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楚王弃国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一旁的小寒听了,不觉叹了口气:看来,这历史想改变也改变不了了,本想替楚国说说情,保存楚国的宗庙,也算对得起沈尹戌父子,不会辜负了沈玉霜!没想到,这,伍子胥复仇心切,竟不惜用美女来诱惑吴王,看来,这吴国注定要多事了,他们确实该撤退了!

“哥哥在想什么?美酒、还是美人儿?”太平公主见状,就知道他很不爽快了,看来,在替玉霜的楚国不值了,同时,也不看好吴国了,却赶紧岔开话题,免得阖闾等人不爽!

小寒笑了,亲了她一下,将她抱在怀里不说话了,眼睛却看向了林雪梅、林若曦姐妹,显然,要她们去做酒菜了。

那两姐妹媚眼一抛,立刻领着众美人一起去了,梦镜和李璇月相视一笑,也赶紧随她们去了,似乎这才进入了她们的正常化生活状态。

伍子胥叹了口气,才笑了:“韩将军、太平公主,其实,我们真没必要给楚国人幻想哈,那费无极该死,楚昭王也该,嘿嘿,咱们直接攻下郢都才最爽快!”显然,他有点怪太平公主多事儿。

“哼哼,相国大人有点鸡肠狗肚之嫌了哈!嘿嘿,再怎么说,这楚国也是你的母国嘛要,哈哈!还有,听说,那申大人曾放你一马,难道,你就不能给他老人家一点面子?你这样说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好了,相国大人请安坐,一会儿我们向你敬酒,祝你成功报仇在即,哈哈!”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

闻言,伍子胥脸红了,想说话时,已找不到适当的语言,太平公主把他的话都给堵死了,他无话可说了,心下对她更钦佩了。

申包胥回到郢都,立刻拜见了楚昭王,听了他的陈述,那昭王立刻懵了:“啊,一定要费无极的人头吗?不杀他,行不行啊?”显然,有点舍不得费无极了!

“大王,舍一人而救楚国,那费无极本身就是个奸A小人,杀了最好!”这回,申包胥也不客气了,直接说出来自己的观点了。

楚王一呆,叹了口气,才苦笑道:“可寡人喜欢他!他不像你们,一天到晚绷着脸,要寡人做这个,做那个,他一切为寡人之意是从,你说,寡人舍得杀他吗?你们能像他那样听寡人的吗?”说到这里时,他竟流泪了。

那申包胥一见,也流泪了,叹了口气,好一会儿,才说:“可是,大王,如今吴王阖闾已兵临城下,伍子胥又非杀费无极不可,如之奈何?”

“那么,如果寡人杀了费无极,吴国还是不肯罢休,仍要汉水以东之地,还有寡人的楚王宫,甚至,寡人的脑袋,难道,你也非给不可?”楚王越说越激动了。

申包胥听得脸色苍白,赶紧跪下了,苦求道:“大王,这费无极毫无是处啊,他于我楚国有百害而无一利啊!大王,杀了他吧,为了我楚国继续存在下去,请大王杀了他吧!”

楚王又是一阵叹气,好一会儿,才笑了:“好吧,先生,你自己做主吧!这和谈,你也看着办吧,只是,吴王一定要我汉水以东之地,你给,还是不给?”

“那当然万万不行!如此一来,我楚国尊严何在,咱们最多把边城几个小城给他们,不知大王意下如何?”申包胥赶紧说。

楚王这才稍微放了心,笑了:“好吧,你去传旨,将费无极杀了,把他的头拿给伍子胥,希望他能解气!唉,先生,只怕咱们还得另谋出路啊,阖闾不会轻易罢手的!”

这回,他说对了,吴国现在哪会轻易饶过楚国?如此,岂非放虎归山了?

申包胥也叹了口气,赶紧办事儿去了,这会儿他倒有点不安了:万一,伍子胥得了费无极的人头,仍不肯罢休?又如之奈何?万一,伍子胥一定要照王的人头呢?又将如何?

想到这里,他顿时额头上冒汗了,整个人又处于半糊涂状态了!

果然,伍子胥见了费无极的人头,并不满意,冷冷一笑,才说:“哼,这不是是本钱,还有利息呢?楚昭王的人头也该送来了吧?”言下之意,仍要申包胥去取林昭王的人头了!

“啊!”闻言,申包胥顿时大惊失色,不禁骂他了:“伍子胥,你好歹也是楚人,你怎么可以如此忘本呢?难道,你必要毁了楚国的宗庙才肯罢休啊?你真是太丧心病狂了!”

伍子胥听后,冷冷地道:“我早就说过了,我必要毁了楚国!楚王无道,杀了我全家,所以,此仇不共戴天,我必要灭了楚国,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哼!你如此无法无天,天理不容!大王,求你给我们楚国一条生路吧!最多,咱们把三关之地都给你!”申包胥终于说出来他的底线了。

吴王阖闾这会儿心情最好了,笑了:“这事儿我们伍子胥相国不乐意,寡人自然不好拂他的意思,哈哈,不如,大人就去将楚王的人头拿来,等咱们的相国大人消了气之后再说吧!”他竟将决定权完全交给了伍子胥。

伍子胥一听,顿时大乐,笑了:“正该如此,这楚平王、楚昭王都是昏君,任由费无极残害忠良,这种人不除,天理难容!哈哈,楚昭王啊,你也有今日!”

