龙椅宝座,让她如猫儿一般,匍匐在了自己怀里。

果不出杨莆所料,当天夜里,她便得到了耶律衡的宠爱,夜色阑珊之下,他霸道疯狂,她微微颤着身子,觉得北狄寝宫里寒冷彻骨,凉的她一颗心,都有些微微作痛。

从小到大,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牢牢的握在手中,如今时过境迁,她什么都没有了,心里那份执念,更让她想要得到自己渴望的东西和人,哪怕孤注一掷,哪怕不择手段。

耶律衡给的万千荣宠来的轰轰烈烈,各色金樽宝器,珠玉绸缎,但凡这世上繁华富丽的东西,只要能够想到的,都应有尽有。

杨莆看着,只笑笑,心头并不为之所动,她生来便是王公贵女,必然不会被钱财看花了眼睛,这些东西,只要她愿意,便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从前是,如今也是。不过这世上女子千千万万,她不知晓耶律衡留在她身上的心思能维持多长时间,只知晓哪怕她等的起,萧逸也等不起了。

杨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萧逸,或许是小时候百花丛中,乍一见了那般眉目如画的少年,或许是他将一干装模作样高傲的世家子弟,打到跪地求饶哭喊连连,或许是诸家少年少女争艳时,他手执长弓,不经意便能将整个靶心刺穿,或许是众星捧月之时,他却从未细细看过她一眼。

他如滴水石穿一般,穿进了她的心,让向来倔强好胜的她,觉得普天之下,只有萧逸,才是她努力奔跑的方向,才是足以于她耳鬓厮磨月下婵娟的良婿。

或许这世上,流水并不曾体会过落花的心酸,总是花儿漂泊无倚腐烂成泥,也换不回流水的些许真情。

她就如那凋零的花儿,自认勇敢的去追逐了,去发现萧逸感情淡漠,她表现的再好,都不曾入了他的眼睛。

于是杨莆便想着,必然是她不够好,她还没能做到萧逸喜欢的模样。千方打听,得知萧逸师从天玄派之后,她一个娇娇贵女,毅然放下了家中的富贵荣华,努力拼命,进了天玄派的大门。

果真,事情如她预想的那样好了许多,他们算是师出同门,她可以常常见到他,他也认了出来,她是京中那个跳舞极好看的姑娘,更令杨莆心头激动的,是他竟然还记得她的名字,有时候练功恰巧碰上他路过了,他也会出言,将她的招式指正一二。

杨莆以为,如所有美好的故事一样,他们之间的故事,也便要开始了,可他却突然去了边关,一去,便是好多年。甚至有一年里,杨莆听闻,那北狄公主也曾仰慕萧逸,并托了北狄使者,前来商讨两国的婚事。那段时日,杨莆觉得寝食难安,醒着或者梦里,都怕萧逸被那公主横刀夺爱,不过幸好,边关传来的消息,是萧逸拒绝了那公主的和亲,于是杨莆又想着,萧逸之所以拒绝的这般干脆,是不是他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姑娘,会不会那姑娘,就是她。

每天晚上杨莆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越是这么想着,越是难以自持的,一张脸羞个通红,暗夜里也要扯着被子将脸盖上,自己笑话自己恨嫁心切。

越是思念着,似乎现实也变成了她料想的那般,时间不久,萧逸便回了京城,虽是犯了错误进京请罪,却也无甚关系,权当回京修养一番。而她也再次见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边关多年的风沙磨砺,使得他原本白皙的皮肤染上了些许麦色,整个人愈发巍巍挺拔,带了几分凌厉的杀伐气息,骨子里透出的肆意嚣张虽然未曾磨灭,但眼眸之中,多了几分少年老成的狡猾姿态。纵使隔了遥远相望,杨莆还是能从人群中一眼将他认出来,他果真还是她心中的那样,胜过整个京城,整个大梁,甚至于全天下的男儿。

也只有这样好的男人,才能配的上她杨莆,试问京中所有的女子,琴棋书画文章武功,又有哪一个,能出来与她杨莆比上一比!

如此一想,他们果真般配,不光是她这么以为,整个京中大多的人,都是这么以为的。只是在杨莆以为他们两个的故事,从他回到京都,回到天玄派,而就此开始的时候,美梦,戛然而止了。

就在天玄派中,那个有着她美好回忆的地方,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萧逸唤了那个与她争抢风头的女人一声“夫人”。

当时他唤的真切,她却觉得犹如晴空之中一声惊雷,炸在了耳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