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突击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伴随着高亢激昂的战吼,蛮人武士们潮水一样顺着围墙上的缺口涌进洽克什。

对手精心架起的长枪阵列几乎没发挥出任何作用,就像是一叶试图阻拦洪水的苇舟,刹那间就崩溃瓦解。

“结阵!结阵!”狮鹫雄心的军官们声音近乎歇斯底里,眼前所有如同是一场荒谬的梦,但环绕耳边的惨叫却提醒他们一切都是真实。

狮鹫雄心有许多大戟士,都是训练有素的老兵,在过往战役中表现是何等优秀而令人骄傲。高唱军歌发起进攻时,沼泽的鱼怪无法匹敌,荒野的食人魔退避三尺。就算面对强大的虎人,他们也爆发出令人惊叹的果敢!

可这一刻,所有荣耀全部烟消云散。长戟落在这些庞贝人身上根本没办法破开防御,正如庞贝人的战斧袭来时,他们也没办法格挡一样。

李察带头冲在最前面,猛地一抡斩龙巨剑。噼啪乱响好似无数根甘蔗同时折断,前方视野顿时为之一空。斯图亚特的士兵们没有长出翅膀,却偏偏摆脱大地飞了起来。

这种恐怖到极点的表现,顿时让几个劫后余生的幸运儿扔下武器扭头就跑。他们大概有点慌不择路,正撞上后方一队从未参战的刀手。督战队手起刀落斩杀逃兵毫不手软,但他们也拦不住规模迅速扩大的溃逃。

“靠!”领主大人左右环顾,这么短短一会功夫,普通士兵分明已经接近崩溃,就剩下些军官还比较顽强。

他感觉这些所谓正规军表现还不如当初棕熊咆哮,不过心里也晓得是错觉。而之所以产生这种错觉,大概是因为高山堡实力相比那时又变得更强了。

当初装备和等阶都落后的新兵,几个月时间足够他们迎头赶上。系统高阶士兵一旦形成规模,面对普通人优势将巨大到令人发指!

斯图亚特士兵们的努力,就像黄油试图阻挡一把灼热的切刀。最终换来的,只能是绝望。

对方最精锐的骑士预备队冲上来救场,跑在最前面的看起来脸很嫩,可能还没成年。不过战场就是战场,没有人会因此而心存怜悯。李察手中巨剑挥过,他连一句遗言也没来得及留下,就和身后两个战友一起归于永恒的宁静。

足足四十名骑士,在任何地方都称得上是支强大的突击力量,可惜眼前的对手远比他们更强大。

如果说普通士兵是被酣畅淋漓地屠宰,那换骑士们来,也不过是变成被小心翼翼地屠宰。

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在他们后面,还跟上来一队光膀子壮汉。他们面色冷漠,肌肉强健如同黑熊,头顶上纹着各不相同的红色花卉。尤其是手里武器让人印象深刻,一水如血般殷红的颜色,看起来极尽瑰丽,在阳光照耀下,像是流动着的红色宝石。

他们的出现,就像是某种旗帜或是象征。仿佛给这场原本已经趋向一边倒的战斗,又带来了新变化。

连那些已经崩溃的斯图亚特战士看到他们,也重新焕发出勇气,又开始嚎叫着进攻。在蛮子战斧和半人马弓箭的重点关照下,死伤狼藉,却依然坚韧。

“鲜血骑士。”李察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深吸一口气,开启辉力涌动。

在他眼里战场不着甲基本可以与弱智划上等号,这些鲜血骑士个个看起来无疑都弱智气息明显。

“李察。”领主大人很潇洒地一摆巨剑,按决斗传统报上自己姓名。

“死!”对方却根本不准备恪守这种美德,像头发狂的野兽一样怒吼着冲上来。头顶那朵红色曼陀罗正因血脉贲张,而显得异常妖冶生动。

“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古怪的要求,不过满足你。”李察耸耸肩,在塞万提斯靠近身前时。近百磅的斩龙巨剑,刹那间由静到动,化作肉眼难以捕捉的黑影,撕裂空气,直掠来者。

塞万提斯作为鲜血骑士,武技当然经受过最严格的训练,所以他做到了及时提剑格挡。鲜血骑士能操控体内血液升温快速流淌,以人类之身爆发出比公牛更强的力量。塞万提斯作为其中佼佼者,力量当然更是超凡脱俗。

他的选择完全正确,他的配置也堪称不俗,但扛不住就是扛不住。跟高山堡领主较量起来,一头公牛?省省吧。

兵器碰撞的瞬间,李察听到一声玻璃破碎般的脆响。塞万提斯的红色长剑瞬间寸寸崩裂,变成一团血浆泼洒在地面上。他仰头喷出一口鲜血,接连踉跄着后退,在石头地面上留下一连串蛛网般的龟裂。

“我靠,这么猛?”李察一脸见了亡灵,硬抗一剑居然还没死。不得不说让他十分震惊,不由得对鲜血骑士高看一眼。

虽然这货倒在地上几经挣扎还站不起来,明显离死不远就是了。

塞万提斯转身拼命爬向即将赶到的同伴,五指在地面上留下五条长长的血痕。身为鲜血骑士,他却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失去了对血液的掌控。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伸手竭力喊出一个“救”字,

着一声是如此情真意切,任何人听到都一定不禁揣测到底饱含着多少对生的渴望,多少吞下失败苦果后的不甘心,多少对轻敌鲁莽的后悔。如果还有以后,想必他一定能痛定思痛反思自己。

可惜先赶到的终究是那个恶魔般的剑士,巨剑先是高举然后狠狠贯下!

鲜血骑士也许可以通过掌控血液处理些小伤势,但当严重到足以致命时,却绝对无法阻止生命从体内流逝。

作为当之无愧的近战大师,李察在剑刃触及那一刹那就感觉得出来,对方单纯肉体强度甚至不亚于同体积硬木,寻常盔甲确实很难给他们提供有效防护。

“怪不得敢不着甲。”李察对着剑刃噘嘴猛吹一口气,血雾迷离飘散。脚下这块土地正处于洽克什西侧,他此刻这种举动,不禁让人怀疑是在致敬古代剑圣“西门吹血”。

紧接着,高山堡开膛手大队和鲜血骑士的全面碰撞,就此展开。

而远方,斯嘎尔地行龙正在逐渐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