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换药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刘嘉遥感觉喉咙有些干涩,一时间竟然发不出声音来了。

刘嘉遥一直在想,如果自己能早一点赶到,如果自己能更有力量,那结果会如何?

自己不也是给周婷带来委屈的人之一吗?刘嘉遥抓了抓头发。

“还换不换了?”周婷问道。

“换。”刘嘉遥斩钉截铁,直接趴在床上。

周婷的手有些颤抖,无论怎样想稳住都没办法做到。

在将视线转到刘嘉遥身上的时候,她就输了,输给了自己。周婷再也没办法稳定自己的心境了。

“别哭。虽然是梨花一枝春带雨,但我还是更喜欢看到你的笑容。”刘嘉遥虽然看不到周婷的表情,但也感觉得到。

周婷拆纱布的手碰到刘嘉遥的伤口时,总是不自觉地轻微颤抖着。

“我要是笑了,不是显得很没良心。是在幸灾乐祸吗?”周婷白了他一眼。虽然刘嘉遥看不到。

“那你是在为我哭泣吗?”刘嘉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别自恋了,你算老几。值得老娘为你哭泣?”周婷手上加了一点力道。

刘嘉遥咬牙忍住,只是从鼻腔里发出一声。

“很痛吗?”周婷有些着急了,“对不起。我不小心按到了。虽然是有意的。”

还能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刘嘉遥也是头一次见。

女人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啊,刘嘉遥感慨着。也正因如此,他更加佩服许青禾了。

“女人心,海底捞啊。”刘嘉遥轻声感叹着。

“你说什么?”周婷耳朵有点尖。

“没有,就是说你跟我换药很舒服。这技术比护士还好。以后我都不用去医院了,找你就行了。”刘嘉遥说道。

“哦。”周婷信以为真,“我可不会跟医院抢生意。何况我这算是庸医。”

我都希望以后就这样一直伤下去,最好是一辈子都好不了。那样你不就可以一直帮我换药了吗?我也有理由将你一直留在身边了。刘嘉遥在心里说道。

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臆想终究是如梦幻泡影,照不进现实。

“要不我就在这住下去?一直到伤好了再回东林。”刘嘉遥试探性地问道。

“你还赖上我了?就算你在这住到天荒地老,我也不会垂怜你。这次能来给你换药已经是破天荒地了。”周婷毫不留情地说道。

“就知道。”刘嘉遥叹了口气。自己这是在犯贱吗?自己明知道结果却还是不死心地去问。

无论问不问,这个结果都是一样的,从来就不会改变。但人们总是希冀着改变,毫无理由地希冀着自己明知道不会发生的事情。

刘嘉遥也不能例外,他也是这寻常众生的一员。更是比任何人都希望奇迹的发生。

奇迹终究没有降临,至少没有降临在刘嘉遥头上。

就让我笨拙地喜欢你,从须臾到不朽,从一叶到知秋,然后,骑一匹白马,到人海里安家。

心中万点涟漪,都是为你而动。眼中万里柔情,皆是为你而起。

周婷动作放得很缓慢,很轻柔。刘嘉遥这身伤,无论是谁,都不会想再给他增加丝毫痛苦。

“如果痛要说。我会改的。毕竟我没有经验,这还是头一次帮人换药。”周婷说道。

“能忍住。我可不想在你面前丢脸,那太损形象了。”刘嘉遥说道,“不过小生还真荣幸,能让小姐帮我换药。”

“你本来就没什么形象可言。”周婷撇了撇嘴。

刘嘉遥做出一副宛若被万箭穿心的样子,还叫唤了两声。

“你就好好在这呆着,别乱动,别出门。”周婷再度用纱布盖住刘嘉遥的伤口后,便打算离开了。

“辛苦了,不喝杯茶再走吗?”刘嘉遥想要留客。

“你就在这静养吧。”周婷说完便走了出去,还顺道把门带上了。

“因为有星,夜才不会黑暗,因为有天,海才一片蔚蓝;因为有梦,生命充满期盼;因为有你,我的世界一片灿烂!”刘嘉遥喃喃自语。

“你什么时候回去?朋友一场,我去送行。”周婷发了条短信给刘嘉遥。

“我是祸害吗?这么盼着我离开?还有,这搞得像送我上路似的。是不是还要来碗断头酒?”刘嘉遥回复。

“什么人嘛。”周婷看到后抱怨了一句,“好心当作驴肝肺。”

“你还是别去了。我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而做出留下来的决定。”刘嘉遥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周婷。

周婷停下脚步,反复将这条短信看了几遍。

或早或晚,能够遇到你就好;或风或雨,能牵着你的手就好;或多或少,你能在乎我就好;或苦或乐,我们在一起就好。只想告诉你:有你真好!

等到许青禾回到宿舍时,曹天宇从床上探了个头出来,“我遇到猫在潜水,却没遇到你。我遇到狗在攀岩,却没遇到你。我遇到夏天飘雪,却没遇到你。我遇到冬天刮台风,却没遇到你。我遇到猪都学会结网了,却没遇到你。我遇到所有的不平凡,却一直遇不到平凡的你。我的爱情,什么时候才来呢?”

“整天在床上,你跟你的被子产生爱情去吧。”许青禾说道。

“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谁说我整天在床上了?只是你离开前和回来时我在床上躺着罢了。这是你看到的。但是在你没看到的这十几个小时里,我可是没有在被窝里。”曹天宇辩解道。

许青禾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对了,刚才一个人来找你。好像叫什么李星河。”一个舍友说道。

对啊,怎么把他给忘了。许青禾一拍脑袋。他这才想起来李星河也跑到梓阳大学来了。

而李星河的青梅竹马,陈蕙,虽然不在梓阳大学,但也在梓阳大学城里。

“青禾,您可真是大忙人啊。我好不容易抽空过去找找你,却不在。我以为我陪陈蕙已经够忙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过火。”许青禾打了电话过去,刚接通就听到李星河这么说,顿时也有些尴尬。

“要不明天去走走?假期最后一天。你让陈蕙把你带出来遛遛。记得栓一条链子,最好是铁链。”许青禾笑骂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得让乔薇好好管教管教你。”李星河郁闷地说道。他实在找不到什么话来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