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垂死的基德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中森警部那边,虽然因为备用电源开关被破坏而陷入了一时的紧张,但其两个手下中居然就有一个精通电工的,拿着不知道从哪带来的工具,瞎鼓捣一通竟是将开关修好了,于是备用电源被启动。

基德从零子手底下逃脱后,驾着滑翔翼在空中漫无目的地飘着,心中有些愁闷,自己找不到目标所在位置,这该如何是好,总不至于就这样两手空空打道回府吧。

正在他郁闷间,忽然发现远处某幢不起眼的建筑泛出了亮光。

“Bingo!”基德的嘴角微微翘起,驾着滑翔翼朝那幢建筑飞去。

基德用催眠瓦斯将中森警部与其手下迷晕,然后大摇大摆地拿走回忆之卵。正当他准备飞走时,柯南、平次和阿一赶到,基德又赏了他们一发催眠弹,让他们昏昏睡了过去。

手捧回忆之卵飞在空中的基德心情舒畅了不少,虽然这一夜的经历颇有曲折,但自己总算是达成了目的。

心里喜滋滋的基德在空中飞着,殊不知地面上正有人用枪瞄准了他。

不过基德的直觉还是很敏锐的,他突然感觉出一丝异样,视线往下方望去。

一个裹着大衣、戴着帽子和口罩的人正举着一把枪,而枪口所瞄准的目标,赫然便是自己!

看到这一幕,基德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想操控滑翔翼改变方向,然而地面之人已然扣动扳机。子弹滑膛而出,直冲天际,击碎了基德的单目镜,基德整个人的身躯从空中坠落。

————————剧情分割线————————

从饭店走出来的零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去哪里为好,虽然刚才红子急急忙忙地走了,不过自己很清楚基德最后屁事没有。尽管零子觉得在眼镜都被击碎的前提下身上完全没有受伤这种事实在太过玄乎,但剧情就是这样发展的你又能奈它何。

基德被击中之后貌似是坠海的,既然是坠海那应该在大阪湾附近,要不自己去看下情况?

查看了下地图,从这里到大阪湾貌似有些距离,但乘车的话现在因为全城停电的缘故各条道路都堵车严重,话说基德这家伙还真是会给人添麻烦。

骑自行车过去貌似是最好的选择,但这里也没有共享单车什么的,只能问别人借了。正好零子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在路边骑着车。于是零子赶忙跑向他。零子百米能跑进十一秒内,作为一个女生来说这成绩相当优异了,追赶一辆骑得不算快的单车还是比较轻松的。

只见她很快就跑到单车旁边,一边跑一边问骑车的男人:“这位大哥,你的自行车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男人刚想拒绝,一扭头看到零子那张精致的面容,整个人都看傻了,险些将车撞到树上。

紧急刹车之后,男人对零子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能让你使用我的自行车,那是我的荣幸!”

一边说着,男人一边将车让给了零子。

零子骑上车,将自己从饭店里打包的东西放在前方的车篮里,双腿踩住踏板便准备离去。

男人忽然想起一个关键问题,赶忙追问道:“美女你怎么还车啊?”

零子思考了下,说道:“你给我个联系方式吧,到时我联络你。”

得到男人的联系方式之后,零子也不再停留,双脚踏起踏板,朝着大阪湾的方向前进。

骑了十几分钟的车,零子来到了大阪湾。她印象里基德被击中后,基德本人坠海,而回忆之卵则掉落在海边的陆地上。她来大阪湾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捡到回忆之卵,那样的话将其交还给铃木社团多少也算个功劳。

然而当零子在大阪湾旁的街道上骑着单车的时候,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阵嚎哭声。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再驾着自行车往前骑了一段,零子被眼前的这么一幕给震惊了。

小泉红子跪坐在地面上,怀中抱着奄奄一息的怪盗基德。基德的右眼被射中,血肉模糊,礼帽和回忆之卵掉落在一边,其身旁还有只受了伤的鸽子。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基德不应该是被射中之后全然无事的吗?难道说自己和他打了一架改变了剧情线,造成了其他后果?又或者说中了一枪之后却安然无恙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终究是不可能的?

而且仔细看基德的样子,除了右眼被子弹击中以外,身体瘫软,很有可能是全身骨折。

基德还勉强吊着一口气,不过也已是气若游丝。

原本的剧情里基德应该是坠海的,不过看现在这情形基德并没有掉到海里,而是直接跌落在地面上,所以导致全身骨折。不过从高空直接掉落地面,没有直接摔死已经是万幸……不,已经可以算是奇迹了。

当然,现在的情形也绝没好到哪里去,右眼中弹、全身骨折,看这样子估计也是救不活了,还不如直接摔死呢,至少死得痛快些。

小泉红子一边给基德施展着治疗魔法,一边放声痛哭着:“快斗你不能死啊!我不要快斗你死!呜呜!”

