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一舞名四方.生杀夺予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那可是拾夷舞女啊!

拾夷虽崇乐,舞女更难求。

一曲舞,值百金。

况且百里与归这次砍的,不止是数不尽的钱财,亦是打破了京昭与拾夷之间那摇摇欲坠的制衡关系。

她有这胆量,定有其能力。

众人惊骇间多了几分坚定。

或许,百里与归真的是他们如今的出路,唯一的出路。

朝堂上有右相李斌把持,他们不择李斌为主,本就在朝中岌岌可危。

若还得罪了百里与归这祖宗,他们,恐怕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有人忽想起来秦风,前任九司之首,好像也是因为择派时举棋不定,才落了个被别国质子杀害的下场。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秦风之死,要么是李斌下的手,要借此除掉不安分的濯国质子,要么,就是百里与归出的手,目的就是为了让李斌巴结濯国的计划泡汤。

有些事,他们能看得透,却不得不装作看不透。

生杀夺予,是上位者才能干的事。

他们知道,这便足矣。

……

唐允习:……

他本想欣赏场好戏,也好有所安慰。可主人公百里与归却直接扮起了刽子手的角色。

所料未及,先喝口茶压压惊。

慕雁微微叹了口气,目中蕴了些水光,端起茶盏轻呷一口,却是无言,他如今这身份,能受百里与归之邀,已属不易,确实不宜再干涉百里与归。

他怕她再恼。

如此这般,公主府恐怕再不容他踏足。

花显闻此,勾起嘴角,眸中隐含兴奋,这才是,她的本性。

把人命看成草芥的她,才是曾经的她。

蓝半月坐在位置上,不动如山,从他这里,恰好能看到百里与归侧颜,他自然将她嘴角泛起的弧度收入眼底。

这与那时的她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像了。

他虽相信百香的药效,见此,心里却也有些不安。

百里奚蹙了眉,看向百里与归时,却将眉头舒展,一如既往的满含宠溺。

虽然不喜百里与归如此草菅人命,却也没出声阻止。

他不想干涉百里与归的决定,也不想干涉别人的生死。他仰仗百里与归在瑶都立足,自然是懂慎言慎行的。

况且,百里奚的目光移到面前的屏风上,即使是背面,龙也栩栩如生。

这是,百里与归替他在朝堂在瑶都在京昭谋的,一席之地。

蓝氏捏了捏帕角,她没听过拾夷舞女一舞百金的传闻,所以没太在意这些舞女的死活。

令她纠结的,是百里与归右侧的那扇屏风后面的人。

她很想知道,她那便宜侄儿是怎么攀上百里与归的!

这等荣光,这等荣光!

若是她当初没有赶他兄妹俩出府......

她不敢再想下去,怕自己肠子悔青。

坐在蓝氏身后的黎灏也没有什么表情,专心捻着桌面上的糕点吃。

她见过百里与归比这更残忍的时候,所以现在听到这些,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

“拾夷崇乐,舞女难得。如此佳人,狠得下心的,也只有百里殿下了。”

林卿扶坐在墙头,好整以暇。

那些人顾着眼前热闹,倒是无人发现他这个不速之客。

只是这位置颇好,他将心思各异的众人脸上露出的表情都细细看了。

没待品味。

又听下面的人道:“今日是二姐姐生辰,怎可见血?”

林卿扶忽而笑了,眼底露出几分嘲弄。

百里与归。百里殿下。

他这几日查了查她,不难,却只有些明面上的,但也足够他消遣了大把难捱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