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一波三折,最后的情(六)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出动了如此多人,最后却不得不妥协,情势变化往往让人措手不及。

颜老爷子看如此场景,只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招呼颜乐离去,可颜乐一双眼眸只灼灼的看着雪易寒,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父亲。

颜老爷子很是气愤,却又有些希望女儿能够和雪易寒扯上关系,遂不在管她,只招呼手下人小心照应。

孙成贵已经表明了态度,如今放魔教中人离开,并不是他的主意,而且他还是最后关头正道的救命恩人,早已弥补了先前的过失,因此亦是极为积极的指挥放行。

苏府留出来诺大的空地,天魔宫众人在秦梦和风无痕的带领下缓缓地撤了出去,这一路上多有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让人不忍直视。

出了苏府,可见收受的贺礼还凌乱的摆在门口,收贺礼的那名管事和一些苏府仆人早已被杀,鲜血染红了大门前的地毯,刺眼而又醒目。

苏寒心中微痛,强忍住眼角的泪水哽咽说道:“我已经放你们到了门外,把风姨和我姑奶奶放了。”

风无痕出了苏府,长长舒了口气,很是愤恨的说道:“你傻还是我傻,若是全都放了我们还能走得掉,待我们出了三里地后再放不迟。”

“你?”

苏寒恼怒,风无痕却是毫不在意,指挥着人马便向外撤去,正道中人在苏山和柳寒情的带领下远远地吊在后面,就仿佛在送他们出城。

憋屈,十分憋屈。

被杀了那么多人,到头来却要送他们出城,一个个正道人中心中压着一股邪火,恨不得即刻向前打杀那群魔教中人。

天魔宫众人在秦梦的带领下穿过苏州长长的街道,走过聚贤庄酒楼,走过一座座紧闭的府宅。

先前逃离苏家之人有些在聚贤庄酒楼喝着闷酒,有些在自怨自艾,如今看到魔教竟然败退了出来,心中又生出几分希望。

谁希望被人看扁?

又有谁会希望临阵退缩?

可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若不惜命如何惜人?

这些原本心中苦闷、当了逃兵的江湖汉子一个个起身,加入追逐的行列,即便被同行之人唏嘘嘲讽,却也不想一直背负着逃兵的骂名。

一群人拿着闪亮的兵刃,闹哄哄便向着城门方向追去。

却说雪易寒和苏寒因为苏老太爷的缘故,并没有跟着追出去,而是指挥家丁仆人收拾残局。

广场上原本容纳数十人,大多被风无痕的手下杀了,如今的广场仿若有一条血河,猩红而又狰狞。

雪易寒心头悲痛,和苏寒一起站在苏老太爷尸体前,看着满广场残破画面,欲哭无泪。

也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从悲痛中醒过神,二人一番商量,先将苏老太爷的尸体抬入客厅,待棺椁买来再盛装装殓。

苏老太爷被安置在高台下一处空旷地带,苏寒想起父亲还在高台上昏迷不醒,遂急匆匆的跃上高台,可入眼处只有几具打斗时遗留的尸体,哪还有苏逸飞的身影?

苏寒心中大急,忙招呼雪易寒上前,二人好一番寻找,却是连人影都未瞧见。

柳一鸣和苏逸飞不见了。

雪易寒想到一种可能,叮嘱苏寒派人在苏府继续寻找,而他则展开轻功,向着魔教离去的方向追去。

苏寒一脸茫然色,爷爷已经去世了,这个仇一定要报。

可父亲去了哪里?柳一鸣不是在照顾他吗?二人同时失踪,究竟在那段对峙的时间里发生了何事?

苏府家丁仆从虽然被杀了不少,却还有几十人活了下来,加上颜老爷子亦是留下了不少人配合收拾残局,遂分出了近半在四处寻找苏逸飞下落,另一半人则继续搬挪着不幸罹难的尸体。

大街上因为众多手持兵刃的江湖人走过而分外冷清,雪易寒便是在街上疾驰亦是看不到任何人影,待他出了苏州城,在离城三里处遇到了柳寒情和幸末名等人,风晴扶着姑姑风祁月,而苏山则是抱着苏无泪,众人正往回赶着。

看到雪易寒火急火燎的出来,众人很是纳闷,柳寒情当先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何事让你如此焦急?”

雪易寒深深喘了口气,急乎乎说道:“苏···父亲不见了,柳一鸣也不见了,我来看看是不是魔教做的手脚。”

“什么?我弟弟不见了?”柳一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脸上露出关切询问道。

苏山亦是向他详细打听了他们离去后发生的事情,雪易寒捡要紧的说了一番,众人都没有头绪,遂向他们告辞再次去追天魔宫众人。

白羽生怕他有闪失,也是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向着雪易寒追去。

这一番追逐,竟是耗了一炷香功夫,雪易寒身影在丛林间来回跳跃闪动,快要追上天魔宫众人时,他离得老远便大声呵斥喊了起来。

本在教训风无痕的女子,复又带上一袭面纱,看容貌和秦梦已有很大的不同,应是取了面具之后的样子,雪易寒此时哪有心情理会这些,他一心想要知道苏逸飞下落,刚一停下脚步便火急火燎问道:“说好的放人,你们为何出尔反尔?”