看来红子同学还是晚来了一步,没能改写基德的血光之灾。

红子虽然精通魔法,但却不擅长治疗魔法,她的治疗魔法施放在基德身上,并没有多少效果。

打个比方,红子的治疗魔法每秒钟能回基德三十点血,但基德现在却是每秒钟在掉一百点血。红子的治疗魔法无非是让基德晚死那么一会,多受些罪罢了。

见到零子,红子宛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急忙问道:“金田一同学,你有什么办法能救快斗吗?”

在红子看来,零子有些稀奇古怪的能力,说不定就有办法能救快斗呢。

我能有什么办法?零子摸了摸脑袋,说道:“要不……叫救护车?”

“我已经叫过了……”红子哽咽着说道,“但医院那边说全城停电,道路严重堵车,救护车一时半会之间赶不过来。”

得,什么叫自作自受?你基德自己作的死,现在报应来了吧……

就基德这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咽下最后一口气,等救护车到的时候,整个人估计都已经凉了。就算没凉,估计也抢救不过来了。

红子眼巴巴地看着零子,希望她还能有其他的办法。

零子很想说一句“没救了,等死吧,告辞”,但正当她准备开口时,忽然想到在系统商店里看到过一种神药。

超级神奇疗伤药水——无论受了多么重的伤,只要人还没死,喝下此药水后都能瞬间痊愈,不留任何后遗症。售价:7500万日元。

把这药给基德喝下的话,应该是能治好他的,但问题是,这药水足足售价7500万日元!

以其药效来看,这售价绝对不贵,甚至还可以说是很便宜。但问题是,自己去哪弄那么多钱啊?

虽然系统说可以赊账一次,但日利率1%是开玩笑的?而且一百天内不还请欠款会导致严重后果,虽然系统没告诉自己所谓的严重后果是什么,但系统小姐姐那声“呵呵”的冷笑自己可始终难以忘怀。

但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的基德,零子轻叹了一口气。在自身有办法救基德的前提下,自己终究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基德在眼前死去。

大不了等治好基德之后,再问他讨这笔钱好了。反正黑羽家貌似还挺富的,7500万日元对他来说应该是能轻松拿出来的吧。

“好了好了,别这样看我了,我救他就是了。”零子对红子说道,“不过我可事先说好啊,我的损失可都要由这家伙来负责啊。现金支付,尽快赔偿!”

零子一边说着,一边在心中和系统沟通,赊账买下了超级神奇疗伤药水。

零子将凭空出现在自己掌心中的药水瓶子递给红子,说道:“将这瓶药水给基德喝了,一切就都没事了。”

红子看着这个外观和咳嗽药水差不多的瓶子,心中满是狐疑。

“你到底还要不要救他,他要是死了可就彻底没辙了。”看到红子竟然还在犹豫,零子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要是你磨磨蹭蹭地导致基德双腿一蹬翘辫子了,那自己这瓶药可就白买了,就算以后可能还会有用得着的地方,但眼下赊欠的7500万日元问谁去讨,你赔我吗?

红子咬了咬牙,打开瓶盖,然后掰开基德的嘴,就把药水往他口中灌去。

咕噜噜噜……将药水强灌下去之后没几秒的工夫,基德右眼处的伤口便开始愈合,然后身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被摔断的骨头也在重新接合。

“太、太神奇了!”红子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没想到手中的药水竟然有如此强大的疗效。

“唔……是红子同学你救了我吗……?”基德之前重伤时意识模糊,对于零子和红子之间的交谈全然不知。此时恢复意识之后第一眼就是看到抱着自己的红子,还以为是红子救了自己。毕竟对方是个很厉害的魔法师嘛,就算自己右眼被打穿、全身骨折,她或许也是有能耐将自己治好的吧……

零子刚想对基德说是我把你给救活的,然后问他要钱。然而还没等她开口,就看到红子一直在用眼神示意自己。

正在零子疑惑间,只听红子对基德说道:“没错,就是我救了你哟。你该怎么感谢我呢,快斗同学?”

我去,零子一听当场就想炸毛,你就这女人过分了啊,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亏我还蛮欣赏你的呢。

零子想开口反驳,忽然间红子的声音在自己脑内响了起来:“拜托了,就把治好快斗的功劳让给我吧。至于那瓶药水的费用由我来支付,如何?”

零子微微一愣,这难道是心灵传音之类的魔法?她倒也能猜出红子想占有这份功劳的原因,毕竟她一直单恋黑羽快斗,但快斗却对她始终没有感觉,她占下这份功劳,那对快斗可就有了救命之恩,凭借此恩情她或许可以找到攻略对方的机会吧。

红子想占下这份救命之恩,零子倒也无所谓,她唯一关心的问题就是红子能否付得起那一笔钱。

微微想了一下,红子出身魔法世家,家里应该是有些积蓄的。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红子貌似住的也是大房子,家里还有一个仆人伺候,这样来看家境应该还是非常不错的。

行吧,只要你肯付药钱,对基德的救命之恩让给你也无妨。