申包胥一看,就知道此事已成定局,不觉怒了:“大王如此反复无常,就不怕天下人笑话你吗?哼,我楚国尚有五万兵马,完全可以一战!再说了,大王就不怕中原诸国干预吗?”

“哈哈,申包胥大人,寡人不是被吓大的,寡人是在刀山火海中走出来的!你想吓我,还要看看我吴国的将军们答不答应!孙将军以为如何?”吴王阖闾将刀递给了孙武,显然,要他出手了。

孙武笑了,叹了口气,才说:“申包胥大人忠于楚国,咱们谁都佩服!可这事儿还真不是送点东西,赔了礼就成的!哈哈,要说我们吴国士兵的态度嘛,那就一个字,打!咱们从三关打到郢都城下了,嘿嘿,还怕攻城吗?就像咱们已经把肥肉都拈到嘴边了,岂有不吃的道理?所以,申大人还是赶紧劝楚昭王大方一点,免得连自个儿的性命都玩没了!”

申包胥又赶紧将目光转向诸国使臣时,一个个都别过脸去了,唯有秦使的脸稍微变了一下,他赶紧又求情了。

秦使叹了口气,才劝阖闾了:“吴王,不如,见好就收吧!再打下去,只怕就是攻坚战了,吴国也捞不了什么便宜啊!正如孙大将军的兵法所说,攻三月不下,则必生乱嘛,所以,不如得了楚国三关之地为要!”他试图劝说阖闾了。

齐国田常听了,也跟着附和:“是啊,大王,就算打下了郢都,如果伤亡太大,岂非得不偿失,还是见好就收最好了!”

吴王阖闾听了,不说话了,又将目光转给了孙武!

“哈哈,咱们攻取郢都嘛,小事儿一桩了!这是战是和,当然大王说了算!我们吴军将领听大王的,大王说打到哪里,咱们就就打到哪里!”孙武笑了:这本来就是历史注定的事儿,申包胥也只是惨淡收场,还得到秦国去哭求秦人帮助呢!

太平公主眼珠一转,笑了:“不如,申大人还是回城请楚王多给点东西,比如,美玉啊,宝藏啊,嘿嘿,还有美人儿嘛,如此,吴国撤兵就有望了!”

她虽然是调侃之言,却也击中了要害,申包胥一听,只得又赶紧回郢都去了!

“公主殿下不是也说要打下郢都吗?怎么刚才又给申包胥面子了?”吴王阖闾见了,不觉问太平公主了。

小寒笑了:“大王不是在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吗?嘿嘿,那,我们就玩得爽快一点,一点点地消磨楚人的意志,岂非更好?哈哈,让楚昭王觉得有希望,能存国了,临了,咱们又攻一阵!嘿嘿,如此几番下来,只怕那楚昭王就要被吓得弃国而逃了!”

“啊!原来如此!哈哈,还是太平公主高明!”吴王阖闾得意地笑了:看来,他们两个才是玩儿人的高手,如此这般,只怕任谁也受不了啊!

梦镜见状,也是一阵大乐,笑了:“哈哈,就你们两个的玩法,只怕这楚昭王最多几天就弃郢都而逃跑了!好,爽快,咱们恭喜大王了,拿下郢都已指日可待了,嘿嘿!”说完,得意地笑了。

田常也赶紧凑趣,笑了:“哈哈,韩将军就是韩将军,这每一步都动得妙,你和孙大将军配合起来真是天衣无缝啊,佩服,佩服!”

众人又是一阵谄媚,却看得太平公主不爽快了,只得以侍候小寒喝酒为乐了!

申包胥回到郢都,那楚昭王听了他的述说,倒不着急了,苦笑了:“唉,先生,我早就知道你的和谈不会成功的,只可惜了费无极啊!算了,就当寡人成全了一回先生,哈哈,好了,接下来先生是不是可以专心守郢都城了?咱们楚国就看先生的了!”说完,露出来就范的笑容:和谈,再谈下去,只怕真就要寡人的人心了!

申包胥还想说话时,楚昭王已挥了挥手,不容他再说下去了,他只得告辞了,脸上自然又是一片苦涩,却又赶紧去布置城防去了。

看着老态臃肿的申包胥离去了,楚昭王顿时一阵叹息,却将囊瓦招过来了,笑了:“囊瓦将军,这守郢都还看你的!这申大人老了,他哪守得了城池啊?好好干吧,别再给我们楚国丢脸了。

“是,多谢大王不杀之恩,臣自当协助申大人守好城池,不让吴国军队进来!”说完,他就急忙地出去了。

这回,他的态度倒很坚决,看来,决心在郢都城打一仗了,他要让楚国人知道,他囊瓦也是可以打仗的,能打好仗的!

楚昭王又是一阵冷笑,随后,入夜了,他瞅了个机会,就命仆人驾车出城,逃跑了!

次日一早,申包胥、囊瓦两人进宫一看,没见到楚昭王,侍卫又赶紧说大王已走了,说已将郢都完全交给他们了!

申包胥叹了口气,才苦笑了:“囊瓦将军,这郢都咱们还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