‘秦梦’和风无痕都有些错愕,看着颇有些气喘的雪易寒,风无痕冷笑一声道:“虽然我在你们口中被称为魔教贼子,可做事情还没那么龌龊,该放的已经全放了,便是无名过后我也会放了他,不知雪兄说的是哪一桩哪一件?”

“苏逸飞···”

“苏逸飞不见了?”风无痕有些愕然,朝着身后众人看了几眼,众人均是摇了摇头,风无痕遂摊了摊手道,“你也瞧见了,不是我们。”

雪易寒慢慢冷静下来,在那种情况下若是真是被他们带走的,不可能悄无声息,那也就不可能是他们带走的。

可如果不是他们,又会是谁哪?

柳一鸣吗?雪易寒想到一种可能,却又不敢确定,只摇头否定自己的想法。

雪易寒和白羽,只有两人,而天魔宫足有数十人,现如今双方也就隔着几十丈的距离,想要将雪易寒和白羽留下不是难事。

红娘子和断情郎已是有所动作,白羽看雪易寒陷在沉思中,有些焦急的拽了拽他的手臂,雪易寒回过神来,眼看魔教众人想将他二人围困,遂拉起白羽便向着相反方向掠去。

雪易寒脚下呼呼风声,边在丛林间穿梭飞行边大声呵斥道:“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总有一天我要将魔教连根拔起,以寄我母亲和爷爷的在天之灵。”

杳杳回音惊动飞鸟无数,还未来及布网的众人随即又退了回去,风无痕来回巡视了番,看着有些垂丧的手下,吩咐说道:“今日虽然未能一举击垮苏家,可毕竟杀了铁鹰和苏无咎,重创了苏家,无论如何也是我们胜了,为防正道中人杀个回马枪,立即撤出苏州府,等待新一步命令。”

“诺”众人纷纷半跪接令,随后在各自的首领带领下分不同方向疾驰而去。

只片刻功夫,原本熙攘的人流便只剩下寥寥几人,有‘秦梦’,风无痕,柳随云,断情浪和红娘子。

颇有些不甘的柳随云神色寥寥,目光仿若能穿过重重丛林,看到苏州城中的繁华美景,景中那绝美的人儿。

柳随云静待了会,突然说了声“我走了”便在几人错愕的目光中扬长而去,看那方向分明是苏州城的方向。

在这极其凶险的时刻,他竟是要回苏州,不理解的人脸上都露出嘲讽,只‘秦梦’轻轻叹息一声,脸上多了几分惋惜和理解。

听得她的叹息,风无痕颇有些纳闷,便是断情浪和红娘子都露出几分困惑。

‘秦梦’向几人招手,慢悠悠的走在满是落叶的丛林中,思绪纷飞,悠悠说道:“我这个叔叔,从小就天赋异禀,占有欲又极强,很少有他得不到的,而苏无泪就是那个始终不肯多看他一眼的女子,这让叔叔很受伤,因此才会有了后来的逐出家族,也是改变叔叔心境的导火索。”

‘秦梦’边说边叹息着,惋惜着,最后又有些落寞的说道:“如今铁鹰和苏无咎都死了,他的心本也跟着死去,可如今又为了苏无泪活了过来,重燃了最后的希望,一旦希望破灭,恐怕任何人都无能为力了。”

三人都忍不住动容,没想到在教中内部以冷酷无情自居的人竟然有着如此曲折的经历。

红娘子扶着受伤的左臂,眉毛微挑,声音有些哽咽说道:“这次他回去岂不就是送死。”

“唉!”

幽幽叹息声自‘秦梦’口中传出,听在众人耳中,亦是泛起一丝苦涩,断情郎目露温柔,直勾勾的看着红娘子,眼中即有心疼怜惜,又有百转千回的温柔。

待几人离去不久,又有大批正道中人悄然追了上来,足有两百多号人,领头者是一名年纪颇大的老者,他也是继假铁鹰后离开会客厅的。

听说了假铁鹰的事,他倒成了第一个离开会客厅的向魔教妥协之人,心头便如乱锅上的蚂蚁,焦躁难安。

最后下定决心,呼朋唤友,软磨硬泡叫来了两百号人壮胆追击,此时失了魔教中人的踪迹,也追出了如此远的距离,他也悄悄松了口气。

应该能给江湖通道一个交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